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五


  “死了没?”周明寰满眼的恨,容不得她一死了之。

  常新上前一探鼻息。“还没,喘着气。”

  “不许医治,叫人看着她,关入紫房,等她醒了我再问。”想死?没那么简单,他还用得着她。

  “是。”

  想死没那么简单,但是杀人灭口就不同了。

  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人一死,所有的线索也断了,即使知道谁可能是主谋也无法举证,因为卖相思豆手链的小贩也死了。

  “珍姨娘死了?”

  她怎么会死,以她贪生怕死的个性,无论如何也会想办法活下来,即使活得像条虫也会苟且偷生。

  孟清华的心是沉重的,一点也不开怀,害她的人虽然死了,可是她不想珍姨娘是那般的死法,好像除去了一片乌云,东边又飘来一阵雷雨,雷声隆隆得令人心头更慌。

  “死透了。”周明寰语气有点恨意。

  “不是让人看着她吗?怎么还会让她寻死,珍姨娘不像会活腻的人。”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会卑微的活着。

  “看守她的人赶来回报,说她醒来后发了一阵子呆,后来不知从哪拿出一颗白色药丸往嘴里塞,接着疯狂的在地上打滚,临死前大喊着:‘钟嬷嬷骗我,这不是使人昏迷的药……’”她想活,有人却要她死。

  药效快得令人措手不及,一喊完,她呕出了一大口鲜血,口、耳、鼻、眼睛七孔流血,身体抽搐了几下,最后不动了,两眼圆睁死不瞑目。

  想必是钟嬷嬷骗她那是假死药,人一服下便会陷入昏迷,宛如死去一般,到时再将她混充尸体运出府去,也许还许了她什么好处让她信以为真,她才会毫不犹豫的吞下药丸。

  殊不知那是催命毒药,毒性甚强,一入喉便瞬间夺命,想要活命是不可能的事,珍姨娘是枉送了性命。

  相信她死的那——刻一定深深的懊悔,为何对心思恶毒的崔氏深信不疑,连继子媳妇都能下狼手的毒妇,她一个姨娘怎么逃得过魔爪,崔氏阴毒的手段她不是最清楚吗?

  可惜她没机会重来一回,再后悔也没用,她的死是早在她选择站到崔氏那边时就已注定了。

  弃子的命运是死亡。

  “原来又是婆婆在作恶,她就这么见不得别人好,非要搅得人心惶惶?”不能消停一时半刻吗?让人有所期待她并未坏到骨子里,还有幡然悔悟,真心忏悔的一天。

  周明寰拥着妻子,一手放在她高耸的肚子上。“珍姨娘虽然死了,可是她还在,我不放心。”

  明白他指的是他即将远行的事,鼻头一酸,孟清华有些涩涩的感伤,想回拥夫婿却不太顺利,两人之间隔了一个圆滚滚的肚皮。“商人重利轻别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教你是生意人,有些事不得不做。”

  虽能体谅,但心里仍忍不住难受,习惯了身边有个人相依偎,突然枕畔少了一人,那该是何等的空虚。

  “真不想走。”留——她一个人他无法安心,若是能带着走就好了,尚未离开他已经开始想她。

  听着他不舍的语气,孟清华想笑又想哭,杏眼蒙上一层水雾。“那我大哥会上门揪着你走,要你少儿女情长,大丈夫要志在四方,守着府里的娇妻美妾有什么出息。”

  她笑着说,眼眶却是红的。

  “那是他冷血无情,以为银子多就能买到一切,不把世间情爱当一回事。”周明寰忽然怨起大舅兄,让他在妻子有身孕时还要往矿场走一趟,亲自监定铁料的好坏。

  这是表面上的说法,实际上是看九皇子需要多少兵器,他们再合计要出多少铁料,合两家人之力铸造刀、剑、矛、盾,运往九皇子私下豢养的兵马驻扎地。

  此行极为机密,越少人知晓越安全,周明寰连妻子都蒙在鼓里,怕她知情会担忧,对外一律宣称是去看铁料的品质,与大舅兄商讨一年要进几万斤的铁才能供给兵器的锻铸。

  “我听到了,议人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妹婿我唾弃你。”一袭白衣胜雪的孟观不走正门,他足下一蹬由窗户跃进。

  卖弄!孟清华在心里不屑的腹诽,不过看在亲手足的分上,别说出来让兄长难堪,虽然他可能也不在意。

  “虎有虎道,猫有猫道,老鼠专钻地道,贼才攀窗,不知大舅兄是看上哪尊玉观音了吗?”

  孟观一嗤。“少用话削我,偷的就是你这尊活菩萨,妖孽九爷还在路上等着呢!再不动身他就要来祸害你娘子、我妹子,用他的妖媚姿容让你周府上下不得安宁了。”

  既为妖孽就有他的本事,想害人的方式多得是,就看他肯不肯使出美色,将人迷得晕头转向。

  “华儿,我向九爷借了几个人在屋顶上守着,你用得上他们就喊一声,我尽量在八月中秋前赶回来。”周明寰眼中只有妻子一人,看也不看在他背后龇牙挥拳的男子。

  嗟!居然不理他,当他是一片叶子飘过,实在是……感受到被人一瞪,孟观咧嘴一笑,朝妹妹一眨眼,意思是保证将她的夫婿平安带回,绝不会让他途中出一点意外。

  “别急,要是赶不上,我便在千佛寺等你,出门在外多有不便,以平安为重,我有一堆丫头、婆子护着不会有事的,倒是你要多带一些人在身边,不要让我在府里为你担忧……”她也想要丈夫早去早回,盼君早日归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