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祖母可别把牙笑掉了,确实是抢得凶,华儿可没夸大其词,两人还差点翻脸了,幸好及时送上一盘铁扒仔鸡,否则你老人家定能瞧见夫君青了一只眼。”抢食抢到互殴呢。

  自从知道孟清华的好手艺后,夏平禹便三天两头的不请自来,一开始还会客随主便的煮什么吃什么,一混熟了居然还点菜,把周明寰气得牙痒痒,醋劲大发。

  于是甥舅俩就斗上了,一个防小人、一个来偷菜,你来我往斗得热热闹闹的,倒成了几个丫头的笑料。

  “不过你这一手厨艺还真是不错,连我都发馋了,上回那个什么兔……啊!怎么一时想不起来……”人老了,没用了,记忆变差。

  “是澄面玉兔,祖母。”一脸赧色的周玉湘小声提点,一说完她双目垂下,不敢太彰显自身。

  一旁的巧姨娘看著女儿,明白在周玉馨的打压下,女儿鲜少与祖母说话才会如此羞涩,神情不禁微黯。

  “对对对,是澄面玉兔,那是用什么做的?捏得像一只只小兔子,让我看了都舍不得下箸。”一对兔耳捏得维妙维肖,两只红通通的小眼睛、白胖的兔躯煞是可爱。

  吃过一口便回味无穷,她至今还难忘那滋味呢!

  “用半斤白面混玉米粉,倒入开水搅拌,加猪油一块揉成面团再搓条切块,猪肉、虾仁剁碎加入盐、葱、姜汁、火腿末等拌成馅料,小面团擀成薄皮包馅……”做法并不难。

  “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周玉湘很想试试,但是一看见大家的目光往她身上移,那抹跃跃欲试又缩回去了。

  看她很想学又退缩的样子,孟清华蓦地想到自己早逝的妹妹清琴,她一生下来就有心疾的毛病,没熬过十岁就去了,看到怯弱的小姑她就想起孱弱消瘦的小妹,心头微微一酸。

  “的确不难做,擀了面皮再包上馅料,在收口处剪一下便成了两只兔耳,耳朵下方沾上两粒火腿末就有了兔眼,上笼一蒸就熟了,过两天你到大嫂院子,大嫂教你做。”她也该学点手艺,日后才能找个好婆家。

  “真的吗?”周玉湘喜出望外,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都亮了。

  孟清华笑著颔首。“大嫂还会骗你这小丫头不成,几斤白面还禁不起你糟蹋,大嫂都该羞愧了。”

  “我……”真的可以去吗?不会被嫌弃?

  周玉湘怀著希冀正要开口,但又担心大嫂只是随口一提,真要去了,怕是会如四姐一样,藉口身子不适又把她赶出来。

  “大少奶奶还怀著身子,怎好太劳累,五小姐别闹你大嫂,等孩子生了再跟大少奶奶学好手艺。”巧姨娘是个实心眼的,她第一个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孕妇不能太劳累。

  一听娘亲的轻斥,周玉湘的眼神黯了下来,绞著手指头,谁也不看地垂首回应道:“嗯。”

  才十四岁的她聪慧早熟,颇有才华,看事看得透澈,也是个乖巧惹人心疼的孩子,只是她不能表现得比周玉馨更出色,否则她四姐会不开心,明里暗里地下绊子。

  为了不让巧姨娘担忧,她事事退让、不出锋头,把自己藏在人后,以期保全自己和娘亲。

  “巧姨娘多虑了,既然是我说了教她便是一言九鼎,做生意讲究诚信,夫家与娘家皆是商人,我岂可失信于人。”孟清华缓颊做一道菜并不费力。

  “可是你的身子……”巧姨娘还是不放心。

  “不打紧,不久站就无妨,林大夫说我这一胎稳得很,适时的动一动有利于日后的生产。”她神色柔和轻抚微隆起的肚子,柔若春水的阵色足以融化最寒冷的冰霜。

  “那就好了,小五,还不谢谢你大嫂,你能学得她一招半式就不愁嫁了。”老夫人说完倒乐得笑起来。

  “祖母,孙女还小……”一说到婚事,周玉湘娇羞地红了双颊,扭捏得像树丛间的毛毛虫。

  “不小了,等四小姐议亲了就轮到你……”想到同样尚未定下亲事的周明泽,巧姨娘脸上的笑意一顿。

  养儿方知父母恩,有了一儿一女,她才知为人娘亲的苦处,身为妾室,她没有权力为儿女做主婚事,只能由嫡妻挑选婚配对象,他们的个人意愿不在考量之内。

  “四妹还没许了人家吗?我记得她十六了,只比我小几个月。”

  孟清华回想了一下,上一次周玉馨和南柳张家定了亲,但是不知何故对方退了亲,而后沉寂了一年,她十八岁那年才又和崔家表哥崔东岳订亲,等来年春暖花开才迎娶过门。

  至于周玉湘则嫁了声名狼藉的房知县之子为填房,那厮不过二十五已死了三个妻子,吃喝嫖赌样样沾手,前头妻室生了五子三女,庶子庶女一堆,有狎幼女的癖好。

  不过,此事她不会再让它发生,五妹妹值得更好的良人,她会细细地挑选,为妹妹择一良缘,她的清琴妹妹无法得到的圆满,就由五妹妹享福吧!她们都是温婉可人、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应当过得更快乐。

  “什么,契约书不见了?”

  经由孟清华的牵线,周明寰终于顺利和孟府签定了合作契约,每年孟观要提供五万斤的铁料给周府的兵器铺,虽未有折扣,但看在姻亲分上会多送一千斤铁料。

  一千斤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约值个五、六百两银子,可打出上百把兵刃,一旦卖出也是几千两的进帐。

  那是白送的情分,长期累积下来是一笔大数目,光凭著这一纸合约,周家一年能赚进数十万两。

  这还是一开始,若是周明寰能接到更多的订单,那么以他们舅兄妹婿的交情,铁料的用量还能少吗?一句话翻倍是小事,根本是要多少有多少,为周府带来可观的利益,家主的位置还不手到擒来,成为周明寰的囊中之物?

  到时候他的地位无可撼动,就算偏宠续弦的周端达想传给三子也绝无可能,周氏宗亲不会点头,会下金蛋的母鸡谁会笨得剖腹取卵,崔氏多年的算计将落得一场空。

  但如今,那份契约书却不见了。

  “奴婢看到大少奶奶的丫鬟进了书房,偷偷摸摸地抱了只黄铜小盒出来,她还躲躲藏藏地怕人瞧见,走得很快地钻进大少奶奶屋里。”开口说话的是眉姨娘的丫头锦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