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一


  “……华儿,你的嫁妆单子放哪儿,有空我瞅瞅。”他真应该看一看,多来这样的惊吓,他怕命不长。

  “斜月,去把我压在床头底下的花梨木紫檀嵌玉漆盒拿来,一本一本的册子别拿乱了。”她暗指房契,地契和银票就不用费心了,压着吧!那是她的私房,总要留点底。

  “还一本一本装成册?”那得多厚的家底呀!还能分装成册,夏平禹光听就觉得快晕了。

  “是。”斜月一应声便要出书房,周明寰喝住她。

  “回房再看。”不需要在众人面前摊开。

  “嗯,听你的。”她也不想太招摇,一旦引人注目,若有人起了贪念,后果堪虑。

  一本本的册子听来很多,其实也只是把品项分别记录罢了,珠宝首饰等登录一册,玉器古玩是一册,珍稀香料、湖缎蜀绸雪绫锦,屏风花瓶青瓶缸,还有一些古琴、山水图画、徽墨端砚等风雅物,以及家具……一一备载。

  食、衣、住、行样样备齐,每一样在日常中或多或少都用得着,在别人眼中或许很多,可是对自小在富贵中成长的孟清华而言,不过是平常可见的寻常物。

  “让我们开开眼界不成吗?偶尔闻闻铜臭味也不错。”回去好跟他婆娘说说,人家的媳妇带金又带银,还温婉柔顺,听话又乖巧,她跟人家真是没得比呀!

  周明寰冷眸横睇夏平禹。“你该走了。”

  过河拆桥,他眼刀子直射。“寰儿他媳妇,下回多做些琥珀桃仁,多放点糖粉,我喜甜。”

  “好的,小舅,晚点我让人送些蛋黄松糕、杏仁露到你府上去,让小舅母也尝尝味道。”夏荷院、冬雪院也得送一些,老夫人牙口较不好,就弄道油豆腐线粉汤,不黏牙又好入口,热汤暖胃。

  “好,小媳妇会做人,我代你小舅母先谢过了,你比某人心肠好呀!不像某人小气巴拉,有好东西都自个儿藏着。”看来以后要多往春莺院跑了,当个闻香下马的饕客。

  “不送了,小舅好走。”周明寰下逐客令。

  “你、你好呀!赶起人了,哼!算了,算了,吃饱喝足也该走人了,免得你嫌我碍眼。”夏平禹拍拍衣袖准备走了,走到一半又回过头。“夫妻是同条船上的人,有福同享,有难一起当,别一个人硬扛。”

  周明寰瞧了他一眼,明显已把他的话听进去了,有些事的确要有孟家的助力不可,他独木难撑桥。

  稍后周明泽、魏岩也走了,走时还感谢孟清华的好手艺,让他们大饱口福外还见识到真正的厨艺。

  他们一走,丫头、小厮也自动自发地走出书房,只留下主子夫妻俩,笑颜凝望。

  “那座山的采矿权在我大哥手中,我不懂采矿,由他经营,我当甩手掌柜,你要多少铁料我写封信知会他。”反正夫妻是一体的,他有需要她就给,两人之间不必计较太多。

  “还不急,等过段时日再说,目前的铁料还够用。”他要先从崔家人手中挖出他们霸占的砂场。

  “虽不急也要先备着,以防不时之需,让我大哥忙一些他才不会整日喊无聊。”妹子算计兄长天经地义,谁教他是疼妹妹的好大哥,被阴了也得笑着当积福。

  周明寰失笑。孟观不忙?他要是不忙,天底下的生意人都闲得扯胡子了。

  他轻抚妻子雪色的芙颊,以额轻抵她玉额。“你不怪我狼子野心吗?竟连妻子的嫁妆也不放过。”

  “你买铁料不给银子吗?”她笑问。

  “给。”但是给不了高价。

  孟清华反握丈夫的手,放在脸上摩挲。“那不就得了,你让我赚银子,我还不高兴吗?”

  “你不怕我利用……”

  “利用又怎样,我是你的妻子,你好我难道不好吗?你总不会有了银子就让我吃糠菜吧!”说得出来就不是利用。

  “华儿,你真好。”周明寰动容。

  “我也这么认为,好得不能再好,你娶到了个好妻子。”她眨了眨眼,满眼的笑意宛如百花盛放。

  夫妻四目相视,不需要言语的情意蔓延着,双双笑出声。

  §第七章 甜蜜的负担

  反胃。

  当第一口酸水由喉间呕出时,孟清华忽觉全身酸软,有些困乏,到了该起身的时候却不想起身,人无力,懒洋洋地,话说到一半直想打盹,还会不小心睡过去,差点磕伤了额头。

  一开始她以为是病了,受了风寒,但是额头一摸却不烫,也没发热、头疼的症状,只有一点点不舒服,胃里不时难受,泛酸想吐。

  莫名地,她想吃腌梅,酸得让人颦眉的那一种。

  女人的直觉特别灵,她算了算日子,距离上个月的癸水已迟了好几日,她的嗜酸、嗜睡、倦怠、身子乏力,无一不似妇人怀孕的迹象,莫非她……

  有了孩子?

  短暂的惊愕后,孟清华透着喜色的面上浮现潮红,她眼光温柔地抚着平坦小腹,以手心覆住孕育子嗣的位置,一抹和暖的笑纹从嘴角漾开,笑意如煦阳般爬满映雪朱颜。

  她的孩子回来了,在她的身体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