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华儿有了身子不宜久站,要是有个闪失,你承担得起吗?”他周明寰就是个小气的,妻子的好不分人。

  随著肚子的显怀,夫妻俩的感情也越来越好,无所不谈,举案齐眉,夜夜相拥,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了解彼此心意。

  夫妻贵在交心,心与心相连,何事不能其利断金。

  眉姨娘和之韵若是得知孟清华撕毁的其实是周、孟两府合作的契约书,大概会后悔到口吐鲜血吧!她们用尽心思偷了有何用,如孟清华所言,再签一份不就得了,全在她一句话,那铁矿原是她的嫁妆,她想给谁就给谁。

  所以栽赃是多余的,哪有主人偷自己的铁,岂不滑稽。

  锦儿乱棒打死,素儿得了五百两,连同卖身契放出府去,眉姨娘、之韵、高井三的下场也不如意,他们作恶多端、自作自受,妄想为难大少奶奶,不值得同情。

  不过兔死狐悲,躲在窗后偷瞧的珍姨娘打了个冷颤,手心直冒汗,嘴巴不停的啃著核果仁。

  “算了,我不想挨我娘的棒子,等华儿生了我再来打打牙祭。这会儿你有铁料了,我有笔生意和你谈,有关九爷的。”孟观自来熟地勾肩搭背,对近在眼前的冷脸视若无睹。

  “九爷?”

  周明寰黑瞳一闪。

  几家欢乐几家愁。

  周府大房解决了眉姨娘勾结外贼一事,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崔氏娘家又出事了。

  说是“又”一点也不假,近半年来,崔信良父子接管的周府产业频频有事发生,不是铁料少了,便是兵器短缺,再不就是帐面不对,很多银子平白不见了。

  还有铺子的刀呀剑的太过锋利,客人一试便在胳膊肘划出个大口子,血流如注,这厢闹著要赔钱、出医药费,连崔家自家的绸缎庄也出了问题,卖出的绸缎锦布被老鼠咬破了好几个大洞,人家打上门要索赔。

  不到几个月工夫,从周府贪来的银钱吐出不少,除了还管著事,手上有银两进出,攒到钱袋里的已所剩无几,前儿个还因付不出货款而被打了一顿,急急向崔氏调头寸。

  “孟如呀!你看这可怎么好,好不容易到手的金元宝又得吐出去,我真的很不甘心呀!眼看白花花的银子由眼前飞过去,我那心痛跟刨心没两样,痛得直想打滚了……”

  崔信良一脸痛心地捂著胸口,昔日的意气风发全没了,像突然老了十岁似的,深得足以夹死蚊子的皱纹一条一条浮现,四十出头看著活似六旬老者,背都有一些些驼了,直不起腰。

  得而复失的银子没了,那跟要他的命一样,让他不得不来找一向有手段的妹子哀嚎两声。

  从妹妹指缝漏出点银水,足够他一家人一整年不愁吃穿了,她银子把得紧,又守得住私房,不找她伸手还能找谁讨。

  “你也别在我耳边嚎了,嚎得我心烦,我才要问一句你们是做哪门子生意,为什么这一年来亏损连连?连我在老爷跟前都不好交代,说了不少好话才遮掩过去。”她这头疼著呢!

  什么都好说话,唯有银子一事不讲情面,一下子出了这么多乱子,说和管事的无关谁信得过。

  好在二十年夫妻还知道性子,她说两句好听话吹吹枕头风,再一夜温存地伺候得老爷浑身舒畅,他这才暂时压下这件事,再给她娘家人一次机会。

  “我也没少费心思经营,这一大半银子是进了自个儿银袋,哪里能马虎不用心,可是客源变少了是事实,我管的那几间铺子明显逛的人少了,还嫌弃东嫌弃西的说我卖贵了,辛苦赚几个钱还得卖老脸……”他长吁短叹,抱怨连连。

  崔氏狠瞪了兄长一眼。她还不晓得他贪小利的心性吗?“你敢说你没往上添价钱,好从中赚取差价?”

