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五


  “你是他的亲爹,你不教他谁来教他?子不教,父之过,真把他养成纨裤就是你的过失了。”她睐了他一眼。

  子不教,父之过。听到这一句话,周明寰想到对自己漠不关心的父亲,脸上微露一丝不自在的神色。

  “我不会教孩子,怕把他教坏了,还是由当娘的你来教,我……教不出成材的孩子。”

  他从没享受过父爱,不知怎么当好父亲。

  “怎么会教不出大器的儿子,夫君妄自菲薄了,以你今日的成就,谁敢说是泛泛之辈,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有朝一日便是众人抬头仰望你。”他有足够的能力开创一番局面,在盛世中独领风骚。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一遇风云便化龙……风云……莫非是……周明寰脑海中忽地浮现一人的名字——九皇子东方浩云。

  他心一震,旋即敛下神色笑道:“你就认定是儿子,也许是如你一般清婉玉雪的闺女,眨着镶墨玉般的水亮眸子朝我笑,让我疼入心坎底。”

  富贵险中求,或者他该下决定了。

  看着妻子明媚多娇的笑颜,她眼中的专注和信任是他前所未有的温暖,在刹那击溃了他的堤防,让他刚硬而冷凝的心彻底融化,一股暖流般溢满胸口,全身都热了起来。

  为了她,为了未出世的孩子,他不能再处于受人打压的下风,遇风则展翅,水起则龙腾,他要捉住每一个飞腾的机会,让妻儿以他为荣,不像他幼时一般受尽屈辱。

  “就是儿子,周府的嫡长孙只能由我所出,这是你说过的话,夫妻同心,这一胎肯定是带把的,和他父亲一样是站在云端受人敬畏的人物。”孩子,不要让娘失望,不是娘不疼闺女,而是唯有嫡子才能让你爹挽回劣势,助他登上家主之位。

  也不知道是孩子已有魂魄,听得懂娘亲在心里与他对话,还是孟清华过于期盼的错觉,她感觉腹中抽动了一下,有微微的脉动传至她心底。告诉她:娘,儿子很快就会来见你,你要疼我,不可以打我小屁股,我会很乖地孝顺你。

  她当下一怔,全身溢满为人母的慈爱光华,葱指覆在小腹上,感受母子心意相通的温情。

  殊不知她的手才一覆上,长着薄茧的大掌也几乎是同时一动,夫妻俩的指尖相触,丈夫的手顺势一扣,十指相扣一同落在平坦小腹上,听着彼此的心跳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情生,意动。

  两颗曾经相隔千里的心,如今紧紧相连,火花似的爱苗不知不觉滋长,抽出绿芽,长了嫩叶,长茎奋力往上伸展。

  数日后。

  “你要到秋香院见祖母?”

  周明寰的忧心写在脸上,眼神不自觉地落在孟清华平坦的小腹上,不赞同她对自个儿身子的轻慢。

  那是他们的孩子,疏忽不得。

  “总要走动走动,向祖母问安,真要不动可就有人要动了。”孟清华意有所指,面上带着轻若春风的微笑。

  明眼人都听出她话中之意,也许是心中自有盘算的崔氏,或者是伺机而动,不耐烦等待的眉姨娘、珍姨娘,更甚者是崔氏娘家,孟清华肚子里的孩子对他们的影响甚大。这个孩子的出生会改变很多人的将来,甚至破坏已布局好的计划。

  “他”是危机,

  同时也是亲生爹娘的转机,“他”的存在将会危及某些人以为牢不可破的地位。

  在熄了和妾室争斗的心思后,孟清华才明白正妻的位置是不可动摇的,关键点在春莺院的男主子,只要他的心偏向妻子,那么翻腾不休的小妾何其惧,不过是耍猴戏,不痛不痒。

  打从她嫁进周府以后,夫婿还没进过小妾的房,除了生意上的应酬得外宿,或诸事繁忙宿于书房软榻,他都与她同宿,即使什么都不做也会抱着她同眠。

  能得此怜宠还有何求,比起她曾遭遇过的夫妻疏离,如今的他已是她心的依盼,再也不愿分离。

  一听妻子的话语,周明寰眸光微沉。“你的身子还受得住吗?一早瞧你吐得七荤八素的,脸白似纸。”

  他不会委屈她太久的,定要她在人前风光,坐上当家主母之位,无人能在暗处绊她的脚。

  她强打起精神一笑,淡抹胭脂。“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胡嬷嬷说撑过头几个月就会和缓些,何况还有林大夫在,你瞧我这几日不是吐少了,也能多吃点粥饭。”

  胡嬷嬷是孟夫人特意送过来为女儿养胎的好手,她早年也跟过名医学过几年医术,因全家遇难她独活,便来投靠远方表亲孟夫人,自此就侍住她身边服侍。

  自从胡嬷嬷来了之后,再加上飮食的改善,她吐到日月无光的孕吐终于舒缓了些,偶尔酸水上涌也仅是小吐了一会,杂粮饼一吃便不吐了,渐渐地恢复了生气。

  兰香让孟清华以备嫁为由遣了出去,给足了一副赤金头面和两百两压箱银,她欢喜得满脸春风不疑有他,逢人便夸大少奶奶人美心慈,为人是一等一的好,无人比她更好了。

  而碧水又调回屋子里,升了一等丫鬟,护短的孟清华不会让自个儿丫鬟吃亏的。

  “祖母为人和善,不会为难小辈,和巧姨娘多亲近亲近并无害处,她照顾过我,至今仍念旧情的看顾我,看在明泽的分上,你要善待她,见了祖母不要耽搁太久,早去早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