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三


  “有了身子……啊!大少奶奶你是说……有了?!”斜月惊呼,后知后觉地明白主子近来的异况是为了什么。

  “凝暮去请林大夫,悄悄地去,不要让人瞧见,就说我吃坏了肚子,有些腹泻,让他‘安静地’来诊脉。”她信不过周府的下人,才特意支开兰香。

  凝暮会意地点点头。“奴婢晓得轻重,大少奶奶忍一会儿,奴婢抄近路把林大夫带来。”

  一说完她健步如飞,像只雪地里的兔子,一闪一钻从小门溜出去,做贼都没她身手灵活。

  “惊秋,你去告诉碧水一声,除了大哥送来的那几个有武功底子的粗使丫头外,将其他丫头、婆子带去针线房,就说要裁制衣服,让她们过去量尺寸,免得不合身。”勉强交代完,孟清华又乾呕了几声,屋里没有外人,她也就不硬强忍住往上翻涌的恶心,呕声连连。

  “好。”

  怀孕是好事,应该大肆宣扬呀!这是周府的嫡长孙,谁听见不高兴死了,尤其是老爷、夫人、大少爷……肯定乐得坐不住,急忙三牲素果上禀祖先,喜见周府有后。

  可是大少奶奶不仅不见喜色,没有欢天喜地让大伙儿分享喜讯,反而防贼似的遮遮掩掩,又是遣走院里的丫头、婆子,又是悄悄请来林大夫,搞得好像见不得人似的。

  几个丫鬟心中有疑问,但主子不说她们也不问,身为奴婢什么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她们都清楚,绝不多掺和非分内之事,她们只管服侍主子,听其指派。

  稍后,林大夫一头湿发未束的被推进屋,两脚上的鞋明显不同双,腰上腰带是随便繁上的。

  “催什么催,我一身鱼腥草的臭味正在洗漱,你这丫头催魂似的直敲门,又不是哪个十万火急患了重症,非得要我赶来救命……”叨念个不停的林大夫转过身把腰带重新系好。

  “林大夫,有劳了。”

  孟清华轻软的嗓音一出,打了个激灵的林大夫直起身,十分恭敬的上前,不敢有一句怨言。

  “是大少奶奶身子不适吗?你气色看起来不太妥当。”脸色苍白,双唇微青,眼中似有血丝。

  “诊脉吧。”孟清华皓腕一伸,气虚得连多说一句话都觉得累,欲吐不吐的恶心感着实难受。

  “是。”他伸手落脉,以三指按住,细细地诊断,凝神专注在脉象上。

  “怎样?”虽然心中有数,她还是想听大夫亲口证实。

  行医待久了,林大夫也看过不少宅内私密,他略带谨慎的察言观色,瞧了瞧一脸沉静的女子。“大少奶奶想要老夫说什么?”

  “据实以告。”她要听实话。

  林大夫迟疑了一下,以小指刮刮两撇胡子。“好消息,大少奶奶有了身孕,一个多月了。”

  “里头这个安稳吗?”她问的是有没有可能滑胎。

  “十分安稳。”至少他诊出的脉象平稳。

  “那么需要用什么药材补身吗?”她记得重生前日日进补,补得胎儿过大,她七个月大的肚子就快走不动。

  “能吃能睡就是补,老夫不建议用药材补身,毕竟是药三分毒,从饮食下手吧。少量多餐,以熬煮为主,利于排尿,妊娠后期不致双腿水肿。”补过头容易有反效果。

  孕妇最忌大补,不利生产。

  适时的补血益气可,但太过反而有害,有孕在身的妇人往往有错误的认知,认为多吃一点对身体有益,实则不然,拚命的进补会造成虚胖,一旦开始阵痛反而气滞难行,一口气喘不上来便闭息,一尸两命是常有的事。

  这些话林大夫可没胆说出口,谁不希望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若是将产子的凶险悉数告知,谁还敢生孩子。

  “林大夫,有喜虽是喜事一桩,可是我不想让太多人知晓,过于兴奋总是不好,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孟清华语气轻若三月和风,暖人心窝却暗藏锋利。

  林大夫冷汗一抹,乾笑道:“大少奶奶放心,医者父母心,你安心地养胎,‘腹泻之症’只需要静养几日便可好转。”

  果然是识时务的人!她会心一笑,又吩咐:“以后每十日来诊一次平安脉,就说我身虚体弱,气血不旺。”

  “是,老夫记下了。”大少奶奶的笑让人很不安呀!总觉得有刀子在刮着皮肉。

  看他战战兢兢,全身快抖起来的样子,孟清华低声轻笑。“我不是吃人的老虎,用不着怕得两腿打颤,我有孕这事瞒不了人,我只要前三个月无风无浪的度过就好。”

  林大夫一听,大大地松了口气。“多谢大少奶奶,大少奶奶睿智,老夫知道了,这段时间多注意饮食即可。”

  “谢我?难道你认为我会为了这种小事杀人灭口?”如果他有害她之意,她会直接命人一条白绫勒毙他。

  她不想草木皆兵、杯弓蛇影,但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她宁可错杀也不放过,想害她和孩子的人都无须同情。

  “呃!这……”他摸颈讪笑。

  林大夫确实有此想法,大宅子的肮脏事可不少,他能避则避,绝不往刀口上撞,命只有一条,开不得玩笑。

  “斜月,打赏、送客。”孟清华笑了笑。

  “是。”斜月从镶玉漆盒中取出一张银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