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七


  捧着桃红色锦缎,珍姨娘的脸上没有一丝雀跃,反而有着惶然的惧意。以她对夫人的了解,这绝非仅是单纯的赏块布而已,这块锦缎上定是动了手脚,而夫人特别强调要她裁成衣服穿上身,往大少奶奶跟前凑,这……

  她不敢往下想,只能装作不知。

  “还有,有些事我得交代你……”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崔氏冷冷地交代着珍姨娘。

  她要先发制人,绝不让刀口悬在脖子上,谁敢挡她的路她就先除掉谁,毫不犹豫。

  §第十章 皇家的生意

  “九爷。”

  一过端午,便是盛暑的六月,池塘的荷花全开了,粉的、紫的、红的,托紫嫣红,迎风摇曳甚是清雅恬谧。

  六月初九是孟夫人的生辰,这一日出嫁的闺女回娘家拜寿,挺着约莫五个月大肚子的孟清华小腹略凸,但没想像中大,像是偷塞了一颗蒲瓜,有点圆、略微尖头。

  她不显笨重,还能走得俐落,急着见娘亲,几乎想飞奔而去,可是她身边的丫头、婆子一个个绷着脸,如临大敌地护着她四周,用团团围住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她们怕她被人冲撞、碰到,脚不稳滑倒……种种的意外先防着,好过真有万一措手不及。

  因此她只能慢慢地移步,慢到孕妇很想发火,大声高喊,可是每一个人都认为这样的慢行很好,不急不躁,从容不迫,不会伤到腹中的胎儿,很好、很好。

  尤其是周明寰更不许妻子走得太快,缓步徐行为最佳,若不是坐软轿摇来昆去让他看得惊心不已,否则他宁可她一步也不动。

  不过岳母过寿总不能不出门吧,而且有些事不适合在周府说,眼线太多,便以祝寿为名登门,喜了娇妻,乐了岳母,愁了孩子的爹,慌了一干服侍的下人。

  “来了呀!坐。”

  不是书房却摆满了书,一面墙来三面窗,月白软绫为帘垂落,几株荷花插在羊脂白玉绘海浪纹梅瓶里,清风徐徐,吹动软绫,人影绰绰却看不分明,由内而外倒是能见分晓。

  荷花送香,扑鼻沁心。

  一名神色慵懒的俊美男子斜倚在软榻上,背后靠着秋香色金钱蟒条枕,手上一本绘着美人图的册子,薄唇微勾,似笑非笑的瞅着来人,翻了一半的美人册上是一男一女裸身相拥,以观音坐莲姿态相互交缠,面露陶然。

  他看的是春宫画,色彩鲜明而生动,是大内画匠所绘。

  “你呀!看这是什么东西,幸好我没让我妹妹过来,不然她瞧见了一惊一乍,你若吓着了我小外甥,不管你的身分有多尊贵,我先用拳头问候你。”教坏小孩子。

  “送你如何?”美男子一挑眉,那满园的花儿像在他身畔盛开,美得像一幅令人陶醉的画。

  一听到送他,孟观不客气地笑纳了。“这才是兄弟嘛!够义气,改天我送你一座珊瑚红美人出浴屏风,你盯着瞧,心就乐了,与美人同浴身心舒畅。”

  “美人我有,揽镜自照不就得了。”要找出比他美的人,世上难寻,除非天上神仙下凡来。

  孟观一怔,而后大笑。“男生女相是妖孽,你就是个祸国殃民的,不来为乱人世会被老天爷收回去。”

  听着舅兄肆无忌惮的乱说话,周明寰暗暗心惊,大舅兄怎敢对贵人出言不逊,他不怕诛连九族?

  “所以我才盯上你这个有钱的,找你要钱来了。”东方浩云摇起扇子,清风明月来相伴。

  “要多少?”一句话。

  面对孟观的豪爽,东方浩云以扇柄抵额轻笑。“先寄放,等到我想用时再来取,别给爷儿闹穷。”

  “没问题,随时来取,我孟观不当守财奴。”反正银子多得用不完,拿点出来玩不枉世上走一回。

  “啧!财大气壮的土财主模样看来真讨厌,俗气又市侩。”他嫌弃地摇了摇头,摇扇扇面。

  “没人叫你看,而且你这人间凶器也不是来看我的,何况我就是银子多如何,哪天用黄金铺地,你来踩踩看。”孟观意有所指地看向妹婿,学人卖弄风流地仰首赏风月。

  “俗人他妹婿,你看这天地何者为大?”东方浩云笑着问,刷地扇面一打开,一面是山水,一面是流月。

  “君父。”这是周明寰的回答。

  “君父?”他呵呵低笑。“有趣,天地为大是君父,可我眼中看到的是江山,锦绣山河。”

  扇面是山水为画,点就江山,若不成就一幅锦绣,那便是如流月一般,镜花水月一场空。

  暗喻他有意争位,不怕死就来掺一脚,他不缺银子为后盾,只缺有才华的能人,成者,海阔天空任君游,荣华富贵一生,败了嘛,把脖子抹净了,有他这美人陪着受死,也该死而无憾了。

  “江山为画,山河为界,这天下大了些。”周明寰淡然道,怕穷其一生也走不遍天下每一寸土地。

  “有人怕把生意做大的吗?你要想躲在老鼠窝里造兵器,我劝你赶紧把你周府的家业交给你三弟,说不定他还能把肥胆一横。”孟观这人有点江湖人的匪气,看不惯别人拖拖拉拉。

  “大舅兄……”周明寰苦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