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吴父立刻明白是吴母逼着儿子去这些地方,虽然能结识更多的达官贵人和同年龄的朋友,可若是被什么公主、郡主看上就不好了。

  “海棠花宴。”吴五叔忽然开口道:“是相亲宴吗?”

  噗嗤!正在喝糖水的吴纾梨喷了,侧眸见三人直直看着她,她放下糖水,仪态万千地拿出丝绢擦拭着唇角,好像刚才失态的人不是她一样。都是五叔啦,说话太搞笑了。

  吴五叔回过神,“怎么二嫂不喊梨儿去?”论年纪,梨儿已经及笄,该订下婚事了,这也是他们此趟的目的。

  他也交代过妻子跟二嫂说一声,可想必二嫂根本没放在心里。

  吴父自然也想到了这一层,虽然不想女儿这么快就嫁人,可也该找个对象,先订亲,等一两年再嫁过去,否则太迟不订亲,会影响吴纾梨的名声。

  “爹,我并不是很想去。”吴耀武可怜兮兮地说。他还不想太早成婚生子,可吴母逼得太紧了,再这样,他就跟五叔回西北,等闯下自己的一片天地再回来。

  “爹,我也不想去。”吴纾梨同样可怜兮兮地说。什么海棠花宴,她一点兴趣没有,比起这个,她更喜欢逛逛京城的大街小巷。

  吴父蹙柔声道:“梨儿,你最好还是去一趟,若是你以后嫁到了京城,多结交一些大家闺秀也是好的。”吴父又板着脸对吴耀武说:“你这一次便去吧,陪着你姊姊去,但是别给你姊姊惹祸。”

  吴父一锤定音,吴纾梨和吴耀武将一起参加大后天的海棠花宴。

  到了参加花宴的日子,吴纾梨和吴耀武在吴母的陪同下一起参加了海棠花宴。

  吴母跟吴纾梨坐一辆马车。吴母淡淡地说:“长公主的儿子已经成亲,连孩子都有两个,这一回是给长公主的亲弟弟,也就是当今的九王爷相看。”随即瞥了她一眼,“你虽然不差,可九王爷也不是你能选的,若是看喜欢了,可别做蠢事。”

  吴纾梨微微一笑,“娘,女儿如此差,怎么敢觊觎那九王爷?”

  吴母冷了脸,这个女儿从来不是软的,不过是好心提醒几句,就不动声色地反击回来。吴母就是不喜欢吴纾梨,就算吴纾梨是从她自个的肚子里出来的,还是不喜。

  等马车到了长公主府,吴耀武在丫鬟的带领下去了男眷那边,吴母则是带着吴纾梨去女眷那里,一起给长公主行礼。

  长公主看了一眼吴母,眼睛便落在吴母身后亭亭玉立的吴纾梨身上,“这姑娘长得倒是娇美。”

  吴母正要搭话,后面的吴纾梨先娇笑一声,甜滋滋地说:“长公主也很美啊。”

  长公主一愣,随即捂着嘴笑着,“哦?本公主都当祖母了还美?”

  吴纾梨扬眉,“哪一个没眼睛的说你不美?”

  长公主欢快地笑了,俏皮地说:“好像还没有。”说着,从手上脱下自己的玉镯,“你这姑娘我喜欢,来,这是见面礼。”

  吴纾梨诧然,“这可不成,我说的可是实在话。”

  长公主微怔,她还没有送礼送不出去的。吴纾梨笑咪咪地说:“玉镯更适合长公主你。”

  长公主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吴纾梨,家里人都喊我梨儿。”

  “可是西北吴家?”

  “是啊,长公主知道?”吴纾梨一说到西北,神色飞扬。

  “果然是西北吴家会出的人,实诚得很呐。”旁边的一个贵妇人轻笑地说。

  “是啊,长公主你还是别送我玉镯了,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是阿谀奉承呢。”吴纾梨直言不讳。

  长公主听了,欢快地笑了,默默地收了玉镯,也不再硬送给吴纾梨,可对吴纾梨这坦荡的性格却极其有好感,粗中有细,刚才行礼时的姿态比一旁的吴母还要端庄、标准,俨然是一个有家教的姑娘家。

  “可不送些什么总是说不过去。”长公主故意逗她。

  吴母急得额上冒汗,这个吴纾梨能不说话,安静当个哑巴不行吗?

  “那小女子便讨一杯金丝海棠花茶,据说这金丝海棠花茶只有长公主府有。”吴纾梨不卑不亢地说。

  长公主最爱侍弄花花草草,其中金丝海棠还是她自己琢磨出来的,心中得意不已,此刻听了吴纾梨的话,更乐了。一向舍不得给人喝的她大方地说:“好。”

  ***

  等吴纾梨讨了一杯金丝海棠茶,便被带到年轻姑娘中,吴母这才松了一口气。与她交好的叶夫人笑呵呵地说:“紧张什么,你家姑娘可是个厉害的。”

  吴母娇嗔,“你不知道。”

  “我看是当局者迷。”叶夫人笑着说。

  不管吴母和叶夫人怎么说话,围着吴纾梨的有好几个姑娘,各个都夸她的胆子真大,有几个还偷偷白她一眼,暗忖她是一个舌灿莲花、心思不正的姑娘。

  吴纾梨笑着问:“各位姐姐、妹妹,不知道你们平时做些什么?”

  一时间,各个姑娘家被转移了话题,都七嘴八舌地说起了平日做的事情,若是有人注意到吴纾梨,便会发现吴纾梨的手正默默地扯着丝绢,一紧一松。

  沥青和乌木以为他们不会再见到那位梨儿姑娘了,他们可没有遇到过这么有趣的姑娘,敢直截了当地透露出要嫁给九王爷的姑娘也就只有她了,虽然她当时不知道是九王爷,可就冲着长得俊美和武功俊就想嫁的姑娘还真是少,别的姑娘看中的都是九王爷的地位、财力。

  “这位梨儿姑娘怎么一直扯着丝绢?”沥青好奇地问。

  “习惯动作。”乌木说。

  一道声音凉凉地插了进来,“她是无聊。”

  沥青、乌木同时转头看向九王爷赵钦,这里的位置是长公主专门为赵钦设立的,好让赵钦看看哪一位姑娘被他看中。

  他们等了很久,都不见九王爷开口说一句话,现在居然说话了。沥青兴奋地问:“九王爷,你觉得这位梨儿姑娘如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