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他被设计了。

  “你们是兄妹?”这句话说得痛心,咬牙切齿。

  “不,我不认识他,我真的不认识他,大少爷你要相信我,眉儿……呜呜,怎会和这种偷鸡摸狗之辈有牵连,眉儿是一心一意跟著你,绝无二心。”她哭得满脸泪水,梨花带泪。

  周明寰冷著脸抽出被眉姨娘抱住的大腿,一脚将她踢开。“你还敢满口谎言,当时就是他在隔壁房闹事,手持一把刀往我劈来,你急急忙忙地推开我,等我一回头你脸上已经带血了。”

  那时他说要治好她的脸,不论花多少银两定要还她原有的花容月貌,但她和此时一样跪在地上抱著他的腿,泪流不止的直言面容已毁,青楼老鸨定然不会再善待已然破相的她,他若不带她走,她只有死路一条,坚定地只要跟著他。

  他本想拒绝,但看她真要把刀往脖子一抹,他想他还养得起一个女人,便抱持著两不相欠的心态带她回府,给了她姨娘的身分,良家妾总好过青楼妓。

  一度他也想好好和她过日子,她替他挡刀的恩情无以为报,对她好一点也是理所当然,没有她的舍身相护,他可能早就没命了,他欠她救命之恩。

  可惜,她很快就露出贪利自私的本性,这边捞一点,那边贪一点,动不动就哭得教人心烦,让他完全不想靠近她,渐渐就淡了。

  “我没有骗你,当时我也不晓得哪来的勇气撞向你,我……呜……那刀划在皮肉上好痛,我破相了,没人要我,大少爷你不能狠心丢下我……”她抽抽噎噎的抹泪。

  被大哥高井三一吓,眉姨娘也哭傻了,死命的一口咬定自己是无辜的。

  “既然你不肯认他,那我也不必留情,常新,动手。”他不信她真冷血至此,连亲兄长也不顾。

  没想到眉姨娘当真自私地只顾全自己,虽然脸色有些苍白,可就是死咬著下唇不肯开口求情,脸一偏看向自己裙摆下的紫面白底绣花鞋,吭也不吭一声。

  倒是没骨气的高井三立即大声求饶,一脸惊恐地说他只是从犯,他愿指出主谋来抵罪,说时,一滩黄液从他胯间流出。

  “我认、我认罪呀!眉儿是我妹妹,她开了小门叫我偷偷地潜进府,偷出藏在书房内的黄铜小盒交给她,我照她所言找到架上的暗柜,不过我一时好奇地开了锁……”

  “看到盒中的银票起了贪念?”狗改不了吃屎。

  高井三一眼肿,一眼青,一眨眼就痛得流泪。“我怕人发现没敢多取,拿了一把往怀里塞,有个丫头在窗外直催著,不耐烦地叫我快一点,她还有活要办……”

  他一跃跳出窗,把重新上好锁的黄铜小盒交给那名丫头。

  “你还认得出那个丫头是谁吗?”几乎毫无疑问的,周明寰已经知道谁是内贼,只不过证实罢了。

  “认得认得,化成灰我也认得,就是她,脸上有血的那一个,她还塞给我一两银子当赏钱。”他记得很清楚,绝对没错,那俏丽模样让他起了色心,在她手心枢了一下,摸摸小手。

  被手指一指的之韵无力起身,全身虚软瘫在地上。

  “看来就是她把黄铜小盒往床下一塞,打算嫁祸我,不过她也笨了点,那张床躺的不只我一人,她不是也把你算计在内了?”孟清华摇著头,直叹人笨无药可医。

  周明寰瞪了妻子一眼,以眼神指责她竟在一旁看他笑话。“你早发现了?竟然不早点告诉我,你这心是怎么长的。”

  “歪著长喽!人的心长在左侧,不偏都不行……啊!你捏我耳朵,大哥,有人欺负我。”她要告状。

  没听见,没听见,他什么也没听见。背过身的孟观假装研究周府屋檐上的嘲风兽,很专注、很专注,专注到没听见妹妹的声音,这叫暂时性失聪。

  人家夫妻的事他插什么手,小俩口小吵小闹感情才会好,兄长是“外人”,做得好没好处,没做好埋怨一堆,两面不讨好,索性两手一摆,什么也不做,由他们閙去。夫妻床头吵床尾和,没事、没事。

  “长歪了我也给你扳正,再胡说就把你办了。”当著众人的面,周明寰不好对妻子下“毒手”,只有虚张声势的瞪著她,用眼刀剐她几眼,把她的胡闹淘气给压下去。

  可是他自以为的眼刀,看在所有人的眼中却是他对妻子的呵护、疼宠、舍不得她气著,更怕她一时动气伤了未出世的孩子,千般责骂只能化为无声叹息。

  实际上他的确是心疼妻子挺著肚子的辛苦,虽然表面不显,硬装出冷漠样,可那眼底的柔情是瞒不了人的,看得几个想要他怜爱的女子既羡慕又嫉妒,非常眼红。

  高井三的出现已让眉姨娘吓晕了头,手足无措慌得很,不知如何是好,自是无暇顾及孟清华和周明寰的恩爱,她现在最在意的是怎么脱身,摆脱只会向她伸手要钱的无赖兄长,继续以姨娘身分待在周府,备受冷落亦无妨了,只要能留下已是万幸。

  而大势已去的之韵红了眼,很不甘心周明寰的眼里只有妻子一人,她痛恨孟清华的万千宠爱于一身,又慌乱自己一时做了错事,以大少爷的狠厉,她绝没有好下场。

  众生百态,各有风云,教人唏嘘又感慨。

  “别老把心思往我身上转,这几个吃里扒外的,你要做何处理,是我来办还是你出手?”总不能任他们太逍遥,以为心存歹念还能得到宽恕,恶人不惩难平人心。

  周明寰以怀孕的妻子为重,扶著她安稳的坐下。“有外男在,你不便介入,这事我来吧。”

  俊脸一转,看向或绑或跪,坐在地上发怔的数人,骤然一冷的眼神让人遍体生寒。

  “当时你持刀行凶,虽未伤及我却有杀人之意,加上今日的窃盗行径,把你送到官府,两罪并罚定是坐牢终生,你不肯也得受著,这是你应得的报应……”

  “等一下!我有话要说,当初我砍你是安排的,眉儿说她看上你了,不想待在青楼受人蹂躏,她要我帮她的忙,事成之后她把赎身的银两分我一半,我才答应配合她演一出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