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不过为时还不晚,这一次不她会再失手了,在那种情况下还能逃过一死,那只能说那贱人命大了。

  崔氏阴恻恻地冷笑,血红的眼中有著嗜血寒锐。她在等待著死亡,别人的。

  马车辘辘,载著往千佛寺礼佛祭祖的周家女眷,轻轻的笑语声飘出车外,腹中忽地一紧的孟清华似乎感受到崔氏的恶意,她眉间的笑意一凝,掀开车帘看向矗立半山腰的千年古刹。

  “大嫂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快到千佛寺了,你再忍一忍,寺里的了缘大师是医僧,到时让大师替你瞧一瞧。”一见嫂子双眉拧紧,周玉湘出声安抚。

  她摇著头,表示不是孩子闹她。“说不上来是什么缘故,忽然之间心里很慌,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一见到寺庙便情绪躁动,很是不安。

  “哪里会有事,是大嫂你想多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能到寺门了,这条山路很平稳,年年都有香客出钱修补,你瞧,不是坐得很稳当吗?连颗小石头也没有……啊!”

  有坑洞。

  正说著路很平坦,不意马车车轮压过一处低洼而颠了一下,周玉湘当下讪然一笑,有几分尴尬。

  见状的孟清华也笑了,认为自己多虑了,在这么多随从的保护下,哪会有什么事,真是庸人自扰。

  何况还有几个功夫看起来很厉害的高手隐身暗处保护,她和孩子都安全得很,没人伤得了他们。

  只是,她的眼皮一直跳……孩子也卡在肚子里生不出来,她的血一直流、一直流,流失了生气……满目的红,满床的血腥味,她感觉自己逐渐往上飘。

  恍惚间,孟清华仿佛看见了以前的自己,毫无气息、死不瞑目地瞪著嘴角上扬的婆婆,婆婆在笑她终于死了,解决了心头大患,她和孩子不再是周明溪的阻碍,崔家胜了一局。

  “大嫂,你别怪我,我不是有意大惊小怪,是真的吓了一跳。”周玉湘一脸羞愧地双手合掌,小声道歉。

  回过神,她笑得飘忽。“没关系,大嫂胆子很大……”

  “啊——”

  蓦地,周玉湘又发出长长的尖叫,满脸骇然的抓紧底下的椅垫,身子往右倾斜撞向车板。

  “发……发生什么事?”孟清华脸白了,两手护住肚子。

  “夫人小心,惊马了。”那名面容普通的丫头忽然站起身,从腰间抽出一柄三尺长软剑。

  “惊马?”她大惊。

  “有人在路上设了绊马索,绳索上系上倒钩,尖锐的钩子刺入马身,马因剌痛而不受控制。”慌不择路的奔驰。

  马车失控摇晃疾驶,偏离了山路窜入杂草丛生的林子里,车里的人颠得七荤八素,除了持剑的丫头外没人能站得稳,斜月和凝暮拚著命地爬著,要爬到大少奶奶身边保护她。

  但是路太颠了……不,是根本没有路,就在树与树之间奔跑,地上不是石头便是突出地面的树根,马车的颠簸可想而知,明明就在半臂不到的咫尺却怎么也爬不到,只能任由马车的晃荡甩来甩去。

  “沉月,我只要求你一件事,护好我肚里的孩子,不要管我。”死过一次的孟清华更坚强,目光沉著的看著一手顶住车顶、一手稳住她身子的女子。

  她不怕死,但怕孩子来不及出世,如重生前一样与她同时丧命,那她重活一回又有侍什么意义?

  母死,子活。

  她心甘情愿。

  “夫人——”斜月、凝暮大喊,眼里泪光闪动。

  “大嫂,你不要……”有舍己救子的念头。周玉湘语带哽咽,没法子把话说完,只觉得鼻酸。

  只有到了生死关头才看得出为人母深浓的爱,为了儿女宁可牺牲一切,就算一死也要保全血脉相连的骨肉。

  名唤沉月的女子原是东方浩云一手训练出的女暗卫,冷情至极,但在听完孟清华的话后,原本毫无情绪的眼闪了一闪。“好。”

  “谢谢你,沉月,我替孩子谢你。”只要孩子能活下来,她愿意从此沉睡不起,与天地同眠。

  孟清华在心里说的话,天上的神仙听见了,一道闪光由天边划过。

  “先不要谢我,车夫跳车了,马已经疯了,我必须斩断马与马车相连的替头,让马继续往前跑,而马车……”沉月看著孟清华,由她来决定生与死。

  “会倾覆。”她明白这不是容易的事,但她得承受。

  一听马车会倾覆,车内早已白了脸的众人狠抽了一口气,先是惊慌,而后是舍身相护的毅然决然。不管怎样,大少奶奶不能死!

  “把所有能用的布料裹在身上做为落地时的缓冲,在马车颠覆的同时,我会将你送出车外,但我不能保证安危,只能尽量送你到较宽敞的空地。”

  自知能力有限的沉月只能尽力护住一人,至于车内的其他人唯有自求多福,她无能为力。

  “沉月,做吧!不要有丝毫顾忌,除了孤注一掷外,还有办法逃过一劫吗?”孟清华略带苦涩的笑道。

  沉月不再多言了,她知道这是唯一的选择,微不皱眉的柳叶眉微微一拢,目光专注在前头的辔头上。

  蓦地,银光一闪。

  剑落,缰绳断裂,马儿挣脱缰辔而去,失速的马车在辗过水缸粗的树头后,往山壁倾斜。

  “不——”

  远远传来男子撕心般的怒吼。

  “要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