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三


  尾声 岁月静好

  人在做,天在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鸡卵再密也有缝,若是真心要查,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再加上九皇子东方浩云派了大内高手前来协助,很快的便水落石出,查到当日拉起绊马索的街头地痞为何人指使——正是崔氏。

  崔氏变卖周府家产一事也爆发开来,她私下存放在银号的钱高达百万两,皆以她娘家兄长之名立户,而周端达名下的财产几乎被搬个精光,仿佛被土匪打劫过一般,空荡荡的,所剩无几。

  崔氏娘家代管的庄子、铺子,各地产业差一点被低价转手卖出,所幸周明寰及时阻止,取回所有的地契、房契,命人将崔家人痛打了一顿,悉数往官衙一送,关进大牢。

  原来他们不只犯了一桩案子,有逼良为娼的,有强买强占却不给银子的,有盗卖粮食与敌国往来,亦有视人命为草芥谋财害命的,甚至将兵器刀刃卖给长年在边境骚扰百姓、屠杀我朝子民的蛮夷。

  条条罪状,条条罪大恶极,条条是以斩首的重罪。

  在短短半年内,崔氏娘家可说是兵败如山倒,家破人亡,被捉奸在床的周玉馨如愿以偿嫁给表哥崔东岳为妻,因此她也受到牵连,镇铛入狱,哭喊著所嫁非人。

  崔氏连月来四处奔波送银子,终于把憔悴不堪、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的女儿弄出大牢,母女一见恍如隔世,抱头痛哭。

  但这不是她面对的最后一件惨事,还有更“刻骨铭心”的报应在后头,教崔氏痛不欲生,后悔招惹了杀人不见血的恶鬼。

  “爹,你看清楚了吧,这样的毒妇你还敢要吗?”充满嘲弄的冷诮从冷冽男子口中发出,冰霜般的面庞透著质问。

  看著长子送到手上种种令人痛心的证据,心里极痛的大老爷周端达满脸的苦涩,既失望又伤怀地看向面容已见皱纹的老妻,那两鬓微白的发丝是这半年才长的,她老了不少。

  他有心维护她,二十几年的夫妻了,难道还能狠心休离吗?多年的恩爱情意可是不假。

  但她的所作所为能饶恕吗?她的心里没有周府,没有他这个丈夫,她要毁了周府祖业呀!她一心为她娘家人扑腾,不把周府放在眼里,甚至想占为己有。

  他可以原谅自己的妻子,却不能做个不孝的子孙,待她再有情有义又如何?不过是徒增他人的笑柄罢了。

  “孟如,我自问这些年待你不薄,该给你的一分也没少过,连带著你的娘家兄弟和侄子我也安排得妥妥当当,就算娘怪我是宠妻过头的无能丈夫我也护著你,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对我?”对自己的妻子太好也是错吗?

  周端达老泪纵横,不肯相信向来贤良有方的妻子是如此心思恶毒之人。他给了她掌家大权,她是府中的当家主母,谁的权限也越不过她,一人独大掌管家务,还不够吗?

  曾经,他以为她的贤慧善良是他最大的骄傲,在他的面前,她贤淑谦恭,对婆婆敬重,对姨娘宽待,对前头夫人生的嫡长子慈爱,一家和乐融融……

  是吗?和乐融融?

  那为何他的亲娘不愿接近这恭顺的媳妇,美艳动人的巧姨娘一见到她有如惊弓之鸟般不敢抬头,他曾经当命根子宠的长子不屑与继母为伍,总是冷脸以待,视同路人。

  很多事回想起来,现在都有了答案。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以为是花香四溢的好花朵,却结出恶臭无比的烂果子。

  “你问我为什么,我倒要问你,想将我生的一对儿女置于何地?一嫁进门,你就对我言明族规,周府家产由长子继承,是既定家主,叫我不要多做妄想,做好分内之事即可。”她的分内之事是什么,不就为他生儿育女,当空壳的主母?

  “后来你生了溪儿,我不是给你一大笔银子,还有庄子、铺子做为你劳苦的补偿,我也说过不会亏待你们母子,等分家时多给你一些私房吗?”那是一般百姓几辈子都赚不到的财富呀!

  崔氏冷笑撇嘴。“就那么一点点残羹剩肴当施舍乞丐吗?和周府偌大的产业一比,那点小钱算什么!凭什么我儿子只能端走一碗汤,而死得只剩一堆白骨的夏氏之子却能整锅拿走。”

  “人死为大,你为什么一定要跟贞娘比较,她有的你难道没有吗?你还活着,她却死了,往后的日子你还能过得比她差不成!”和死人争什么争,简直可笑至极。

  “就是人死为大我才吃亏,她生的儿子是嫡长子,把我生的嫡次子压在底下,每到逢年过节开祠堂祭拜时,我还是个主母吗?在死人牌位前得行妾礼,从没一回是正妻身分,我还能不憋屈?我压根跟巧姨娘没两样!”

  崔氏心里的怨气堆积了二十年,她恨极了明明是以明媒正娶、大红花轿从正门进周府的自己,每逢族中重大节庆,她这受人仰望的嫡妻就得退位,把主位让给元配。

  她忘不了孟清华入门头一天敬茶时,半点敬意也无的周明寰拉著媳妇不让她下跪奉茶,反而要她先向陈旧的木牌子一敬媳妇茶,对她这继室婆婆只行了半礼,一福身便算礼成。

  连继子都敢无礼地打她脸面了,她不先为自己设想,日后嫡长子当家,她岂有好日子过!

  “你嫁给我的时候,就已经说了是继室,你要不想嫁可以拒绝,我不是非你不可,但你崔家人喜孜孜地收了聘礼,迫不及待地让我花轿上门迎娶,两相情愿的婚嫁你有何好怨。”

  根本是无理取闹,拿个死人当藉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