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八


  他不是犹豫不决,而是要做好万全准备,如今他的人手不足,真要干大事心有余而力不足,得做好全面的盘算才敢应允,商人讲求诚信,他不想当个背信之徒。

  “孟大胖,你别把我的兵器师傅吓跑了,我还等着他替我打造千古名剑。”东方浩云妩媚美瞳中迸出厉光。

  一提到千古名剑,他的眼睛就发亮,凡是豪气万丈的男人都想拥有一柄千古流传的好剑。

  “我哪里胖了,臭妖孽。”他是壮实,浑身是男人的阳刚味,瞧那些女子多爱往他身上贴。

  他一啐。“一说大话就喘还不胖,我就看到一个吹牛的,把牛皮吹得快要胀破了,人胖别瞒着,藏不住。”

  孟观了悟他话中之意,咧嘴一笑地勾住妹婿颈项。“你不会让我失信于人吧,我可是把你捧得天高。”

  “……”他勒得太紧了。

  有点喘不过气的周明寰面色发紫,将舅兄的手扳开。暗忖,是他承诺于人,于自己何干。

  “周明寰,你知道哪里使刀用剑的人最多吗?”东方浩云修长的手指转着摺扇,笑良儿人。

  “习武场。”动辄千人。

  “错。”

  “错?”

  “是军队。”

  “军队……”他忽地黑瞳发亮,身体发热。

  “我朝有百万雄兵,这兵器的耗损你可算得出来?”东方浩云笑了,带了一抹令人生惧的邪佞。

  “九爷,你打动我了。”他不能不动心。

  “这还是太平盛世,若是打仗呢?”天子一怒,血流成河,英雄埋骨处是铁血打造出的江山。

  周明寰的眼热了。“九爷,这是利诱。”

  是生意人都不会错过。

  虽卑鄙,却切中正心。

  “若是皇商呢?”东方浩云噙着笑,继续抛出诱饵。

  “……九爷,你需要多少把刀、多少柄剑,矛和盾的数量,将单子开出来,小民给你备着。”不求流芳百世,但求一生无憾,人这一世也就轰轰烈烈一回,只问无愧于天地。

  “好,够爽快,不愧是我国的好男儿,我日后的就要仰赖你了。”有了兵器名家铸冶的兵器,他已朝金銮宝座跨越了一大步,只待狼烟升起,烟嚣漫布,一争天下。

  东方浩云的烽火战场并不在国与国,而是在朝廷上、皇宫里,在众皇子的尔虞我诈中。

  性格狡猾,惯以低调隐藏本事,他特意表现得不出彩,以风花雪月做伪装,自称心无大志,只想领了个闲差到处走动,醉卧美人膝,笑谈云雨情。

  只是这样的九皇子却能一手操纵京城事,他在醇酒美人中与孟府主事结为知己,获得孟观全无保留的财力支持,又与江湖人士多有往来,甚至以“美色”吸引丞相府千金的倾慕,在政治立场上得到一份有力的助力。

  如今又喜获兵器铸造兵家的支持,如虎添翼,在争储的权力斗争上他又多了几分胜算。

  “好就该浮一大白,我有不少尚未开封的好酒,咱们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不喝到醉不许走。”孟观是大器的主人,马上命人从地窖里取来十几坛酒,不是大师酿制的老酒还不肯拿来与友共饮呢。

  东方浩云笑了。“这孟老虎未饮先醉,说起醉话了,醉了还如何走,只能让人抬着走。”

  “呵!又成了老虎,九爷倒是看得起我孟观,是虎是鼠还不是你说了算,我只记得‘借’你的银子要算利息,若是妖孽当了家,别忘了赏我几座山。”嘿嘿!商人本色。

  果然是只笑面虎,谈笑之间即索讨好处,先把山头占了再说,以免黄袍加身后“分赃”不均,他助人也是有条件,生意人在商言商,不赚一笔对不起自己。

  秋水般美丽的眸子狠狠一瞪。“你怎么不去抢?真是没积德的土匪!一身匪气,滚远点。”

  “我这不是占山为王,拦路打劫吗?专抢这世上最富有的人。”孟观大笑,把算盘打到日后的帝王头上。

  一国之君会没钱吗?整片天下都是他的,一个财力最雄厚的大地主,谁敢对他说不啊!他要,子民就得恭恭敬敬的献山献地,金口再一张,东边的山、西边的河、南边的枣林、北边的平原,想给谁就给谁。

  君无戏言。

  “你……你好个做贼的,自个儿盘算盘算,别抢得太狠了。”交友不慎,他认了还不成。

  “那我妹婿呢?”孟观一臂搭上周明寰的肩头,讨赏不忘拉上自家人,替他未出生的外甥攒点银白俗物。

  东方浩云怒笑了,说道:“贼秃子,你来讨债的呀!适可而止,你知道本朝有几个皇商吧。”少之又少,所以他的赏赐够丰厚了。

  “大舅兄的好意我心领,九爷的恩泽已经令人知足了。”见好就好,得寸进尺反倒不利。

  与皇家军队做生意的皇商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每年的收益着实惊人,他再多有所求便是逾矩了。

  “你喔!该说你老实还是笨,难得有机会勒索还放过,你到底是不是生意人!”

  “勒索?”东方浩云眯起的美丽眸子闪着隐隐怒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