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四


  一被揭开事实,崔氏恼羞成怒地朝周端达鼻头一指。“就贪你那点聘金吗?要不是我爹刚好欠人一笔赌债,我也不会嫁人为继室,谁不想当嫡妻,要当续弦,让个死人压我头上。”

  崔氏不说看上周府的财产,当初她也是乐意得很,当年的周端达也是翩翩俊儿郎,她一见了就欢喜,还是有钱丧妻的世家老爷,她想办法攀也要攀上这门亲,当个富家夫人。

  算是你情我愿,一个中意、一个满意,一拍而合,当下你侬我侬往被窝里滚,哪管得著还有继子碍事。

  “你……你居然这般嘴巴不厚道,连死去的贞娘也要糟蹋一番,我……我……”周端达气得脸色涨红,一口气差点上不来,憋得快要断气似的。

  “爹,对于这种心思恶毒的妇人多说无益,她永远认为错的绝对不是她,而是我们周府对不起她,她把周府的一切全部拿走了是她应得的,我们其他人是靠她施舍的可怜虫。”崔氏向来目中无人,只想著自己好,把旁人当草。

  “寰儿,爹错了,爹这些年太忽略你了,爹……很是羞愧。”周端达缓了口气后,面上尽是愧对长子的羞色。

  周明寰很想说无妨,爹的一时糊涂也是受崔氏蒙蔽,人生在世谁能无过,从错误中再站起来便好。

  可是一想到妻子受的罪,他的心结无法解开,错了就是错了,还能若无其事的揭过吗?那他们所受的苦又算什么。

  “谁说有错,我没错!我拿的是我应该拿的,这些年全是我一手操劳府里大小事,你们有什么贡献吗?我是当家主母……”崔氏的声音忽地被遏止。

  再也忍不住的周明寰大掌一伸掐住她咽喉。“你对周府有怨与我妻子何关?她不过是我孩子的娘亲而已,你在送给珍姨娘的衣料上浸染致人滑胎的香料,又在她的饮食中下了慢性毒药……”

  “放、放开,你松手,我、我不能喘气……”她两手直抓,想扳开掐住脖子的手,一张脸涨成霜打的茄子,紫得要命。

  他冷笑。“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手段狠厉得欲连同他们母子一并害死,竟花了一百两银子让几个地痞埋伏在半路上,一看到左侧挂起六角宫灯的马车通过便拉起绊马索,让马受惊失控,马车上的人也无路可逃,尤其是有了身孕的孕妇,她一受惊,见了红也等于去掉半条命,一条腿踩进鬼门关。”

  幸好马车奔驰的方向靠近千佛寺,寺中有医术甚佳的了缘大师,否则等到城里的林大夫等人赶来,只怕妻子早就断了气。

  越想越恨的周明寰真想下狠手扭断崔氏的颈子。心思阴毒作恶多端的她活著何用,死了倒教人称心,世上少了一个祸害人的恶人。

  “寰儿,留她一命吧!看在她也生了溪儿、馨儿的分上,让她多活些时日。”看重子嗣的周端达还是顾念一双儿女的感受,不想他们面对失母之痛。

  “哼!”因为老父的求情,周明寰嫌脏手似的将崔氏甩开,她没站稳摔倒在地,抚著喉头大口喘气。

  “你、你这个畜生,居然想手弑嫡母,你、你会不得好死……”不知悔改的崔氏纳自谩骂。

  她心想,自己还有儿子溪儿,不怕百年后无人祭祠,她永远都是周府主母,她的子子孙孙会吸光周府所有的产业,届时她就是高高在上的老太君。

  都到了人尽厌弃的地步,她还惦记著周府的财产,盼著儿子孙子有出息,把周府百年基业夺吃下来。

  “你说谁是畜生,要让我帮你提早入了畜生道,投胎转世吗?”他乐于效劳。周明寰手指成扣,欲了结她一生。

  怕死的崔氏直往后躲,蜷缩著身子。“你竟敢……呃!逆上,你不孝,大不孝,我以嫡母身分逐你出……”

  “逐你出府”的话还未落,一阵刺耳的哀嚎声由远而近传来,周明溪神情痛苦地抱著下身,跌跌撞撞跑来。

  “娘!快救我呀,我不行了,断了断了,快找那林大夫来呀,我……我这辈子完了……”

  “什么断了?”一时没发觉儿子的异状,崔氏一脸纳闷。

  满脸通红的周明溪都快哭了,颤抖的指指裤裆。“娘——儿子那话儿断了,快想办法帮我……”

  “哪话儿呀!断了再接……啊!什么?!你指的是传宗接代的……谁!是谁干的?!”

  崔氏大怒。

  “是我干的怎样,谁教他色心不改地想把我往树丛一压,掀起我的裙子就想做不要脸的事。”越发泼辣的凝暮随后跑进正厅,手上还抡著臂粗的擀面棍子,准备打破色胚的头。

  “一个下贱丫头也胆敢犯上,是谁给你撑腰的,主子要你是你的福气,居然反了敢追打主子!”崔氏忘了自己都处境堪忧,直想唤锺嬷嬷叫几个丫头将凝暮重打残了丢出去。

  但是锺嬷嬷早就死了,在孟清华昏迷不醒的第七日被一匹发了狂的马活活踩死,死时的骨头都碎了,肚破肠流。

  没人出面为她收殓,最后丢到乱葬岗喂野狗,知晓内情的人知道是周明寰派人下的手,不过没人揭破。

  “再下贱也不是你家的丫头,你管不到我,我们大少奶奶说了,谁敢欺负她的人就用棒子打出去,打死她负责。”凝暮的左腿走路时有点不太自然,但不细察不会发现她跛了一足。

  还不晓得收敛的崔氏大声怒骂,“大少奶奶半生不死的躺在床上,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问题,你要一个活死人为你做主……”

  啪!一巴掌落下。

  大家都以为出手的会是怒不可遏的周明寰,没想到竟是痛心疾首的周端达,他一掌打得崔氏爬不起来。

  “孽畜、孽畜!你没了子孙根还能做什么,我周端达没有你这个败坏德性的儿子,给我滚出去!”

  “爹——”周明溪讶然的白了脸。

  “老爷……”崔氏惊骇地想拉住丈夫的裤管。

  “寰儿,以后周府就交给你了,爹老了,管不了事,日后周府的产业全权交由你处理。”他乏了。

  周端达一交权,首当其冲的是妄想掌权的崔氏,她被勒令关在夏荷院中一步也不得出,府里的事一件也不准插手,权力被架空,再也翻不了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