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九


  “呵呵……喝酒喝酒,喝到醉才是真英雄。”触了逆鳞的孟观猛乾笑,直劝酒。

  “我以茶代酒敬两位,先乾为敬。”周明褒以茶水相敬,挡住大舅子将酒注入他杯中。

  “你敢不喝?”怎么,他的酒有毒吗?

  周明寰一脸歉意的解释,“华儿有孕,闻不得任何气味,一身酒气回去怕是又要令她作呕了,我已许久不饮酒。”

  “你……”以为孟观要开骂了,脸色绷得有如与仇敌狭路相逢似的,谁知他忽地咧开一口白牙,重重地往周明寰背上一拍。“好样的,我妹子真有福气,得你疼惜她就足够了,我这为人兄长的替她谢过了,你……你很好……”

  铁汉柔情,孟观道谢时眼眶都红了,鼻头一抽,喉头哽咽,又哭又笑地令人莞尔这人的真性情。

  而此时那位有福的女子正窝着娘亲的怀里,挺着肚子像还没长大的闺女,赖着娘撒娇着。

  “你说要娘先帮你找的产婆和奶娘,等你产期近了给你送去?”难道周府的夫人不为儿媳准备?

  听着女儿的要求,孟夫人有着深深的不解,同时也略感不安,母女连心,她隐约感觉到女儿心中有事。

  “到底不是正经婆婆,也不好劳烦她,娘就当作心疼女儿吧。八月中秋以前,先把产婆送过来,等我临产时,再把奶娘带过来,女儿是娘的心头肉,这点小忙娘会帮女儿的吧。”孟清华笑眯眯的说。

  也许是难产而死的阴影太深刻,不时困扰着她,她很怕历史重演,看着一天一天大起来的肚子,说不惊慌是骗人的,未到顺利生产的那一天,她始终无法宽心。

  重活一世的事太过离奇,连她至今都还感到难以置信,又如何向人倾吐心中的恐慌呢?那是她此生最大的秘密,谁也不能告诉,只能深埋心底,成为尘土。

  “帮,你是娘的心肝怎会不帮,不过你要跟娘说实话,不许瞒着让娘焦急,娘已经失去琴儿,不能再没有你,娘会受不住的。”她没了一个女儿是老天爷的捉弄,华儿再有事她也活不下去了。

  瞧娘亲红了眼眶,孟清华连忙笑笑的安抚她道:“没事,娘忧心了,你也晓得婆婆是继室,她有亲生的一子一女要照顾,夫君和婆婆……唉,多少有些不和谐吧,继子难为。”

  仿佛真有什么曲曲折折,孟清华有意的一声叹息缓下孟夫人的担忧,她把所有的事推给夫婿,暗示是他的意思,男人的别扭心思令他不愿承继母的情,他还是偏生母的,想与继母分得一清二楚。

  换言之,继子继母不和,各有立场,能不搅合就疏远点,省得日后有事说不清楚,互有埋怨。

  “你也真是的,也不会在一旁劝着,一家人闹什么闹,你那婆婆听说是贤慧的,有她帮衬着,小俩口才不会糊涂过日子。”有长辈坐镇,凡事才会顺顺当当。

  孟清华但笑不语,有些事娘不知道比较好。

  “算了,娘也不唠叨了,省得你嫌娘儿女大了还管东管西,拘着你们不自在。”女儿大了不由娘。

  “就要娘管着,还有我肚子这一个。”她笑着拉起娘亲的手往腹上一放,让儿子认识姥姥。

  “你这淘气的,当了娘还像皮猴……咦!他动了,小胳臂还顶了我一下。”孟夫人欢喜地笑了。

  “怎么不是有力的小腿肚,他常在里头踹我呢!”拳打脚踢,准是个练武的奇才,往后府里的刀剑随他用。

  “是胳臂,当娘的连手脚都分不清,小心儿子怨你。”到底是头胎,多生两个娃儿就不含糊了。

  “怨就怨吧,我才不管呢,孩子的爹说他若不乖,等孩子一生下来就打他屁股,打到他怕就乖了。”说好了,儿子由夫君管,她管女儿。

  “呋!谁准你们打孩子,一对心黑的坏爹娘。”孩子还没生,当姥姥的已经心疼起小外孙了。

  被骂坏爹娘也不在意,孟清华捂起唇低笑。“对了,娘,女儿有件事想拜托你,关于我那二叔……”

  “媳妇儿,你刚说什么娘没听清楚,最近事多,有点耳背,你缓着气再说一遍,人一上年纪就是不能不认老呀!”崔氏笑道长子不受控制,连看来温顺的媳姨也要反了,真是好样的呀!

  若非观察细微,用心防着周遭和她有利益冲突的人,孟清华也不会察觉笑得一脸慈和的婆婆放在袖口底下的手倏地一紧,因握得太紧而青筋浮动,连手里帕子都捏皱了。

  可见婆婆对她提的事并非没听清楚,相反地,还因为她的多事而恼怒不已,嘴角的笑意微微僵硬,带着一丝不悦。

  为什么她以前总是瞧不清,视若无睹呢!把婆婆当成府里待她最为亲密的长辈,凡事都向她倾诉,事事听从她的建议,可对她的用心却不曾细思,完全毫无疑心地接受。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不会全无目的,尤其是和掌权与偌大家产扯上关系时,都是不可预测,一旦起了野心,手足都会互相陷害,兵刃相见,何况是来争产的媳妇。

  想着自己从前识人不清和对事的偏颇,孟清华在心里暗暗苦笑,同时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不再给别人钻了空子。

  “娘,这是好事,媳妇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这回回娘家给媳妇的娘亲祝寿,她刚好随口一提,那户人家的闺女媳妇见过,小媳妇一岁,是个好模样的,人也柔顺乖巧,一手好绣技颇受邻里称赞。”

  金家闺女样样好,人美手巧名声好,最是顾家,只要她认定的家人便会全力维护,虽是性情温婉可人,却也有刚烈的一面,若是欺到她的家人头上,拚着鱼死网破也要相护到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