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四


  崔氏一脸担心的提醒,似乎唯恐小俩口不知节制,纵慾过度把身体搞坏了。

  “就是嘛!大哥这人表里不一,最是好色了,院子里养了两个姨娘还不够,还老往不正经的地方跑,你看眉姨娘不就是那脏地方出来的,大哥也不嫌脏,竟往府里带!”周玉馨一副受不了的样子,很是瞧不起窑子里出来的骚蹄子。

  “啐!就你话多,未出阁的小姐说什么胡话,让旁人听见你还要不要嫁人。”崔氏斜睨女儿一眼,责骂当中看得出对女儿浓浓的宠爱。“华儿,别听馨儿胡说八道,她老爱碎嘴,你听听就算了,别往心里搁。”

  孟清华面带笑意地摇摇头,举止端庄有礼,会说话似的眼睛闪着水润光泽,教人着迷。

  “娘,人家说的是实话,大哥本来就不是好人嘛!这种事哪能瞒住大嫂,要是当初嫂子嫁的是三哥就好了,他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家财万贯的孟府,这等好亲事怎么就让大哥攀上了,三哥也不差呀!偏就少了好运道。

  周玉馨看中的是孟府的财富,心里想着孟清华的嫁妆有十里长,若是能和她套好关系,以后自己出阁就不用愁了,直接从孟清华的嫁妆拿,不怕她不给,孟清华的就是她的。

  “好不好不是由你来说,你嫂子看着好便是好,哪个男人没三妻四妾,不能拿你大哥和老三比,两个人性情不一样。”

  孟清华暗笑在心,周明溪真的不沾女色吗?

  怕是不然。

  他的屋子里确实一个妾、通房也没有,可是望星院的大丫鬟、小丫头,他一个也没放过,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个遭逼奸怀孕的丫头因打胎而丧命,对方的家人找上门来讨公道,他私下做的丑事才爆开来。

  不过,她以前怎么会认为崔氏母女是真心为她好的人呢?明明用点心就能听出她们一搭一唱的挑拨离间,无中生有的硬将子虚乌有的事儿安在她夫婿头上。

  难怪她会死得那么惨,原来是老天爷在罚她有眼无珠。

  唉!不堪回想,全是一笔糊涂帐。

  “咱们府里挺冷清的,少了白白胖胖的小孙子,趁着夫妻感情正浓,赶紧生个儿子呗,女人这一辈子最大的依靠不是丈夫,而是傍身的亲骨肉,那才是全部。”

  语重心长的崔氏勉励着媳妇早点生儿子,她话里不离男人不可靠,想要有好日子过要尽早做打算,别听信男人的花言巧语云云。

  若非重活一回,孟淸华也会觉得婆婆讲得很有道理,是发自内心关怀她,丈夫的女人不只她一个,她不争不夺岂不是将一切好事拱手让人,到最后沦为什么也得不到的弃妇?

  而此时她亦十分庆幸有重来一次的奇遇,这回她看得透澈,能看清楚谁的真心值得收藏,谁的虚情假意又该丢弃。

  “我这里有些药你拿回去熬煮,不用贪多,一日两回,是养你身子的。”崔氏面露慈祥的拍拍媳妇的手,嘱咐下人取来她准备给儿媳养身的药材,一共十八帖药。

  很是慎重的一帖一帖用油纸包好,十分珍贵,不易生潮,九日的分量,用完还有。“娘,这是……”孟清华让兰香拿着,眼露困惑,但她心里暗自猜测里头有鬼。

  崔氏呵呵地笑,语气充满对她的疼惜。“喝了这些药你很快就会怀上孩子,当年我过门六个月还没半丝动静,找了大夫开药,不到两个月就有了老三,孕期也没多折腾,生的时候也是顺产,你可别不信呀!”

  “多谢娘对媳妇的关爱,媳妇一定会……”她一定不会喝,先让人验过再说,这府里的人她谁也不信。

  吃过一次亏,学一次教训,任何一个主动靠近她的人她都会保持戒心。

  其实,孟清华连丈夫周明寰也无法完全卸下防备,她难产躺在床上时,该来的人都来了,连一向不亲近的巧姨娘也赶来,唯独他等人殁了才出现,流下一滴伤痛的泪水震撼却也困惑了她。

  她一直不晓得他为什么娶她,公爹似乎更偏疼继室所出的三子,对嫡长子反而不甚重视,若是孟周联姻,公爹可能更希望她嫁的是老三周明溪,毕竟他一向对三子寄予厚望。

  “一定会什么,你不晓得药不能乱用吗?尤其是来路不明的药往往会要人命。”冷冽的声音一起,所有人转头看向快步走来的颀长身影。

  崔氏依然一脸慈容,含笑看着言语上多有讽剌的继子,但微眯的眼底快速地闪过一抹恼意。

  周玉馨不善掩饰,不在亲爹面前,她的厌恶明显易见,芙蓉娇颜一偏,不看令她生厌的人。

  唯一面露喜色,真心相迎的只有笑靥如花的孟清华。

  “夫君,你来了。”

  冷瞪了妻子一眼,周明寰不管旁人的眼光,牵起她的白嫩小手。“有林大夫在,病了就找他。”

  “妾身无碍。”这男人来得真快,是真的关心她,还是担心她被婆婆拉拢,偏向婆婆?

  唉!他多虑了,有人不与夫婿同心反而投向他人的吗?女子最终的依靠啊,终究是枕边人。

  “没病吃什么药,不怕吃出一身病。”不安好心的崔氏定是别有用心,其人、其心阴险多狡。

  看他冷着脸瞪人的样子,孟清华忽地笑出声,转身面对他。“婆婆也是为我们好,想让你早日当爹,我们可以不吃药,换个法子,可是你不能折了婆婆的好意,让人寒了心,有心重于一切。”

  有心?哼,好心还是坏心?

  周明寰正想说不要把人想得太好,这其中有多少包着糖衣的毒药,不过妻子在他欲开口前以食指点了一下他的唇,再趁人不注意时俏皮地眨了眨眼,让他微愕地忘了要说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