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是你亲眼瞧见的?”周明寰令人不寒而栗的冷嗓一起,原本挺胸直腰、振振有词的丫头忽地一缩双肩。

  “呃!是……是的,奴婢陪眉姨娘到园子赏花,正想剪下几朵花儿拿回屋里插瓶,一抬头刚好有道匆匆忙忙的身影闪过眼前。”锦儿偷瞄了眉姨娘,见她螓首轻点才又壮起胆子。

  “你看见的是哪个丫鬟?”他面上冷得吓人,令人隐约得知此事难以善了。

  锦儿假意想了一下。“是斜月姑娘,奴婢见过她来给过月银,是大少奶奶身边最依重的大丫鬟。”

  她左一句大少奶奶,右一句大少奶奶,每一句话都和孟清华扯上关系,用意不言可明。

  “你的意思是大少奶奶拿了我书房里的东西?”周明寰冷笑,黑眸幽深,闪著绝然森寒。

  “斜月姑娘是大少奶奶身边的人,一向深受大少奶奶的信任,若无大少奶奶的吩咐,斜月姑娘哪敢胆大包天的擅进大少爷的书房,那可是连我们眉姨娘也进不得的禁地。”眉姨娘多次准备了茶点和宵夜欲进书房,可是每次到了门口就会被常新拦下,口气恶劣地赶人。

  拿个无举足轻重的姨娘和得宠的正室比,锦儿这话无疑是自取其辱,眉姨娘根本没资格和人平起平坐,她不过是比奴婢高一等的妾,随便一个正经主子都能高声喝斥她。

  眉姨娘太抬举自己,看不清自身的定位,男人的心里若没有她,使再多的阴招也无济于事,害人不成反害己,她为周明寰挡刀的恩情并没有大到这般地步。

  派锦儿来泼脏水,她在走一步必败的险棋,她是崔氏试刀的磨刀石。

  “难不成你要我调斜月来问?”就凭她一个低贱的奴才也敢对他指手画脚,是谁给她的胆子。

  周明寰斜睨了眉姨娘一眼,见到她下巴那一道不明显的刀疤,瞳眸深处骤缩,锐利无比。

  “这……”锦儿很想把眉姨娘交代的话一口气说完,可是看到他冷冽的眼神,话到舌间怎么也说不出口。

  “奴婢愿自告奋勇去大少奶奶的屋里捜查,奴婢曾服侍过大少爷,知道哪里能藏东西,一定能捜出大少爷的黄铜小盒。”

  收放契约的黄铜漆盒一丢失,周明寰才刚调集下人盘问,眉姨娘便迳自带著两名丫头擅闯书房,其中一名丫头未待发问便先行指认斜月是窃盗元凶。

  而后又是被铡三等丫头的之韵上前,仗著曾伺候过周明寰,气焰高涨得将头抬得高的,无视卑下的身分,居然大言不惭说要去捜主子的屋子。

  她这是寿星上吊,活腻了,主子的居所岂是她一个下等丫头能随意进出的吗?她太放肆了。

  周明寰目光一冷。“一定?”

  “请大少爷相信奴婢,奴婢心里只有大少爷,绝不会让大少奶奶做出危害大少爷的事,让奴婢赴汤蹈火为大少爷揪出大少奶奶居心不良的罪证吧。”之韵说得慷慨激昂,仿佛自己是为主子不顾一切犠牲的忠胆义婢。

  “罪证?”他忽然讽笑。

  “大少爷,让奴婢……”想冲向周明寰的之韵忽地被他一踹,跌个鼻青脸肿,两管鼻血直流。

  “谁说大少奶奶是贼,黄铜小盒是我命人拿到屋里收著,我一时忘了而已。”他堂而皇之的袒护妻子。

  “明明是高……呃!偷的……”之韵睁大眼,满是血污的脸看来十分可怖。

  “高什么?”他沉目问道。

  之韵摇著头,打死也不敢吐露一句。

  “绿眉,你来说,你也看见斜月走进我书房了吗?”他容忍她,但不表示她能挟恩以求惠。

  发现苗头不对的眉姨娘已经走不掉了,硬著头皮把事儿圆到底。“是的,贱妾瞧那模样有七分神似斜月姑娘。”

  七分意思是不确定,仍有转寰余地,物有相同,人有相似,她还能辩称是看错了,一时眼误。

  “何时?”

  “嗄?”她一怔。

  “我问你何时见到她,穿著什么颜色的衣服,什么妆发,用哪一只手抱盒,还是两手捧著,你且细说分明。”既然她当时在场,不妨听她细细描述,娓娓道来。

  “啊!这……”顿然浑身一冷的眉姨娘说不出话来,只好故技重施,两眼含泪,摆出凄楚无助的模样。

  她哪里晓得斜月穿什么颜色的衣衫,梳哪种发型,黄铜漆盒大小如何她也根本没瞧过,又哪知是单手拎著还是双手捧著,她只是想陷害孟清华,让她气极之余滑了胎,失了孩子又背黑锅,让大少爷对她彻底失望。

  可周明寰一连串问题问得她措手不及,脑子里一片空白,想不出应对之策,除了潸然泪下,她没法子逃开。

  “还是我来说明吧!省得你们猜来猜去,怀疑谁才是主谋,把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当贼来看。”软软的女声忽然响起。

  “华儿,你怎么来了,不好好躺著歇一会儿,你来凑什么热闹。”一见到妻子缓步走来,脸色微变的周明寰立即上前一扶,见她稳稳当当地坐上五花织锦面靠椅才安心。

  “人家都把脏水往我身上泼了,我哪能不出来自清呢。”就这么点手段也敢丢人现眼,让她整治起来都臊得慌,好歹段数高一点才配当她的对手嘛。

  “我信你,这些人平时都太闲了,才会没事找事做,我来处理,你在一旁看著。”他面露担心地望向隆起的小腹。

  孟清华轻笑地一摇葱白纤指,道:“不行,关于后宅是妾身分内的事,请夫君莫要插手。”

  瞧她又把妾身、夫君那一套拿出来,周明寰无奈地一摇头,苦笑的脸上不自觉露出对妻子的纵容。

  “斜月,黄铜漆盒。”

  一见斜月手中的黄铜制方盒,眉姨娘和锦儿同时一怔,大感错愕,而之韵则是惊喜地大叫。

  “瞧!就是她偷的,那个是大少爷放在书房暗柜的黄铜盒子,专门用来装贵重物件的。”逮到了吧!看她还能抵赖到几时。

  “喔!你怎么晓得书房里有暗柜。”孟清华素腕一伸,一盅甜品送到手心,她圉匙一放在嘴边吹凉,再一口啜飮。

  最近她特别容易感到饿,尽量以清淡为主,少量多餐。

  一开始她随时一饿就吃,令周明寰有些看呆,惊愕她怎么那么会吃,而她的丫鬟们个个练就绝世神功,不待她开口便知晓她饿了,好几个红泥小火炉炖著各样精致食补,连他也跟著受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