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晶 > 公子可有婚配 > 上一页    下一页


  吴家军常年驻守在西北边境,吴家很少有女儿,每一辈的女儿越发的少,是以女儿身在吴家一群汉子的眼中是无比娇贵,这一辈,吴家嫡系就出了一位七小姐。

  这位七小姐从小就被一群外表粗糙,但是内心细腻的汉子捧在手心里,这不,为了给这七小姐找一桩好婚事,他们特意在过年前递了折子给皇上,说是要回来过年,其实是想给七小姐找对象。

  西北那里,他们才熟悉了,谁家有什么男子他们都认识,什么品性、什么模样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但他们眼高于顶,认为那些男子尚不配七小姐。

  而在西北百姓的眼中,七小姐并不是那么娇贵的人,她笑起来可爱、漂亮,就跟天上的骄阳般,热烘烘的,炽烈、奔放,遇到什么不平的事情,她定然是第一个站出来的。

  没错,七小姐还会武,在崇尚武力的吴家里怎么可能不会几招,其实不然,七小姐会的可不是几招,那银鞭子甩起来可是看都还没看到鞭影,人就已经被抽飞了。

  所以在西北百姓心中,七小姐万般的好,就是这抽人的本事太高了,西北没有什么男子能治得住她,于是,七小姐被她的五叔给带回京城了。

  不管别人怎么想,吴纾梨开开心心地跟着吴五叔回京城,一路上,吴五婶在车厢里陪着她说话,她的眼睛时不时就溜到外面,眼馋地看看风景。

  吴五婶好笑地说:“我们快到京城了,以后也没什么机会给你遛马了,你可得忍忍,这京城的风气和我们那里不同,大家闺秀可不能随便骑马。”

  吴纾梨一听,大眼瞪得大大的,“五婶,这可是真话?那京城里的姑娘家不是闷得慌了?”

  吴五婶听了直笑,“哪里会呢,琴棋书画、女红……”

  吴纾梨听得头皮麻了,“五婶,你别说这些了。”

  见她怕了,吴五婶捂着嘴偷笑。吴家老祖宗是一个严厉的,看不得吴纾梨被养野了,在吴纾梨五岁的时候,亲自抓她到身边好好教养,硬生生地将吴纾梨调教得样样精通。

  但吴纾梨一想到那段日子,心里就苦得跟黄莲一样,她是会,而且极好,可若是能不出手,她是绝对不出手,那狼毫笔、那棋子、那绣花针……她这一辈子都不想碰了。

  不过,老祖宗对她严厉,但也是真心疼她,否则也不会让她学这些姑娘家本该要学的东西。

  “五婶,那我要是嫁到京城了,以后就要过上这么闷的日子了?”吴纾梨皱眉说。

  “怎么,不想嫁了?”吴五婶取笑她。

  “倒也不是不想嫁,老祖宗怎么想着将我嫁远了呢?”吴纾梨歪着脑袋看吴五婶。

  吴五婶叹气,“西北那里毕竟不是一个姑娘家待的好地方,那里只有那些粗汉子才能受得了。”

  “那五婶还嫁给了我五叔?”

  “好你个丫头,还取笑我。”吴五婶的脸一下子红了,好半晌才说:“还未嫁过去的时候,我也是心里很忐忑的,京城啊,多繁华,那繁华都迷了人的眼……”

  吴五婶是从京城嫁给西北的吴五叔。吴纾梨第一回听到这话,见吴五婶的眼中并没有任何留恋,古灵精怪地说:“五婶,还是西北好吧?”

  “是啊。”吴五婶的嘴角扬起笑容,透过窗外,隐约看到吴五叔的身影,满眼的温柔,“本以为会嫁得苦哈哈的,进了吴家才知道什么叫好。”

  吴纾梨的眼睛笑弯了,“五叔听到要开心了。”

  “这话却是不能教他听到,免得他又翘起了尾巴。”吴五婶说到这个,峨眉微蹙,“吴家的男子个个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屋子里也干净得很,京城的话……”

  听明白了吴五婶的意思,吴纾梨却挥挥手,“五婶,八字还没一撇呢,我瞧上的男子怎么也不能比爹爹、伯伯、叔叔差吧。”

  吴五婶看着眼前俏丽的姑娘,这副模样加上吴家军的势力,是以要娶吴纾梨的人不少呢,“放心吧,若不是个好的,老祖宗也不会让你嫁的。”一顿,“再走两日就该到了。”

  吴纾梨点点头,想着马上能回京城的家,她的心情平静了不少。

  吴五婶叹了一口气,“可还是不喜回去?”

  吴纾梨轻哼一声:“娘将弟弟当作宝,我回去不过是扎她的眼罢了。”

  吴纾梨是吴家二郎的嫡女,吴父在京城做官,与在西北的兄弟不同,他一身的儒雅,但也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好男人,后来他娶了吴母,吴母是一个性格强势的,自认嫁了一个武官丢面子,第一胎又是女儿,对吴纾梨更加的不喜。

  吴家老祖宗便将吴纾梨接到了身边,毕竟吴家的男人可是很稀罕女儿的。后来吴母生了儿子,对吴纾梨更加的漫不经心了。

  吴纾梨几年才会回一趟京城,老祖宗之所以执意要教导那些她不喜爱的事物,也是因为吴母曾经写信埋怨老祖宗将吴纾梨养得不懂礼教,只知道跟男孩一样玩耍。

  老祖宗又气又心疼吴纾梨,硬要吴纾梨文武双全。与吴母动不动嫌弃西北吴家不同,吴家从老祖宗到最小的堂弟,没一个人说吴母不好,连私下嚼舌根都没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