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三


  可惜大夫也要银子过日子,自从大少奶奶来了以后,他手头宽裕了许多,比坐在药堂挣得还多,他已经在外头置了三进的宅子安置一家老小。

  因为孟清华的银子给得痛快,林大夫一个月的赏银等于好几年看诊的诊金,教他怎么舍得走,谁会跟银子过不去,自是多多益善,拿得不手软。

  这跟拚死吃河豚是一样的道理,虽有风险却贪它肉鲜味美,一吃就上瘾,戒不掉,死也要吃。

  当然,他拿了孟清华那么多钱,自然也有心想护着她的健康与安危。

  “去拿来,一粒也不准落下。”周明寰坐在床沿,怀里抱着唇色泛紫,虚弱不已的妻子。

  “是。”

  凝暮带了两名丫头,飞也似的到了厨房,大肆捜括这两日的食材,连沉手得很的米袋也扛着走。

  不一会儿,大包小包的莲子、红豆,整筐的菜蔬和柑橘,连腌晒的风鸡也捉了好几只。

  “倒在地上我瞧瞧。”林大夫发话。

  哗啦啦的倒了一地,红的是红豆,澄黄色的是莲子,红黄掺杂,满地是圆滚滚的豆子。

  “啊!果然没猜错,就是这个。”林大夫从一堆莲子、红豆中捉了一把,从中挑出几粒较圆扁的红果实。

  “红豆?”看他手中捉的豆子,周明寰不解地眯起黑瞳。小小的红豆是寻常物,妻子常做成红豆枣泥糕给他当茶点食用,他并未有任何不适,也没听过红豆会令人中毒。

  林大夫捏起一颗小红豆说明着,“它虽然叫红豆,可又不是能吃的红豆,又名相思豆。”

  “相思豆?!”孟清华惊呼。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相思豆色泽红艳,略扁,豆身有小小凹痕,形似人吃的红豆,是骚人墨客笔下的相思物,藉以抒发两情缱绻的思念。

  “相思豆是生长在相思树上的种子,秋天熟成落果,和可食用的红豆非常相似,但是有毒,没人会拿来吃,不过脑筋动得快的商人会串成链子,卖给怀春的女子或多情少妇,向情郎表示相思之意。”瞧!当大夫的也能博学多闻。

  沾沾自喜的林大夫捻着胡子,仰起下巴等着众人投以惊才绝华的目光。

  不过没人看他,大家的眼神全专注在略有起色的孟清华身上,在喝了羊乳解毒后,发紫的唇色渐渐回复了血色,人也有了气力,不再如先前软泥似的直不起身子。

  “查。”

  周明寰一句“查”,整个春莺院的下人全动起来了。

  从厨房的厨娘到添柴的丫头,采买的小厮和经手的管事,任何曾在厨房附近徘徊过的丫头、婆子都一一审问,连在红豆铺子当差的小伙子一个也没漏掉。

  最后终于查到相思豆的来处,有个专卖红豆手链的小贩指称有名妇人高价买走所有的相思豆,说是府上小姐想在红豆上写字,送给在远方的情哥哥,一表衷情。

  小贩说那妇人应是富贵人家的嬷嬷,穿着的衣裙是极其昂贵的布料裁制而成,他因而多看了一眼,记得妇人的左眉下方有颗小小的红痣,不仔细看会以为是小虫叮咬。

  “左眉下方的红痣……”

  是钟嬷嬷。

  “是钟嬷嬷。”

  夫妻的想法一致。

  这下,孟清华终于证实了,原来在重生前害她的人真是崔氏,钟嬷嬷是崔氏最信任的身边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崔氏的授意,若没有她的指使,钟嬷嬷绝对不敢对主子下毒手。

  那么,所有的谜团都有了解答,婆婆是害她难产而死的人,若她毫无所觉地继续食用掺有相思豆的红豆,长期累积下来的毒素足以致命,等到发觉有异时已回天乏术了。

  那是一种慢性毒药,不会一下子爆发开来,因此也没人会往中毒一事去想,只当她是因腹中胎儿过大生不出来,最后失血过多而亡,一尸两命,毫无被害证据。

  而周明寰则是满脸惊骇,面色惨白一片,和妻子想的一样,他头一个想到的主使者便是惯做表面功夫的崔氏,崔氏对他嫡长子的身分一直甚为不满,想剪了他羽翼好为亲生儿子周明溪铺路,让崔家人接手周府产业。

  但崔氏很聪明,不会直接朝他下手,而且有老夫人曲氏和巧姨娘在一旁护航,动了他等于惊动了周端达,于她而言损人不利己,在没达到目的前,她会留下他一条命好彰显她的慈爱之心。

  崔氏唯一能动的人只有孟清华。

  孟清华一死,不论她的孩子能不能平安诞生,势必会折断周明寰一手一脚,他必须再娶,而娶的对象不可能再由老夫人曲氏做主,另一方面也会得罪丧女的孟府,中止合作关系。

  到时两面受敌的周明寰将会被孤立,内有继母的牵制,外有孟观的打压,孤掌难鸣的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崔氏坐大,艰涩地在夹缝中求生存,活得没有尊严。

  “华儿,是我对不起你和孩子。”握着妻子的手,周明寰语气噙着悲愤,为自己无法保护妻儿而愤怒。

  绝美佳人轻轻一摇首,如花绽放的浅笑色压海棠。“这不是你的错,是我们太出彩了,惹得别人眼红嫉妒。”

  他想笑,眼眶却微微红了。“我以为她会有所忌惮,为了保有她的好名声不致真的出手,没想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