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八


  一句有赏,一旁的钟嬷嬷立刻丢了个荷包给珍姨娘,她拿到手用手轻掂了下,大约五两碎银左右,不由得嘴角一撇,暗骂小气,这种小钱只怕大少奶奶都拿不出手赏人。

  人一有了比较便不知足,以前有几百文铜钱就晕陶陶地躲起来偷笑,找个小酒瓮存起来,如今拿过银锭子的赏银反而看不起零碎的小钱,还认为被薄待了。

  人心之不足呀!蛇都能把屋子吞了。

  不过聊胜于无,拿了碎银的珍姨娘像是捡到金子般的谢恩,崔氏对她说了几句话便挥手让她退下。

  “娘呀,你要眉姨娘做什么?”神神秘秘地,教人看不懂她在打啥主意。

  “看着就好,别多事。”崔氏笑着点女儿鼻头,笑盈盈地眯起眼,好像在闻着摆放在窗边的玉兰香气。

  “大嫂的孩子不能生,一生我们这一房还有什么指望,三哥前几日还闹出事来,爹爹把他叫到书房骂了一顿。”她还没见过爹发那么大的脾气,狠狠十板子打得哥哥都见血了。

  一提起亲生儿子,崔氏眯起的眼骤睁,一闪厉色。“别胡说!那可是咱们周府的子孙,你爹可想抱孙子了。”

  可她心中暗忖,孟清华居然有了身子,她送的药材没用吗?

  那药不只避子还绝育,连续用上两年就别想再有子嗣,她算计得好好的,每个月让钟嬷嬷送到春莺院,也亲眼看她喝下了,是那帖药没错,药渣子她还让人拾回来验过。

  究竟是哪里出了错,算好分量的药竟然对她起不了作用,不仅避不了子嗣还让她在短短时日内怀上了。

  怪事还一桩,日前溪儿向她讨媳妇院子里的丫头,但她还没来得及找孟清华,溪儿就闯出祸事,把一名比女子还美的小倌带进府,被老爷当场捉奸在床,两人光溜溜的抱在一块。

  虽然溪儿口口声声说那是名乐女,他是被人算计了,可是男是女他怎会分辨不出,即使举止娇媚清妩,但两腿间挂着的那话儿是骗不了人的。

  为了这件事溪儿被老爷罚了禁足一个月,还挨了板子,平时装出来的良好形象差点毁于一旦。

  崔氏丝毫不知,周明溪会受罚全是孟清华一手安排的,他之前遇到的乐女确实是妙龄女子,但是醉醺醺带进府的却是身着女装的小倌儿。

  惯于讨好周端达的周明溪终于狠栽了个跟头,看起来样样都好的他,实则是个败家草包、纨裤子弟,他的才能远不及周明寰,甚至是周明泽也比不上,很多让周端达夸赞不已的事都是他找人代打的。

  孟清华会知道这些事是因为她重活了一回,在她重生前这些事是发生过的,只不过被崔氏一手遮盖住,并未爆发开来,那时周明溪未受罚还要走了她的丫鬟,最后将凝暮凌虐致死。

  “真的吗?他还和夏家小舅抢凤爪,这话说得太玄了,我可不信,寰儿打小就是个冷静过了头的孩子,怎会做出如此……匪夷所思的行径。”那跟驴子学马叫一样不可思议。

  老夫人一想到那画面,笑得乐不可支,连眼泪都流出来,不停以绣着鱼戏莲篷的帕子轻拭眼角。

  崔氏、眉姨娘、珍姨娘等人一心想算计的人,不动声色地溜过她们的眼皮底下,悄悄出现在老夫人的院子,和她亲密的打成一片,丝毫不见半丝的生疏。

  而在秋香院笑得开怀的不只是老夫人,还有被邀请来的巧姨娘和五小姐周玉湘。

  孟清华邀请她们,原本是为了亲近和丈夫有关之人,夫婿在意的人她不能冷待,就算没法完全融入也要她们看见她的诚心,维持亲近的关系。

  殊不知一相处才晓得她们相处得十分融洽,人与人的缘分妙不可言,一剖开心房接纳对方,便会发现其中妙趣横生,她以前让狭隘的观念局限住,看不见宝石的光芒。

  “祖母可别把牙笑掉了,确实是抢得凶,华儿可没夸大其词,两人还差点翻脸了,幸好及时送上一盘铁扒仔鸡,否则你老人家定能瞧见夫君青了一只眼。”抢食抢到互殴呢。

  自从知道孟清华的好手艺后,夏平禹便三天两头的不请自来,一开始还会客随主便的煮什么吃什么,一混熟了居然还点菜,把周明寰气得牙痒痒,醋劲大发。

  于是甥舅俩就斗上了,一个防小人、一个来偷菜,你来我往斗得热热闹闹的,倒成了几个丫头的笑料。

  “不过你这一手厨艺还真是不错,连我都发馋了,上回那个什么兔……啊!怎么一时想不起来……”人老了,没用了,记忆变差。

  “是澄面玉兔,祖母。”一脸赧色的周玉湘小声提点,一说完她双目垂下,不敢太彰显自身。

  一旁的巧姨娘看着女儿,明白在周玉馨的打压下,女儿鲜少与祖母说话才会如此羞涩,神情不禁微黯。

  “对对对,是澄面玉兔,那是用什么做的?捏得像一只只小兔子,让我看了都舍不得下箸。”一对兔耳捏得维妙维肖,两只红通通的小眼睛、白胖的兔躯煞是可爱。

  吃过一口便回味无穷,她至今还难忘那滋味呢!

  “用半斤白面混玉米粉,倒入开水搅拌,加猪油一块揉成面团再搓条切块,猪肉、虾仁剁碎加入盐、葱、姜汁、火腿末等拌成馅料,小面团擀成薄皮包馅……”做法并不难。

  “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周玉湘很想试试,但是一看见大家的目光往她身上移,那抹跃跃欲试又缩回去了。

  看她很想学又退缩的样子,孟清华蓦地想到自己早逝的妹妹清琴,她一生下来就有心疾的毛病,没熬过十岁就去了,看到怯弱的小姑她就想起孱弱消瘦的小妹,心头微微一酸。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