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主母薄情无度量,逼得姨娘得拿出体己为二少爷打点,届时她的贤慧之名形同笑话。

  这不是攀亲,而是结仇,明摆著说她崔氏只是个空有虚名的摆设,还是得生母来操心。

  “高堂还在,媳妇哪好插手,不过娘不是说崔家表舅的闺女很不错,秀气聪慧,若娘不方便出面亲上加亲,媳妇可让媳妇娘亲去说上一说,娘这瞌睡尽管打,媳妇为你送枕头来。”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婆婆要表侄女就消受吧!儿是心头肉,庶子死活就无所谓?这样的婆婆,教人如何能敬重三分。

  “你……你……好、好,真是个好的,娘小看你了,咱们周府不愁无人当家。”崔氏气到笑了,抖著手说反话。

  她话里的语气是讽刺,怒责儿媳越俎代庖,视婆婆为无物,想夺权还得看本事够不够。

  可惜崔氏遇到的是重生后,不再事事顺从的孟清华,她四两拨千斤的顺著杆子往上爬,接绩婆婆的话语。

  “既然娘连声说好,那媳妇便命人著手准备,包准让娘多个儿媳来孝顺,年底团圆饭多一人……”她作势要起身,身后的丫头、婆子连忙上前一扶,有人撑著臂膀,有人扶著腰,有人在前头开路,省得摔跤。

  气得横眉竖目的崔氏,嘴里一口血腥味散开。

  “等一下,这事不急,让娘再细细琢磨,两兄弟的喜事也别隔得太近,冲煞到就不好了,你……咳咳!身子重,先回屋子休息,娘想想老二的喜房要如何布置。”她重重一咳,以帕子捂嘴。

  “娘真好,疼儿媳,难怪人家都说媳妇是有福的,难得碰到一位佛心的好婆婆呢?媳妇这肚子还挺沉的,真坐不住了,改日松快点再来向娘请安。”孟清华身体笨重地一福身。

  崔氏已经气到说不出话来还要强装一脸和气的样子,摆摆手要媳妇自行离去,无须多余的虚礼。

  孟清华一离开她视线,崔氏手心一摊开,绣喜鹊登梅的帕子上是一滩血,她是气得呕了一口血,一旁的钟嬷嬷见状惊得脸色大变,连忙端来一杯参茶让夫人漱漱口,补补元气。

  至于一走出夏荷院,打了场全胜的孟清华笑容满面,神清气爽地扶著斜月的手臂,回到春莺院。

  只是她才过了月洞门尚未入屋就被拦下了,有人比她更急的想询问结果,急急忙忙迎上来。

  “怎么样?成了没?她有没有刁难你?你这肚子不小了就别再操心,让祖母出面也成,崔氏好歹卖祖母几分面子,不敢真的当面顶撞……”周明寰担心的不是庶弟的亲事成不成,而是妻子的身子,两颗眼珠子紧盯高高隆起的小腹。

  “停停停,你一下子问那么多我哪记得住,我这脑子自有了身孕之后就不好使了,老是忘东忘西的,你一样一样慢慢说,我想一想再回你。”别人火烧眉毛他喊烫,乾著急。

  黑瞳一眯,他想瞪人又忍不住笑出声来,暗嘲自己几时这般浮躁了。“孩子没閙你吧?”

  “嗯,很好,很乖,就是下腹重了些。”她得用手捧著,不然感觉要往下坠了,很不安心。

  周明寰目测了一下她的肚子,下颚一扬。“又大了些。”

  “再过一两个月会更大,到时可别吓掉了眼珠子,他长得很快,都会翻身了。”抚著肚子,孟清华面上露出慈母光辉。

  “什么?会翻身?!”惊觉自己太过惊讶,大惊小怪了,轻咳两声的周明寰这才装模作样的扶著妻子,陪她慢慢往屋里走,斜月会意的一笑,往后退两步。

  “那明泽的亲事能成吧?没被酸上两句,百般阻拦?”

  她一笑。“怀了孩子才泛酸,婆婆那年纪应该怀不上吧!她对我可没有一句半字的酸言酸语,待我热呼得很,和和气气的称我好儿媳,还要我替三叔也相门好亲事。”

  “和和气气?”他表情怪异地抿起唇,对妻子的话不予置评,她向来只说好话,不……一目是非。

  有个聪慧似诸葛,无须他烦心的妻子,周明寰不只满意而已,他觉得她是老天爷送来的恩赐,世上最值得珍惜的宝物,她让他的每一日过得丰富又充沛,说不出的快活。

  原本他看上的是孟府的资源和人脉,能让他在周府更有力量站稳脚步,没想到他挖到的是真正的宝藏,妻子的慧黠与聪颖胜过她出尘的美貌,让他情不自禁生了依恋。

  见他微拧的眉心,她暗笑在心。“二叔的婚事你得多出点力,我这身子不方便替他张罗……”

  “你是说成了?”周明寰搀扶妻子的手为之一紧。

  “婆婆心善,人又慈祥,一听到二叔的亲事有谱都笑得阖不拢嘴,直道周府有喜要大肆操办,把亲朋好友都请来热热闹闹。”孟清华这话灌了不少水,但是又如何,恶心恶心婆婆,让她哑巴吃黄连,大快人心。

  周府不是小门小户的人家,庶子娶亲虽比不上嫡子的排场,但是也不能过于寒酸,让人看了笑话。

  从公中出银子置办婚礼也是理所当然,婆婆掌家可不能一句没钱就不肯拿钱出来,她还要名声与体面,若是被人指著鼻子说小气,她也不用见人了,锁在屋里羞愧死吧!听到妻子对继母的赞扬,周明寰嗤之以鼻的轻哼一声,“你就是个淘气的!割别人的肉还要别人道谢。”

  这下崔氏肯定气得不轻,荷包失血或失面子只能二选一。

  “是吗?我可没听见一句谢字呢。”她眼尖地瞧见树影后晃动的人影,含笑故作埋怨。

  周明寰面带笑意地往树后一勾指。“还不出来谢过你大嫂,没有她的尽心尽力,你这辈子只能娶条母大虫。”

  “大嫂……”一名笑得腼覜的男子走得极缓,有几分难为情和臊意,挠著耳后傻笑著。

  “大嫂不臊,倒是你红著脸是好还是不好呀?别是大嫂为你挑的姑娘,你还不中意吧?”孟清华故意打趣脸红的二叔。

  “中意中意,非常中意,金府的闺女我见过,是个好的,多谢大嫂的美意成全。”

  性子直的周明泽赶紧开口致谢,唯恐回得迟了大嫂会以为他不满意这门亲事。

  她假意抹汗,笑话他的不自在。“中意就好,我还犯愁要是没让二叔看中眼,平白闹了一回,还让你们兄弟俩怨我,媒人不好当呀!”

  周明寰、周明泽两兄弟相视一眼,一个放声大笑,一个尴然讪笑,两人脸上都有松了一口气的轻快。

  暗影处,身著一袭新衫的珍姨娘咬著唇看著眼前这一幕,她又妒又羡地咬破下唇,丝丝的血红溢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