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若非观察细微,用心防著周遭和她有利益冲突的人,孟清华也不会察觉笑得一脸慈和的婆婆放在袖口底下的手倏地一紧,因握得太紧而青筋浮动,连手里帕子都捏皱了。

  可见婆婆对她提的事并非没听清楚,相反地,还因为她的多事而恼怒不已,嘴角的笑意微微僵硬,带著一丝不悦。

  为什么她以前总是瞧不清,视若无睹呢!把婆婆当成府里待她最为亲密的长辈,凡事都向她倾诉,事事听从她的建议,可对她的用心却不曾细思,完全毫无疑心地接受。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不会全无目的,尤其是和掌权与偌大家产扯上关系时,都是不可预测,一旦起了野心,手足都会互相陷害,兵刃相见,何况是来争产的媳妇。

  想著自己从前识人不清和对事的偏颇,孟清华在心里暗暗苦笑,同时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不再给别人钻了空子。

  “娘,这是好事,媳妇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这回回娘家给媳妇的娘亲祝寿,她刚好随口一提,那户人家的闺女媳妇见过,小媳妇一岁,是个好模样的,人也柔顺乖巧,一手好绣技颇受邻里称赞。”

  金家闺女样样好,人美手巧名声好,最是顾家,只要她认定的家人便会全力维护,虽是性情温婉可人,却也有刚烈的一面,若是欺到她的家人头上,拚著鱼死网破也要相护到底。

  成亲初期,周明寰曾略微感慨的提了一句庶弟明泽的亲事不能由婆婆做主,她不会替他寻一门好亲家时,孟清华一听便记下了,暗暗筛选了些不错的闺女,其中金家千金最得她的意。

  崔氏扬著唇。“怎么之前没听你提过,倒把娘吓了一跳,你这孩子心思细,怎不帮老三也瞧个对象,兄弟厚此薄彼可不行,不如把你赞如天仙的闺女给溪儿吧。”

  孟清华心里一寒,但面上不显。“三叔也要讨媳妇了吗?娘不提,媳妇还没往心里搁,心想娘还当著家就不用媳妇费心,想到夫君都成亲了,下一个总该轮到二叔,长幼有序嘛。”

  夫君的忧虑一点也没错,婆婆是不会替庶出的二叔设想的,她才刚提个头,一听到是户好人家,婆婆的本性便显露出来,竟然想明抢,只为自己儿子做打算,真可耻。

  不求婆婆同理心看待,但好歹看在同是周府的子嗣,公爹的亲生子分上,婆婆做做样子也好,彰显身为长辈的厚道,别老教人为她的私心而心生寒意、不齿。

  一句“长幼有序”堵得崔氏语塞,脸色微恼。“媳妇想得周到,倒是娘的疏忽,明泽也该娶妻生子了,前儿个娘才瞧见娘家的表侄女长得秀气聪慧,正苦恼著该找哪家的儿郎来匹配,你这一提不就是打了瞌睡送来枕头,正好。”

  她言下之意是要将娘家那声名不好的远房侄女丢给周明泽,让这个倒楣的庶子戴顶绿帽,娶个恶婆娘为妻。

  孟清华眉一皱。她这见不得人好的心态到底怎么长的,庶子娶得不好她就能过得好吗?一有事闹起来,她岂能置身事外,女方还是她娘家亲戚呢!她要护著谁好,一家人还能各过各的不成?

