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五


  而“太监”周明溪被赶出周府,多次想仗著周三少爷的名义回府要钱,但在大总管魏岩的授意下,来一次打一次,打到他怕,后来就渐渐少出现了,后来有人瞧见他在街边逼一名年轻女子卖淫,赚取银两好供他花用。

  听说那名女子形似周府已出阁的四小姐周玉馨……

  “华儿,春天到了,你看满园的桃花开了,你不是说桃花树下桃花仙,要为我酿坛桃花酒吗?如今花满枝头了,你几时才要开始酿酒呢?”周明寰怀中是深深熟睡著的妻子,他们坐在桃花树下的软榻,一边迎风拂面,一边晒著日头。

  孟清华从产子那日后便再也没有醒来了,从八月中秋到阳春三月已过了半年之久,中间还过了一个人在却不团圆的年,气氛十分低迷,没人能笑得出来,连挂了一府的红色灯笼也喜庆不了。

  不过小小少爷聪慧灵敏,会翻身小爬两步了,咿咿呀呀的似在喊娘,不太闹人,逢人就笑,甚得老夫人和巧姨娘喜爱。

  “华儿,我很想你,没你亲手缝制的衣服我穿得不合身,针线也没你细致,厨房煮的菜难吃死了,跟猪食没两样,以前不觉得自己是有福的人,身在福中不知福,直到吃了变了味的乾烧河鳗才知道有你在身边是件多么美好的事……”

  周明寰自顾自的说著,没发觉搁在软榻上的莹润小手动了一下,翦翦蝶睫似掀一掀地轻颤。

  “祈哥儿会翻身了,你拚了命生下来的小崽仔已经很沉手,你不想牵著他小胖子,看他迈开生平第一步吗?华儿,你错过了儿子的成长……”她会后悔吗?

  周明寰清楚妻子不后悔生下祈哥儿,因为她脸上始终带著笑。

  “……想……”轻如柳絮,随风而逝。

  “不要再睡了好不好,祈哥儿快要会喊娘了,你若没听见会非常可惜……嗯?”刚才有人说话吗?忽地一顿,他竖直耳朵聆听,久久未再有任何声响,他失望地当是听错了。

  就在他又想唠叨日常琐事时,小尾指忽然被轻轻一握。

  “我……我们的祈哥儿长多大了?”有气无力的软腻,却是人世间最美妙的仙乐,美如轻弦。

  “华儿?”他声轻如风。

  如蝶翼的睫羽轻拍了两下,美目缓缓睁开,瞬间光采生辉。“我觉得好累,我睡了很久吗?”

  笑著,却落泪,周明寰头一低,轻吻妻子的唇。“不久,还足够我们厮守一生,我的小懒虫妻子。”

  “谢谢你……无怨无悔的守候,你是我心中唯一的烙印。”看他哭,她心很酸,想告诉他,此生她只愿与他在一起,要他别哭了。

  两人四目凝望,眼中都起了水雾,同时又欢喜地笑了。

  “愿从此沉睡不起,与天地同眠。”

  功德圆满的了缘大师在圆寂前说了一句禅语。

  一年之始在于春。

  禅意一解是春天一到百花开,万物再沉睡中苏醒,天地都再现生机了,沉眠半年的人儿也该醒了。

  孟清华于八月十五陷入昏迷,却在阳春三月迎来新生,她的命运已经改变了,重新面对新的开始,她有爱她的深情丈夫,有个老爱腻著她的儿子,还有关心她的家人。

  在昏迷的那段时日,她又回到重生前那个地方,以一缕芳魂之姿看她死后发生的事情。她刚一死,巧姨娘也死了,是溺毙,钟嬷嬷将她的头按入池塘,活生生溺死她。

  不久后老夫人也死了,在佛堂里念经时突然昏厥,她礼佛的清香有毒,长期嗅闻中毒已深,回天乏术。

  眉姨娘有孕了,但不是周明寰的孩子,是她和周明溪私通怀上的,珍姨娘继续当耳报神,是个不受宠的妾室,周玉馨先嫁南柳张家,而后和离嫁给崔东岳,一生无子。

  周明泽和周玉湘的婚姻都不顺遂,在嫡母的打压下过得极苦,只有在分出去另过后才好一些。

  而周明寰他……

  “别睡了,小懒虫,小心把女儿晒黑了,我找你这当娘的算帐。”笑声很近,近在耳旁。

  水眸一睁,看到丈夫的俊朗笑颜,孟清华朱唇微弯。“我刚梦见你娶了婆婆的表侄女,她脸大如盘,腰粗似缸,声音大得像熊吼,她大脚踩在你背上,泰山压顶打算霸王硬上弓……啊!你咬人……”

