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一


  几日过后他也就见惯不怪了,盅品虽多但分量只够几口,解馋不解饿,她自有节制不贪多,一有饱足感就起身走几步消食免得日后生产上会有困难。

  “我自幼服侍大少爷,当然知晓他每一件事,大少奶奶你还是赶紧认罪,大少爷说不定会罚轻点。”得意不已的之韵一睨,手背一抹鼻满是血渍。

  “我?”她笑声低扬。“你是不是忘了自身的身分,一个奴婢敢自称我。”

  盅盖锵地一盖,一名粗壮的粗使丫头马上往之韵的后膝狠踹了一脚,她当下双膝重重跪地,骨头叩地声十分响脆。

  “啊!好痛——”谁踢她?!

  痛?还有更痛的等在后头。“你又如何得知大少爷不会挪位置,那么重要的东西更要妥善保管,毕竟你已经不是他的贴身丫头,他所做之事你岂能一清二楚,除非你不老实,躲在暗处偷窥他的一举一动。”

  想到自己的一言一行落入心思不纯正的丫头眼中,周明寰神色不佳的看向曾经服侍过他的丫头,似要剥下她一层皮。

  “我没有偷看,是关心,没人比我更会伺候大少爷,我才是真正了解他的人……”不知死活的之韵仍执迷不悟,认为自己是大少爷的知心人、解语花,大少爷没她不成。

  “闭嘴,你再多说一句我撕烂你的嘴。”周明寰脸色铁青的大喝,他不能忍受一个丫头竟敢对他妻子啦哮。

  “大少爷……”之韵抖着唇,眼泛泪光。

  孟清华笑了笑,命斜月打开黄铜小盒。“这是你们说的契约书,我看也不过尔尔,留着碍眼。”

  她手一动,一份盖上大印的合约由一分为二,再由二分为四,分为八,碎纸片片落地。

  “你……你撕了它?!”

  所有人为之骇然,大惊失色,那是攸关几十万两的契约,包含眉姨娘、之韵在内,整张脸霎时刷白。

  她们想害孟清华,并不是想毁了周明寰辛苦挣来的商机,契约书一毁,周府将损失惨烈,这笔帐要记在谁头上?!

  思及此,参与此事的人浑身发抖,惨白了一张脸。

  唯有当事人周明寰不动声色。

  “撕了就撕了,再签一份不就得了。”瞧她们如丧考妣的模样,真是不禁吓,胆子还得再磨磨。

  “你说得简单,哪能再签……”

  一巴掌蓦地甩上之韵面颊,她脸一偏,吐出一颗牙,脚旁一双布靴走开,她怔愕地一瞧,竟是常新。

  他得了主子的眼神示意,谁再对大少奶奶不敬就不轻饶。

  “说得好,撕了就撕了,再签一份不就得了,够豪气,不愧是我孟某人的妹妹。”有其兄必有其妹。

  人未至,声先到。

  “大哥。”孟清华惊喜的起身,身侧的周明寰看得惊心动魄,慌张地扶住她肩头。

  “妹婿,送你一份礼。”一进门,孟观便大嗓门地道。

  “什么礼……”

  话才起,砰的一声,一个五花大绑的青衣男子被抛掷在地,面部朝下吃了一嘴泥,所以看不见长相。

  “这家伙在花楼包花娘、喝花酒,左拥右抱地高嚷他干了一票大的,是个有钱的大爷,要把整间花楼包下,让所有女人只陪他一人。”哼!敢在他面前自称大爷,找死。

  论银子,普天之下有几人比他还多,简直是眼界浅、见识少,钱祖宗在这里,叫化子滚一旁。

  “那与我何关?”周明寰眼神冷淡道。

  “呵呵呵,妹婿,你要不要数数银票少了几张,他可是顺手摸走一大叠。”呵!冤大头。

  周明寰一听,剑眉往上一挑,常新随即接过斜月递过来的黄铜小盒,原本契约书的下方是整叠的银票,常新数了一数,足足少了一万两。

  “嘿!我还听见一件有趣的事,这位不算君子的梁上偷儿和贵府的某位姨娘还是亲戚呢!啧啧,手足情深,有钱大家一起分,谁也不落下,真教人羡慕呀!”一脸看笑话的孟观啧啧称奇,把人粽当椅子一坐,跷起二郎腿。

  一说到手足情深,又提到某位姨娘,心虚的眉姨娘面色乍青乍白,想趁乱溜走,谁知……

  “眉儿,快救救哥,我、我快不行了……”撞晕头的男子忽然发出虚弱的呻吟声。眉儿?

  在场的人只有一个人的名字和眉有关,所有人的眼光瞬间落在悄悄后退的眉姨娘身上,她顿时僵住。

  “绿眉,你怎么说。”周明寰声冷如刃。

  “我……我不认识他,他认错人了。”她一推千里,死不认兄,在周府的富裕生活怎能被高井三一手毁掉?

  “是吗?那我斩断他偷窃的双手也行喽,偷了不该偷的东西总该留点什么。”周府的刀锋利得很。

  主子一说,常新立刻抽出短刃,在贼儿手腕上比划。

  “不要呀!眉儿,哥不能断手,你帮哥求求你的男人,你不认我,我认你,你叫高绿眉,清县人,今年十九,庚巳年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