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五


  她……简直是胡闹,这般不端庄的举止也敢在众人的面前胡来,毫无世家长媳的端雅。

  可是,他却在心里笑了,很无奈地瞥了她一眼。妻子的淘气让他很头疼,同时也让他的心为之一软。

  “是呀!娘还会害你们不成,全是为了你们小俩口着想,姐姐盼了这么多年终于盼到你成亲了,你不尽快生个孙子让她瞧瞧,她九泉之下也不能安心。”

  崔氏口中的姐姐是指周明寰已过世的生母夏氏。

  他冷冷看她一眼。连周府家产都敢霸占了,她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周明寰韬光养晦多年,不想毁于一旦,他暗中与崔氏那派人对抗,慢慢夺回一部分私产,在明面上,他还不能与崔氏正面为敌,以免她起了疑心,更加防范他私底下的动作。

  所以他只有隐忍,不发一语,让人以为他是对继母颇有忌惮,虽有怨言但不敢逾越母子辈分之差。

  但他眼底的灰影被他的妻子捕捉到了,几不可察的细微神情,心细如发的孟清华为了他的不得不忍而心疼。

  “娘,媳妇和夫君都晓得你是以疼惜晚辈的心关爱我们,我们哪会感受不到你的用心良苦,只是子嗣的事急不得,也得要老天爷的成全。”以夫君疼爱的程度来看,她想若无人从中作梗,孩子应该不会太晚到来。

  孟清华忍着微涩的鼻酸不去抚摸自己平坦的小腹,那里曾有与她骨血相连的脉动,小小的手、小小的脚在她身体里伸展,她还感觉得到他在翻动,戳戳着她隆起的肚皮。

  为母则强,这一次若怀了孕,她要将孩子生下来,不论遭遇多大的困难和凶险,绝不会让孩子再陪着她一同送命。

  “还是媳妇窝心,听你这么说我也就安心了,药要记得喝呀!三碗水煎成一碗,娘等着抱孙。”崔氏一脸慈和,好似放下心中的一块大石,轻吁了口气。

  她娇羞地颔首。“嗯!媳妇会尽早为周家开枝散叶,让婆婆能含笑九泉。”

  看似无关连,随口一提的孝心,孟清华的一句“含笑九泉”呼应了崔氏的“九泉之下”,虽然其意指的是已不在人世的夏氏,但乍听之下意义大为不同,仿佛在咒崔氏快点死,崔氏一听,神色略微僵硬。

  “孩子的事不劳你操心,你还是关心关心三弟,听说他屋里有个丫头跳井了。”周明寰明着戳破那件丑事,冷眼旁观崔氏故作镇定,实则发绿的脸色。

  “什么,真有其事,那丫头家里有什么事过不去吗?”她心里咒骂自己那不成器的孽障,面上却表现出讶色。

  把一件不堪说成府外的小事件,让别人顶罪。

  周明寰不想再看到她造作的虚伪面孔,神情峻然地拉着妻子离去,不搅和那一摊子烂事,反正这件事扯不到他头上,以崔氏八面玲珑的手段自有办法自圆其说。

  周玉馨终于又开口,“娘,你就这么让他们走了,不把那个女人留下?”好歹耳提

  面命一番,搅搅小浑水。

  “什么那个女人,那是你大嫂,不可造次,你这不瞻前顾后的性子要改一改,要知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说出口的话要留心三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谨防隔墙有耳。

  他们还没有完全掌控周府的家业,老爷虽然对她宠爱有加,府里大小事也放权给她处理,甚至让她娘家兄弟接管周府产业,但是周府的家传炼冶术仍把持在手中,连她的儿子都摸不着边,因那老不死的娘坚持只传给嫡长子。

  所以她还没对周明寰下手,也极力在丈夫耳边吹枕头风,在技术尚未得手前,得到再多周府家产全没用,若是制不出一把好刀利剑,没有兵器可卖的铺子还开得成吗?还不是只能坐吃山空。

  其实崔氏并不晓得,周端达虽是周府当家,家族兵器铺子的经营者,但刀剑的铸造秘方却握在老夫人手里,周端达也想传给周明溪,可是母亲不点头他也无能为力,而铁铺里的老师傅都是老夫人一手带出来的,只听她一人的吩咐,连他也使唤不动他们。

  “我才不认她是我大嫂呢!要是三哥娶了她,我还能勉为其难喊声嫂子,可是大哥他是我们的死对头,有他在,我和三哥都被压了一截。”周玉馨痛恨周明寰至极,认为都是他和他母亲害她娘只能屈居继室,连带着她也被人低视了。

  继室在正室妾礼,即便面对的的只是个牌位,这对她而言是莫大的羞辱,虽同是嫡出名义,但在祖谱的排名仍不如前头夫人生的,一遇到家祭只能远远落于后头,长子长孙上完香才轮到继室生的子女。

  崔氏面色一沉喝斥,“这些话不许再说第二遍,有教养的闺阁千金都不该在人背后议论是非,周府还不是我们的,你要谨言慎行,凡事考虑再三,不可冲动行事。”

  周玉馨不服的噘着嘴。“娘,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当家做主,舅舅都快成了周府半个主人了。”

  崔氏的兄长崔信良以周府名义在外行商,敛了不少钱,不知情的人还当他是周府的哪位大老爷。

  “快了快了,别急,要有耐心,急不得。”她都等了二十年,不在乎多等一两年。

  “再等孩子都生出来了,你看大哥对待大嫂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对他的两名妾室,两人热呼得很,大嫂前脚刚到,大哥后脚就跟来,说不定过个两天就有了孩子了。”一有嫡孙,爹肯定整天跟着孙子转。

  有了孙子哪还记得一双儿女。

  崔氏低声地笑了起来,眼中有令人发寒的光芒。“喝了我准备的药还生得出来吗?娘可不喜欢为人作嫁,周府的一切只能留给你们兄妹俩,别人休想分一杯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