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啊!坏掉的生卵哪能用,这丫头脑子坏了不成,傻到让人想骂她蠢。”真不理解她在想什么。

  “误信偏方吧!据说鹅卵清和珍珠粉、磨碎的芝麻、薏仁、糙米混在一起搅成泥敷在面上有美肤嫩肌的功效,她大概用错了其中几种。”是夫人说过的美肌良方,她试过后效果不错,肤质滑细嫩白。

  巧姨娘所谓的夫人指的是已故的夏氏,由丫头抬为姨娘的她始终认定夏氏是主子,真正的夫人。

  老夫人若有所思地瞟了她一眼。“你们这些小辈闹归闹可别闹出事来,怎么说都是一家人。”

  在老夫人眼中,周玉馨和周玉湘都是她亲孙女,无论如何闹腾都是亲姐妹,一笔写不出两个周字,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著她们胡閙,但是要有底限,不可太过火。

  其实有些事她心里有底,只是不说破而已,家和万事兴,能过则过,她这把年纪了图的就是安稳。

  “是的,老夫人。”巧姨娘恭敬的应和。

  相较长辈马车上的平静,另一辆马车上倒是传出悦耳的清脆笑声,梳著流云小髻,一半发丝垂落以半翅蝶簪固定,一朵方壷集瑞珠花别于发上,青春洋溢的周玉湘笑倒在嫂子身侧,素白小手轻搭她的莹润臂膀。

  “四姐叫得可凄厉了,把我的小心肝吓得快从嘴巴跳出来,我捂著耳朵往被里藏,就怕被人听见我不小心流出的笑声。”她第一次使了坏心眼,心头有小小的开心。

  “我本无害人之心,偏偏有人不存好心,老想著要把别人害得凄凄惨惨,看著别人越惨烈越是开心,不思让自己变得更好,一心要将人踩在泥水里。”若无坏心就不会害人害己了。

  孟清华有些走神,抚著沉重的肚子,心想著夫婿终究没能赶得及回府,虽然他来信告知近日将归,可还是迟了。

  一行车队由周府出发,一路缓缓向千佛寺而行,带队的原本是长房长子周明寰,但他带著庶弟周明泽还在半路上赶著,没能会合,因此周明溪便成了这行女眷中唯一的男丁。

  至于周端达则坐镇周府,府里不能没有主子,他正好和眉来眼去已久的小丫头暗通款曲。

  由于崔氏管得甚严,除了已纳进门的巧姨娘她无法发卖外,她不容许再有丫头爬主子的床,谁敢来抢她的丈夫,不日便会莫名消失不见。

  “嫂子,四姐的脸会不会好?我看她脸上的疹子都流脓了,好可怕。”那晚她还作了恶梦,梦见四姐十指长得尖细,戳向自己的眼睛直喊“还我脸皮”。

  “只要不抓破脓包再上了点药,很快就会恢复原本面容,美丽不减。”林大夫的药很管用,一抹见效。

  孟清华让个长了疹子的丫头试过,隔日便好了,疹子没了,皮肤更加白嫩细致。

  “可是已经抓破了呢?”想到四姐脸上的血和脓,周玉湘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她不想自己也变得那么丑。

  “那就只能怪她不走运,日后会留下浅浅的粉色疤痕,不过上点粉也能遮住,不会太难看。”还能用胭脂补救。

  “大嫂,你说四姐她会怪我吗?”她越想越不安心,一向以美貌自豪的四姐肯定不会放过她。

  出了口气后,周玉湘才感到一丝后怕。

  会。但她不会直言。“她怪你做什么,又不是你叫她一定要敷上‘美颜圣品’,她想怪也无从怪起。”

  孟清华整治人的手法是针对周玉馨爱美的弱点。既然她用言语伤人,让人陷入无望的绝望中,那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让她知道尝尝什么叫无边的恐慌。

  孟清华故意让丫头算准时机到揽翠阁附近“聊天”,说有一美肤秘方不出一个月便能使人肌肤粉白胜雪,不可以告诉其他人。

  越是不能说的秘密越像真的,“碰巧”偷听到的周玉馨信以为真,不疑有他的当天就敷上脸面,得意地不许丫头们仿效,周府最美的女人只能是她,谁也不能争抢她的风光,她要美得让所有人都惊艳。

  可是她怎么也料不到秘方是假的,她敷到一半便觉得脸奇痒,用清水洗过后才稍微舒坦,但到了半夜却冒出一粒一粒的疹子,她一早起来照了镜子,惊得大喊镜内有鬼。

  她看著自己的脸,不敢相信一夜之间竟会变得如此丑陋不堪,又惊又气的用指甲去枢,谁知一枢就流血了,把原本轻微的红疹弄得更糟糕,最后化成脓包,一点一点布满整张脸。

  周玉馨把美貌看得太重了,若是她先找大夫而非直接将疹子枢掉,或是置之不理,不用三天脸上的红疹也会自动消失,长疹不是病,而是肤质敏感而已,多用清水清洗几遍便不药可癒。

  可惜她太惊慌了,以为得了怪病,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见人,任凭崔氏怎么叫也不开门,因此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机,引以为傲的芙蓉姿容也毁了。

  不幸的是,那时她正和南柳张家议亲,张家的五婶和媒人上门来提亲,商议下聘一事,好巧不巧地听到丫头、婆子们在议论四小姐毁容了,得了长不得人的脏病,一脸流脓。

  张家五婶惊呆了,当下打退堂鼓,以临时有事为由避谈亲事,带著媒人赶紧走人,此事便搁下了。

  婚事告吹,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周玉馨,她终于可以嫁给东岳表哥了,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脸,她又笑不出来,只能抱著锦被躲在屋里哭。

  不过周府最后还是嫁了一位小姐到南柳张家,那就是周玉湘,嫁人后,拥有夫君的宠爱,他一妾不纳只为她痴迷,夫妻白头到老,恩爱得宛如神仙眷侣,这是后话了。

  “她们害了我的馨儿,我绝饶不了她们。”敢往她的心头挖肉,毁了她女儿一生,她绝对要她们付出代价。

  崔氏的指甲缝里汩汩滴血,她愤恨到十指弓成爪状,朝马车内壁猛抓,每一抓都刮出木质细痕,刮出的木屑刺入指甲内缝的肉里,手指满是伤痕,血迹斑斑。

  她恨到骨子里,此恨无法消除,不见有人以命抵偿誓不罢休,谁伤了她一双儿女她就要谁的命。

  “夫人暂且宽心,谁也逃不过,老奴已照夫人的吩咐做了安排,很快夫人就能畅快的大笑了。”钟嬷嬷俯在崔氏耳边低语,垂目避看她两眼射出的恨意和淬毒眼刀。

  “我还笑得出来吗?馨儿她……她还能嫁到好人家吗……”她千挑万选的乘龙快婿如今成了幻影一场。

  是谁害的?是谁害的!是那贱人孟清华,是不该出世的骚蹄子周玉湘!她当初就该一并弄死她们,一劳永逸,要不然也不会留下祸害反害女儿受灾。

  她后悔没用致命毒药一次将人毒死,过于小心翼翼只让温珍下慢性毒,若是如钟嬷嬷骗温珍服下的剧毒那般对付她们,她们早已不在人世了,也就害不到她视若珍宝的女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