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你、你好呀!赶起人了,哼!算了,算了,吃饱喝足也该走人了,免得你嫌我碍眼。”夏平禹拍拍衣袖准备走了,走到一半又回过头。“夫妻是同条船上的人,有福同享,有难一起当,别一个人硬扛。”

  周明寰瞧了他一眼,明显已把他的话听进去了,有些事的确要有孟家的助力不可,他独木难撑桥。

  稍后周明泽、魏岩也走了,走时还感谢孟清华的好手艺,让他们大饱口福外还见识到真正的厨艺。

  他们一走,丫头、小厮也自动自发地走出书房,只留下主子夫妻俩,笑颜凝望。

  “那座山的采矿权在我大哥手中,我不懂采矿,由他经营,我当甩手掌柜,你要多少铁料我写封信知会他。”反正夫妻是一体的,他有需要她就给,两人之间不必计较太多。

  “还不急,等过段时日再说,目前的铁料还够用。”他要先从崔家人手中挖出他们霸占的砂场。

  “虽不急也要先备著,以防不时之需,让我大哥忙一些他才不会整日喊无聊。”妹子算计兄长天经地义,谁教他是疼妹妹的好大哥,被阴了也得笑著当积福。

  周明寰失笑。孟观不忙?他要是不忙,天底下的生意人都闲得扯胡子了。

  他轻抚妻子雪色的芙颊,以额轻抵她玉额。“你不怪我狼子野心吗?竟连妻子的嫁妆也不放过。”

  “你买铁料不给银子吗?”她笑问。

  “给。”但是给不了高价。

  孟清华反握丈夫的手,放在脸上摩挲。“那不就得了,你让我赚银子,我还不高兴吗?”

  “你不怕我利用……”

  “利用又怎样,我是你的妻子,你好我难道不好吗?你总不会有了银子就让我吃糠菜吧!”说得出来就不是利用。

  “华儿,你真好。”周明寰动容。

  “我也这么认为,好得不能再好,你娶到了个好妻子。”她眨了眨眼,满眼的笑意宛如百花盛放。

  夫妻四目相视,不需要言语的情意蔓延著,双双笑出声。

  第七章 甜蜜的负担

  反胃。

  当第一口酸水由喉间呕出时,孟清华忽觉全身酸软,有些困乏,到了该起身的时候却不想起身,人无力,懒洋洋地,话说到一半直想打盹,还会不小心睡过去,差点磕伤了额头。

  一开始她以为是病了,受了风寒,但是额头一摸却不烫,也没发热、头疼的症状,只有一点点不舒服,胃里不时难受,泛酸想吐。

  莫名地,她想吃腌梅,酸得让人颦眉的那一种。

  女人的直觉特别灵,她算了算日子,距离上个月的癸水已迟了好几日,她的嗜酸、嗜睡、倦怠、身子乏力,无一不似妇人怀孕的迹象,莫非她……

  有了孩子?

  短暂的惊愕后,孟清华透著喜色的面上浮现潮红,她眼光温柔地抚著平坦小腹,以手心覆住孕育子嗣的位置,一抹和暖的笑纹从嘴角漾开,笑意如煦阳般爬满映雪朱颜。

  她的孩子回来了,在她的身体里。

  为此,她眼眶红了,蓄满欢喜的泪水。

  儿呀!娘会保护你,让你平安出世,绝不让躲在暗处的坏人伤害我们母子俩,娘要为你缝小衣裳、小鞋子、虎头小帽,挂上得道高僧祈福过的小玉牌,保佑你健康安泰。

  蓦地,孟清华的目光中坚定坚毅的光芒。

  “大少奶奶该起床了,你不是要到秋香院和老夫人聊五月端阳出游一事……咦!小姐你怎么哭了?”原本轻手轻脚低唤的斜月乍见主子眼底的泪光,惊得慌了神色,连旧时的称谓也喊了出来。

  锦衣玉食养大的孟清华何时受过委屈,从来只见她无忧无虑的欢笑,何时见过她水眸挂泪,泫然欲泣。

  难怪斜月要一惊一乍吓得脸色发白了,手脚慌得不知该往哪里摆,小心肝差点由嘴巴跳出来。

  她这一惊喊也把凝暮、兰香等人喊来,几个大丫鬟像无头苍蝇似的往床边一站,个个无措得也想哭了。

  “没事,别挡著光,只是打了几个哈欠,散了散了,不要大惊小怪,真把我吓著了,可有你们吃不消的。”孟清华还不想太早泄露有孕的事,刚怀上的胎儿只怕不稳,不禁吓。

  四个丫鬟往后退了几步,让窗外的阳光照向床铺,暖暖的旭阳照亮了一室,多了朝气。

  “大少奶奶真的没事吗?奴婢看你的气色不太好,有些恹恹的,是否睡沉了染上寒气?”斜月挪了挪靠枕,让主子躺得舒服,再把被褥拉平,盖得扎实。

  “都要入夏了,哪来的寒气?就是睡多了反而累,腰骨发酸。”一股酸气蓦地往上翻涌,她忍著不作呕。

  “那奴婢们替你捏捏脚、捶捶背,让你舒舒筋骨。”斜月将手放在燻炉上烤热,才不致冻著了大少奶奶。

  捏脚?捶背?那对有身子的人不妥。“就你瞎操心,下床动一动就活络了血气,没准还能多吃两碗饭。”

  孟清华怕伤著了腹中的孩子,坚持不让丫鬟舒筋拉背,孩子还太小太脆弱了,还是别折腾的好。

  “奴婢去备早膳,大少奶奶想吃什么?”凝暮是负责端瞎的,春莺院的膳食一向是她管的。

  新添的掌勺厨娘是凝暮的亲二婶,他们一家子都是孟清华的陪房,一家十来口,有的管外头的铺子,有的在庄子上工,一部分人跟主子入了周府分散在各处干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