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若是皇商呢?”东方浩云噙著笑,继续抛出诱饵。

  “……九爷,你需要多少把刀、多少柄剑,矛和盾的数量,将单子开出来,小民给你备著。”不求流芳百世,但求一生无憾,人这一世也就轰轰烈烈一回,只问无愧于天地。

  “好,够爽快,不愧是我国的好男儿,我日后的就要仰赖你了。”有了兵器名家铸冶的兵器,他已朝金銮宝座跨越了一大步,只待狼烟升起,烟嚣漫布,一争天下。

  东方浩云的烽火战场并不在国与国,而是在朝廷上、皇宫里,在众皇子的尔虞我诈中。

  性格狡猾,惯以低调隐藏本事,他特意表现得不出彩,以风花雪月做伪装,自称心无大志,只想领了个闲差到处走动,醉卧美人膝,笑谈云雨情。

  只是这样的九皇子却能一手操纵京城事,他在醇酒美人中与孟府主事结为知己,获得孟观全无保留的财力支持,又与江湖人士多有往来,甚至以“美色”吸引丞相府千金的倾慕,在政治立场上得到一份有力的助力。

  如今又喜获兵器铸造兵家的支持,如虎添翼,在争储的权力斗争上他又多了几分胜算。

  “好就该浮一大白,我有不少尚未开封的好酒,咱们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不喝到醉不许走。”孟观是大器的主人,马上命人从地窖里取来十几坛酒,不是大师酿制的老酒还不肯拿来与友共饮呢。

  东方浩云笑了。“这孟老虎未饮先醉,说起醉话了,醉了还如何走,只能让人抬著走。”

  “呵!又成了老虎,九爷倒是看得起我孟观,是虎是鼠还不是你说了算,我只记得‘借’你的银子要算利息,若是妖孽当了家,别忘了赏我几座山。”嘿嘿!商人本色。

  果然是只笑面虎,谈笑之间即索讨好处,先把山头占了再说,以免黄袍加身后“分赃”不均,他助人也是有条件,生意人在商言商,不赚一笔对不起自己。

  秋水般美丽的眸子狠狠一瞪。“你怎么不去抢?真是没积德的土匪!一身匪气,滚远点。”

  “我这不是占山为王,拦路打劫吗?专抢这世上最富有的人。”孟观大笑,把算盘打到日后的帝王头上。

  一国之君会没钱吗?整片天下都是他的,一个财力最雄厚的大地主,谁敢对他说不啊!他要,子民就得恭恭敬敬的献山献地,金口再一张,东边的山、西边的河、南边的枣林、北边的平原,想给谁就给谁。

  君无戏言。

  “你……你好个做贼的,自个儿盘算盘算,别抢得太狠了。”交友不慎,他认了还不成。

  “那我妹婿呢?”孟观一臂搭上周明寰的肩头,讨赏不忘拉上自家人,替他未出生的外甥攒点银白俗物。

  东方浩云怒笑了,说道:“贼秃子,你来讨债的呀!适可而止,你知道本朝有几个皇商吧。”少之又少,所以他的赏赐够丰厚了。

  “大舅兄的好意我心领,九爷的恩泽已经令人知足了。”见好就好,得寸进尺反倒不利。

  与皇家军队做生意的皇商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每年的收益著实惊人,他再多有所求便是逾矩了。

  “你喔!该说你老实还是笨,难得有机会勒索还放过,你到底是不是生意人!”

  “勒索?”东方浩云眯起的美丽眸子闪著隐隐怒火。

  “呵呵……喝酒喝酒,喝到醉才是真英雄。”触了逆鳞的孟观猛乾笑,直劝酒。

  “我以茶代酒敬两位,先乾为敬。”周明褒以茶水相敬,挡住大舅子将酒注入他杯中。

  “你敢不喝?”怎么,他的酒有毒吗?