  “这……呵呵小钱小钱,何必放在眼里。”崔信良搓手——笑,不见半点反省。

  她一哼。“积沙成塔,小钱一多也能成了大钱,你非要眼皮子那么浅吗?把眼光放远些,周府的财产几乎掌控在我们手中,你要多少没有,还要贪那一点点不称手的零头。”

  没志气,成不了大事。

  “话不是这么说,生意难做呀!虽然咱们手里攒著周府的产业,可还挂在周家人名下,哥哥能拿的是黄金白银,总不能把一间一间的铺子卖掉好换银两吧,要不你家老爷不用自家造的剑戳死我才有鬼。”

  他们能私下偷不能明著抢,若是惊动了周府老爷就得打水漂儿了,没讨得好处还惹来一身腥。

  “前几年就不难做,为何这一年来才……”等等!崔氏眉头一颦。

  这一年一切未变,只有周明寰娶了孟清华这桩事而已,莫非有关连?

  “哼!还不是你们周府大郎有出息了,攀上铸铁世家的孟府,你看那铁料是一车一车的载,出车快铁料又好,价钱上好谈,人家卖的是姻亲的面子,我去讲价半点情面也不给,孟府的管事还说只跟姑爷谈,我这外姓人哪边凉快哪边待。”

  他被气得趔趄,扭头就走,不拿热脸往冷屁股贴。

  果然。“他买的铁料也是给了周府,二哥顾著铁料场,还不是给了我们,大哥气什么劲。”

  一提到铁料场,崔信良不由得火冒三丈。“哪是到了你二哥的场子去,那贼小子另辟仓库储货,用了孟府的名义存放,说是两家合作铸造兵器,我想动也动不了。”

  “什么,真有其事?”崔氏愕然。

  那小子有这么大本事?

  崔氏一想,有了孟府的相助,周明寰不可能毫无助益,就算瘸了腿的幼犬长大了也会咬人,多了妻家的帮助哪能不助长他的势力。他的羽翼在短短时日内羽丰展翅了。

  难怪他非孟府千金不娶,频频挑动老夫人出面为他谈下这门亲事,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人迎娶过门。

  好计谋,连她都瞒过了,只记得孟府是铸铁的,和打造兵器的周府算是同行,却忘了孟府也采矿,自产自销,铁器用具全出自自家的矿场,铁料不用出钱买,雇人一挖便源源不绝,铁石亦能成金。

  “我们现在不只要防著你家大郎,还要看著孟府人,要是真让他们联手,我们还有活路吗?孟府那儿子可是精明得像鬼,一疏忽准会被他吸个精光。”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要和他对上。

  面有恼意的崔氏有著相同想法,绝不能让周明寰和孟府牵扯过深,她必须斩断他们的联系,否则对她的处境极其不利,她已经可以感受到无形的威胁正朝她席卷而来。若是溪儿有真材实料,能独当一面,而非不学无术、只会做表面功夫的花架子,她也省得操这份心,事事为他盘算,但事实不然,她只好辛苦点。

  “大哥,你先回去,这事我再想想,总会想出法子应付。”其实她心里早有阴毒的计谋。

  一不做,二不休。

  斩草除根。

  “那银子……”崔信良猥琐一笑,明著讨要,能多给的他不会少取,当作额外的奖贝。

  崔氏不耐烦地摆摆手,一旁的锺嬷嬷取来梨花木镶如意纹匣子。“省著点用,别把我的私房挖空了,老爷的银子给得少,你得把生意搞好,不要丢我的脸。”

  唠唠叨叨的,真罗唆。崔信良在心里咕哝,面上却笑得亲热。“我晓得,不会给你添麻烦。”将手里一叠银票往怀里塞,他走时脚步轻快无比,嘴里还哼著江南小曲,满面春风。

  他是满脸爽快,殊不知妹子崔氏心口沉甸甸,两眉间尽是挥不去的阴霾,她担忧的事终于还是来了。

  年幼的周明寰能任由她摆布,纵使有老夫人和巧姨娘护住,她要他往东他还能往西吗?搓圆捏扁随她拿捏,就算她明里暗里的苛扣月例也没人敢多提一句。

  可是日渐茁壮的狼崽仔牙长尖了,爪子磨利了,有了自己的主见和城府,变得危险又凶狠,她控制不了他了。

  既无法防范,又什么方法可以削弱他的实力,让他从此一蹶不振?

  崔氏深深苦恼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