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可即便这样,吴纾梨也能从其中瞧出端倪,她看着粗枝大叶,心思却极其纤细。吴母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吴母,只是碍于身分,她该行的礼、该懂的规矩不少一样,虽然心里极为不耐烦。

  “你啊,爱恨分明。”吴五婶轻轻叹气。

  “我这是黑白分明。”吴纾梨扬着精神的大眼说道。

  吴五婶无可奈何,“是、是。”

  吴纾梨的眼睛眨了眨,“五婶,既然还要两日才到京城,那不如让我遛遛马?”

  吴五婶瞪着她,“胡说什么呢,要是被人看到……”

  “听说当今皇后也是一个爱骑装的女子。”

  “你……”吴五婶牢牢地抓着她的手,板着脸,“不许胡来。”

  “好、好,那到京城之前会先经过岚山,五婶,我去岚山的香佛寺求个平安符,到时再带回给老祖宗……不行、不行,其他人都会嫉妒的,我还是每人带一个的好,这样总行了吧?”

  吴五婶的心一下子软了,这个孩子是贪玩些,可对吴家人却是实打实的好,要不是她一直说香佛寺的平安符很灵,吴纾梨是绝对不会去的,吴纾梨更爱遛马。

  “好。”

  “九王爷,你什么时候能回去?”一个白面男人弯着身子,尖着嗓子细细地问。

  “本王想什么时候回去便什么时候回去。”

  说话的男人身材极为颀长,坐在泉水边,拿着鱼竿钓鱼,头上戴着一顶草帽,身上穿着的是讲究的淡紫云纹衫,通身气派格外的高贵、疏离。

  那娘气的白面男人摸出一条丝绢擦着额上的汗,最后挨着会被削尖了脑袋的威胁继续说:“皇上……”

  “知道了。”赵钦随意地说了一口。

  “是、是。”来者立刻迅速走人,怕惹恼了九王爷,九王爷最讨厌别人来管他的事情了。

  “九王爷……”一个深蓝衣衫的男子立在树下。

  “怎么了,你也想劝本王早些娶妻?”

  沥青摇摇头,“不敢。”

  赵钦冷哼一声。沥青又说:“属下站在山上,看到有一辆马车往这条路上来……”

  “这路又不是本王开的。”赵钦无所谓地说。

  “属下担心的是……”

  “本王护不了自己?”赵钦的声音猛地一陡,冷了好几分。

  沥青立刻摇头,“没有。”

  “那就闭嘴!给本王站在一边去,没看到这鱼都被你吓跑了吗?”赵钦迁怒地说。

  沥青欲哭无泪,看着站在另一棵树下的乌木。乌木对他摇摇头,示意九王爷在气头上,不要上去多话,免得火上浇油。

  沥青委屈极了,九王爷一向喜静,钓鱼的时候最忌讳有人吵,他才会提醒九王爷的,偏撞上了剑口上。

  沥青说的马车正往上爬,毂辘毂辘地经过清澈的山泉时,陡然发生惊变,数十个黑衣人从隐秘的草丛里跳了出来,他们刚一动,赵钦的唇不明显地一扯,身子却一动也不动。

  啪!一个黑衣人被踹进了泉水里。啪,另一个黑衣人挂在了树上。啪啦!接着一个黑衣人晕倒在赵钦的脚边。

  赵钦的神色不变,缓缓地转过头,看到一个黑衣人持着剑朝他飞奔而来,他并未动,只拿着鱼竿的手指悄然地微动。

  在所有人没有看清的情况下,那鱼竿咚的一声将那行刺的人狠狠地敲了一记,那人毫无防备地被打晕在了石头旁。

  一声惊呼响起,“好俊的功夫。”

  沥青和乌木正解决了剩下的人时,听到这话都不由自主地笑了,是哪户人家的姑娘?居然还有闲工夫夸奖他们的九王爷功夫好。

  很显然,赵钦也听到了,他收回鱼竿的时候,黑眸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坐在马车里的人儿。

  窗幔正随风轻舞着,一张小巧的脸蛋趴在车窗上,一双大眼睛水灵灵地盯着他,没有一丝害羞,大胆且直勾勾地看着他。

  赵钦面无表情地背过身,那马车旁的人也走了过来。吴五叔顺手也绑着解决了几个人,沥青正拱手朝他感谢,“多谢大侠出手,不知……”

  “举手之劳,无须客气。”吴五叔这么说,说完后也不求谢礼,“告辞。”

  沥青一看,便知道这人身分不凡,那气势一看便是训练有素的将士,特别是刚毅的眼神以及沉稳的步伐,显然身分特殊。

  “你家公子是什么人?”一道娇俏的声音响起。

  沥青一愣,差点脱口而出,忽然悬崖勒马,惊觉地说:“这位小姐……”

  “我没见过人的功夫这么俊,容貌也这么俊,我就想问一问,公子可有婚配?”

  公子可有婚配?响亮、轻透的声音几乎响彻了山涧,连一向木讷的乌木也傻了。他们的九王爷这是被一位姑娘家给调戏了?他们可从来不知道有女子敢调戏九王爷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