  周明寰一脸歉意的解释,“华儿有孕,闻不得任何气味,一身酒气回去怕是又要令她作呕了,我已许久不饮酒。”

  “你……”以为孟观要开骂了,脸色绷得有如与仇敌狭路相逢似的,谁知他忽地咧开一口白牙,重重地往周明寰背上一拍。“好样的,我妹子真有福气,得你疼惜她就足够了,我这为人兄长的替她谢过了,你……你很好……”

  铁汉柔情,孟观道谢时眼眶都红了,鼻头一抽,喉头哽咽,又哭又笑地令人莞尔这人的真性情。

  而此时那位有福的女子正窝著娘亲的怀里,挺著肚子像还没长大的闺女,赖著娘撒娇著。

  “你说要娘先帮你找的产婆和奶娘,等你产期近了给你送去?”难道周府的夫人不为儿媳准备?

  听著女儿的要求,孟夫人有著深深的不解,同时也略感不安,母女连心,她隐约感觉到女儿心中有事。

  “到底不是正经婆婆,也不好劳烦她,娘就当作心疼女儿吧。八月中秋以前,先把产婆送过来,等我临产时,再把奶娘带过来,女儿是娘的心头肉,这点小忙娘会帮女儿的吧。”孟清华笑眯眯的说。

  也许是难产而死的阴影太深刻,不时困扰著她,她很怕历史重演,看著一天一天大起来的肚子,说不惊慌是骗人的,未到顺利生产的那一天,她始终无法宽心。

  重活一世的事太过离奇,连她至今都还感到难以置信,又如何向人倾吐心中的恐慌呢?那是她此生最大的秘密,谁也不能告诉,只能深埋心底,成为尘土。

  “帮,你是娘的心肝怎会不帮,不过你要跟娘说实话,不许瞒著让娘焦急,娘已经失去琴儿,不能再没有你,娘会受不住的。”她没了一个女儿是老天爷的捉弄,华儿再有事她也活不下去了。

  瞧娘亲红了眼眶,孟清华连忙笑笑的安抚她道:“没事,娘忧心了,你也晓得婆婆是继室,她有亲生的一子一女要照顾,夫君和婆婆……唉,多少有些不和谐吧,继子难为。”

  仿佛真有什么曲曲折折,孟清华有意的一声叹息缓下孟夫人的担忧,她把所有的事推给夫婿,暗示是他的意思,男人的别扭心思令他不愿承继母的情,他还是偏生母的,想与继母分得一清二楚。

  换言之,继子继母不和,各有立场,能不搅合就疏远点,省得日后有事说不清楚,互有埋怨。

  “你也真是的,也不会在一旁劝著,一家人闹什么闹,你那婆婆听说是贤慧的,有她帮衬著,小俩口才不会糊涂过日子。”有长辈坐镇,凡事才会顺顺当当。

  孟清华但笑不语,有些事娘不知道比较好。

  “算了,娘也不唠叨了,省得你嫌娘儿女大了还管东管西,拘著你们不自在。”女儿大了不由娘。

  “就要娘管著,还有我肚子这一个。”她笑著拉起娘亲的手往腹上一放,让儿子认识姥姥。

  “你这淘气的,当了娘还像皮猴……咦!他动了,小胳臂还顶了我一下。”孟夫人欢喜地笑了。

  “怎么不是有力的小腿肚,他常在里头踹我呢!”拳打脚踢,准是个练武的奇才,往后府里的刀剑随他用。

  “是胳臂,当娘的连手脚都分不清,小心儿子怨你。”到底是头胎,多生两个娃儿就不含糊了。

  “怨就怨吧,我才不管呢,孩子的爹说他若不乖,等孩子一生下来就打他屁股,打到他怕就乖了。”说好了,儿子由夫君管,她管女儿。

  “呋!谁准你们打孩子,一对心黑的坏爹娘。”孩子还没生,当姥姥的已经心疼起小外孙了。

  被骂坏爹娘也不在意,孟清华捂起唇低笑。“对了,娘,女儿有件事想拜托你,关于我那二叔……”

  “媳妇儿,你刚说什么娘没听清楚,最近事多,有点耳背,你缓著气再说一遍,人一上年纪就是不能不认老呀!”崔氏笑道长子不受控制,连看来温顺的媳姨也要反了,真是好样的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