  “就咬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丈夫在外奔波了数日,一回府没有热菜热汤候著,你不思反省还敢恶心我,简直是胆肥了。”和小舅在外忙了好几日回来却遭这待遇,他佯怒张口一咬,咬著她丹唇。

  她一脸娇媚的眨眨眼,抚著七个月大的肚子。“都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梦里的娘子越凶悍才显得我越贤慧呀!”

  孟清华已经生了三个儿子,一个比一个还皮,让夫妻俩十分头痛,请了先生来教才乖了点,肚子里这个是第四胎,他们都盼著生女儿,可以省点心,不像儿子那般调皮。这些年发生了不少事,受伤颇重的斜月伤了身子无法有孩子,两年后嫁给已有儿女的土财主为填房,成了地主婆,她心善又和气,与几个继子继女很合得来,日子舒坦。

  凝暮和战场退下来的将士看对眼结成夫妇,一个左腿跛了,一个右腿瘸了,刚好凑成一对,目前在周明寰另辟的马场养马,那是专供朝廷所用的战马。

  惊秋、碧水先后嫁给管庄子和铺子的管事,亦有儿女傍身。

  周玉湘是张家的媳妇,很受公婆疼爱,有两子一女。

  变化比较大的应该是周明泽,因为他当官了,是和铁矿、兵器有关的三品官员,娶妻金氏,夫妻和乐。

  “啧!我量量这脸皮有多厚,整日睡懒觉的主母竟好意思说自己贤慧,你都不觉得臊吗?”真是女儿的坏榜样。

  孟清华笑著挽住丈夫臂膀,将身子一偎。“我肚子沉嘛!老是频频打盹,索性在桃花树下躺一会补眠,省得待会那几个坏小子又来闹我,祈哥儿大到可以带出去见见世面了。”

  她暗示丈夫把带头闯祸的大儿子带走,提早让儿子接触生意好接老子的棒子,丈夫才有空多陪陪她。

  “你哟!就是想偷懒,不是好娘亲。”周明寰没有反对妻子的提议,笑著拧她的鼻头。

  “大哥没再和皇上吵起来吧?他那性子呀,也只有皇上受得了他,没拉去砍头算万幸了。”两个怪胎。

  经过众皇子的争储,九皇子一派果真渔翁得利胜出,册封为太子,两年后,东方浩云登基为帝,周府也因此成为专供应朝廷军需的皇商,每年打造上百万件兵器。

  还有一件让孟观大笑三天三夜而激怒皇上的事,被戏称为妖孽的皇上一登帝位,竟以“崇德”为登基元年,浑身没一丝正气的人用崇德,岂不是让人莞尔?

  但笑归笑,没人敢当著皇上面前笑!除了孟观。所以皇上一怒之下,便封孟观为户部尚书,专管天下钱粮。

  对生性洒脱、放荡不羁的孟观而言,当官跟要了他的命差不多,他不喜欢被拘著,对皇上的报复更是怨声连连,半夜冲进皇宫和皇上争吵,那时皇上正与云妃行翻云覆雨之事,突地好事被打断,不吵才怪。

  “不用管他们,越吵交情越好,皇上能信任的民间友人不多了,人在高位总会高处不胜寒。”那是皇上自个儿选的路。

  孟清华神情恬适地偎在丈夫的怀里。“还是我们好,平凡夫妻平顺一生,不求天边月,不取海角龙珠。”

  “是呀!还是我们好,来世再娶你为妻。”周明寰抚著妻子黑亮的云丝,只觉岁月静好,再无所求。

  轻轻一点头,笑靥如花。“好,只嫁你为妻。”

  人的一生很短。

  却——

  丰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