  心大,但短视,只见眼前的利益。

  孟清华看中的金家是以茶叶起家的富户,独生一女并无儿子,先不论嫁妆有多少,若是两老两脚一伸真殁了,无人继承的庞大家产便落在女婿身上。

  这样的姑娘嫁给庶出的老二,崔氏怎么都看不过眼,再者,崔氏已经想到了以后的事,金姑娘若嫁了溪儿后,倘若金家两位老人家不死,她也能伙同娘家兄弟“想想办法”。

  心如蛇蝎,毒上加毒。

  “哎呀!娘慢了一步,若是娘早一点开口,媳妇也用不著腼著脸去求祖母了,媳妇可是臊得很,连话都说得不利索呢。”就为了防她出贱招,而她果然没让自己失望。崔氏的手再度握紧,面上笑容不减。“莫非你已和娘通过气,才来我跟前显摆?”好一个孟清华,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

  “什么显摆,哪是这么回事,娘来摸摸媳妇的心窝,还跳得急呢!祖母的脸一板,媳妇就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了。”孟清华假意面露慌色,素手往隆起的腰腹一放,来来回回地抚著肚皮。

  狗急跳墙,她的用意是逼急了婆婆,婆婆许会心生歹意,对她和她肚里的孩子下毒手——而她早有防备。

  毕竟只有千年做贼的,没有千年防贼的,逼一逼也许会有出人意表的发展,总是防著哪能安心。

  “呵呵,瞧你还真抖了起来,明明是个胆大的,这事不跟娘提反而越过娘去麻烦你祖母,你呀!真是不孝。”崔氏一语双关,那抖了起来不是指发抖,而是指心大,自作主张,连当家主母也不当一回事了。

  不过崔氏的暗箭频射,为人媳妇的孟清华也非省油的灯,直接搬出老夫人这面大盾牌来挡箭。

  “娘可别误会是媳妇心思长歪了,娘瞧媳妇肚子都这么大了,哪敢随意走动,夫君看得可严了,是巧姨娘扶著祖母来瞧媳妇这胎稳不稳,闲聊之下才谈到二叔的婚事。”

  “巧姨娘也去了?”一提到把丈夫的心勾走了一半,美艳依旧的狐媚子,崔氏看似平静的眼神微变。

  除了已逝的前头夫人夏氏,周明寰的生母,崔氏此生最恨的人莫过于巧姨娘,她虽只是夏氏生前给的屋里人,却是一根拔不了的刺,不时扎著崔氏的心。

  生得美貌又先生一子,加上已有多年的感情基础,周端达不可能不对她宠爱有加,或看在元配的分上对她多有照顾。

  晚了几年入门的崔氏便吃了这说不出的暗亏,要不是她很快就有喜了,又善于抓住男人的心,否则正妻的位置也坐不稳,定让巧姨娘的势头压过她,与她平起平坐。

  妾抬为平妻不是没有,所以崔氏一掌了权就用尽一切办法把巧姨娘踩下去,让她不得翻身。

  “是呀!娘说凑不凑巧,媳妇也纳问著,祖母和巧姨娘一人一句说著二叔都老大不小了,屋里也没个知冷热的可人儿,媳妇想这不巧了,刚好和媳妇家的娘不谋而合,提的全是同一件事。”不巧也得巧,姻缘不一定得靠天注定。

  崔氏抿唇轻笑。“所以你就顺理成章的牵起红线,撮合起小俩口的婚事?娘都感到欣慰了。”

  她装羞浅笑。“媳妇哪承得起娘的一声称赞,不过是厚著脸皮充当一回媒人,让两家人都乐一乐。”

  “呵!是挺乐的,娘也高兴著,不过这聘礼可要头痛了,近日来府里收支锐减,怕是拿不出什么好东西备礼了。”你不给我脸面,别怪我不给你体面,人道不走偏走畜生。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看谁技高一筹。

  孟清华水来土掩的笑道:“娘就免操这份心了,巧姨娘把这事也提了,她说手头上有夫君亲娘留给她的首饰、布匹和一些零零碎碎的杂物,她也不藏私全拿出来,给二叔添光,娘说巧姨娘此举可好?”

  “……”可好?可好?!好到不行!好得令她想刨地杀人埋尸,方可止住那上涌的怒意。

  “那媳妇几时也替老三看门好亲事,咱们一府双喜,早日添丁添福气啊。”

  连巧姨娘都出来凑热闹,还把聘礼备好,置她这当家主母于何地?!根本明著打她的脸,意指她这主母苛待庶子,连点像样的礼也不肯拿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