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三


  而大势已去的之韵红了眼,很不甘心周明寰的眼里只有妻子一人,她痛恨孟清华的万千宠爱于一身,又慌乱自己一时做了错事,以大少爷的狠厉,她绝没有好下场。

  众生百态,各有风云,教人唏嘘又感慨。

  “别老把心思往我身上转,这几个吃里扒外的,你要做何处理,是我来办还是你出手?”总不能任他们太逍遥,以为心存歹念还能得到宽恕,恶人不惩难平人心。

  周明寰以怀孕的妻子为重,扶着她安稳的坐下。“有外男在,你不便介入,这事我来吧。”

  俊脸一转,看向或绑或跪,坐在地上发怔的数人,骤然一冷的眼神让人遍体生寒。

  “当时你持刀行凶,虽未伤及我却有杀人之意,加上今日的窃盗行径,把你送到官府,两罪并罚定是坐牢终生,你不肯也得受着,这是你应得的报应……”

  “等一下!我有话要说,当初我砍你是安排的,眉儿说她看上你了,不想待在青楼受人蹂躏,她要我帮她的忙,事成之后她把赎身的银两分我一半,我才答应配合她演一出戏。”

  当初她的身价已逐渐下跌,方年十五的青黛悄悄取而代之,被糟蹋得坏了身子的绿眉根本接不了客,得长期疗养身子才能稍稍起色,而那笔银子老鸨不肯出,亏本的生意谁肯做。

  于是绿眉私底下和老鸨商量好要坑周明寰,合谋安排了绿眉救人的戏码,共五千两为赎身费,老鸨狮子大张口地要走了三千两,余下的两千两由兄妹平分。

  “那道刀痕根本是她自己划的,她在指间藏了刀片,趁人不注意时,手指往下颚一抹,刀片约小指大小,轻轻一划自是伤口不深,藏在两指间夹着也不易发觉……”

  为了自保,高井三什么都说了,一字不漏。

  “他说谎!他胡说!不是这样的,他自知逃脱无望才拖我下水,我不认识他,大少爷你信我,他信口开河想脱罪,我怎么也不会害自己人……”眉姨娘又哭又喊地急于撇清。

  “的确是自己人,兄妹同根一家亲,碧水,把你捜到的证据给眉姨娘瞧瞧,别说咱们冤枉了好人。”孟清华把手一扬,眉眼染笑,一派悠闲。

  她把碧水降为二等丫头自有用处,让人以为她无关紧要,方便她往来各个姨娘的屋子,和其他丫头打好关系,再以金钱收买她们的忠心。

  瞧!效果不就出来了。

  眉姨娘身后另一名站着的丫头素儿便是暗藏的棋子,她虽是和眉姨娘一起从青楼到周府的贴身丫头,可利字当头谁能不动心,银子一旦晃花了眼也就顾不得良心。

  锦儿是眉姨娘到了周府才派到她身边服侍的丫头,因此有关眉姨娘过往的种种,没人比素儿更清楚了,连眉姨娘藏放贵重物品的地方她都了若指掌,甚至有些还是她去放的。

  “这、这是……”大少奶奶怎么能在她那儿捜东西?而且还说是“证据”,这不是要她的命,断她的生路吗?

  眉姨娘惊得几欲晕厥,脸白似纸。

  “你分得的银票,上面还有大通行的印监,以及你与贼兄长往来的书信和当票,府里的字画、花瓶、翡翠玉盘等少了不少,要不要和当票对一对,看数目符不符合。”所谓家贼难防,连只玉杯也不放过,所得银两全成了私房钱。

  “我……我……”咬着下唇,眉姨娘泪眼婆娑,这回她不是装的,真是因绝望而泪流满面。

  她最后一点底都给掀了,还能不哭吗?

  “绿眉,我待你仁至义尽了,你却是串通外人来盗取我书房内的私密文件,后又心怀不轨与恶毒丫头串谋陷害正妻,你盗卖府中物件我姑且不论,但你其心有异我就容不下。”

  “大少爷?”她怔忡地忘了哭泣,仰起脸。

  “你走吧!周府供不起你,那些大少奶奶捜出的私房你带走,我一样不取,当是你这进府服侍的报酬,日后好自为之。”周明寰说得冷漠,连一眼也不肯看她。

  “不!我不走,我要留在爷身边,我死也要留在周府,我不走……”眉姨娘又磕头又哭喊,一副抵死不走的样子。

  “常新。”

  “是的,大少爷。”常新一躬身。

  “把人拖走。”

  “是。”

  原形毕露的眉姨娘又打又咬,十足泼妇样,不让常新近身,常新便左手一举劈向她颈后,一道手刀将人劈晕了。

  两名家丁上前将昏迷不醒的眉姨娘由后门拖出,一名丫头随后把她的私人物品一并丢到她脚旁,再无人顾念她死活。

  眉姨娘醒后又在后门哭闹不休,想要进门,大总管魏岩冷着脸挡在门外,说她再吵闹便卖去青楼,她一听也不哭了,讪然走开。

  书房内的审判还没完。

  “至于你……”

  之韵抱着身子抖。

  “这些年来我待你不薄,从未有过打骂,你和兰香都是我信任的人,她安分守己的嫁人,而你却……哼!一个低贱丫头也胆敢辱主,我的妻子是你能欺的吗?打五十大板逐出府,一家发卖苦寒之地。”他绝不留下后患。

  “不——”之韵两眼翻白,往后一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