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偏宠继室的爹不懂女人家的东西,有了新人哪还记得旧人之物,崔氏戴著前头夫人生前最喜欢的赤金镶红蓝宝石的芙蓉双股钗在他面前晃,他居然还问在哪间珠宝铺子打的新品,她戴著真好看,衬托出她的雍容华贵。

  慾令智昏,一点也没说错,难怪祖母要忧心忡忡,担心儿子被女人牵著鼻头走,迷得晕头转向。

  “我们在东市的十间铺子转入崔氏名下,华阴县存放铁料的砂场主人成了崔信良,还有夫人那一百亩的陪嫁田地……”说到这里,魏岩语气略带哽咽,还有几分羞愧。

  “说。”周明寰的脸色冷若寒霜。

  身为周府的大总管,魏岩难辞其责。“继夫人将它送给外甥女白雨霏当陪嫁,不日前已办了过户。”

  崔氏的大姐生有一女,年方十七,名为白雨霏,甚为宠爱,女儿开口要什么就给什么,虽自家也是地方的富户,可是贪小利的她仍常向妹妹伸手。

  有道是有好处大家一起分,反正周府的钱要多少有多少,不要白不要嘛。

  就因为崔氏及崔氏娘家的贪得无厌,周明寰才痛恨至极的想将之连根拔掉,周家先祖留下的祖产及生母遗产绝不能落于外人手,无论如何也要拿回来,绝不让贪婪好财的豺狼毁了祖宗基业、辱了他母亲。

  “什么,崔氏的胆子也太大了吧,连我大姐的陪嫁田地也敢贪,她就不怕天打雷劈吗?!”那个胆比猪肥的恶毒女人当真什么事也做得出来,老天不收她都太没天良了。

  崔氏做过的缺德事太多了,不差这一件,真要气也气饱了!周明寰手心握紧,掐断一根翠竹雕三仙拜寿的狼毫,神情倒无太大变化,崔氏所做之事他一点也不意外。

  倒是气盛的夏平禹横眉竖目,一掌拍向厚实的黑檀木雕麒麟送子桌案,把桌子拍出一道裂痕,拍红了手掌又出不了气,一整个憋屈,一张脸涨红成了关老爷。

  “别生气,喝茶。”一杯消暑退火的凉茶适时一递,周明泽安抚著怒不可遏的夏平禹。

  接过茶盅一饮,他讶异地看了一眼,哂咂嘴。“嗯!这茶不错,有蒲桃、齐柿、黄梨、朱橘……咦!还有西极石蜜,茶汤之沬脖如霜华,飮之润喉且养生……”

  一句话,好茶。

  茱萸生芳树顚,鲤鱼出洛水泉。

  白盐出河东,美鼓出鲁渊。

  姜桂茶荈出色蜀,椒橘木兰出高山。

  寥苏出沟渠,精稗出中田。

  此乃孙楚《歌》对茶所下的注解。

  “这是嫂子命丫头送来的,叫‘十果茶’,里头有十种晒乾的果脯混著春茶熬煮三个时辰,而后在阴凉处放凉,就喝它的凉味和果香,不甜不腻,口齿留香。”说是茶,倒不如说是果子汤,十味果香尤胜茶香,生津止渴。

  “啧!明寰小子,你这媳妇儿不错,你是娶对了,好福气,怕你累著了还送来养生茶,让人这股燥气全消了。”唉!人比人,真是气死人,他家的母老虎只会揪著他耳朵大骂。

  忽闻河东一声吼,门前行人抖三抖,指的就是他家婆娘,年纪不大却已有河东狮吼的架势,抡起擀面棍还能打得他满头包。

  一个拐子撞过来,周明寰面露不悦的一闪。“你是来谈正事的还是来串门子,出了后门往东走是集市,三姑六婆比舌长,你可以去插一脚,定能抡冠。”

  “好好好,你疼媳妇,我不提你心窝总成了吧!崔氏这一窝蛇鼠这些年来的作为越来越娼狂,真该压一压了,好想一把火……”全烧了,一干二净,麻烦全消。

  哼声一重。“你烧的是周府的财产。”

  崔家的人死不足惜,早该受报应了,但不能把周府的也赔上,损人不利己,得不想偿失。

  夏平禹摸著后脑杓乾笑。“也是,周家人是无辜的,说到这个,你这个弟弟我看得顺眼,要不要我带上几年磨练一番,养个出息?”

  周府有周明溪,庶出子难有出头的一天。

  “不劳小舅费心,他还能帮上我一点忙。”说是磨练,怕是吃苦。他不忍心庶弟为生计四处奔波,跟在他身边好歹有个遮风蔽雨的地方。

  “好吧!既然你们兄弟感情好我就不多话了,但是铁料的事你得好好想一想,富贵险中求,总得搏一搏,那些闲著抽水烟的师傅老追著我问何时要开工。”

  他不过是代管的,跑跑龙套,有时吆喝几声喝酒去,哪晓得其中的曲曲折折,风箱一抽他还不知道该放多少柴火呢!

  周明寰手指一动,暗暗盘算。“银两照给,多耐个几日,明泽,万家庄的老爷子订了几把大刀?”

  翻了翻帐册,周明泽有些手忙脚乱。“我记得……三百七十二把,长两尺三寸,刀背厚二寸,刀身由厚至薄,刀末成弯弓状,要未开锋的……”

  万家庄以刀法著称,收徒上百,庄内人人习刀,连小厮也不例外,折损率偏高,一年少说百儿千把刀得重铸。

  “先拨一百五十把到陈师傅那里,帐面上抹平,要做得让人看不出瑕疵。”

  他指的是做假帐,要瞒过崔氏等人耳目。

  虽然是周明寰与之谈了大半个月才做成的主意,但这笔生意终究得记在帐册上,这是周府的产业而非他个人私产,岁末时还要往族里缴交,由周端达本人或是他指派的管事核查,帐目对得上方可过关。

  而这查帐的人不用多说,必是崔氏的人,做假帐是唯一能瞒天过海的方法。

  “是的,我明白。”把帐面做得漂亮点,这件事他还行,姨娘教过他几年算数,算盘珠子难不倒他。

  周明泽的生母巧姨娘曾是夏氏最倚重的大丫鬟,两人主仆情深,感情好得有如亲姐妹,所以夏氏在抬她为姨娘前教了她不少东西,如识字、算数、制香和管理庄子等。

  由于夏氏不藏私的恩泽,在夏氏过世以后,巧姨娘仍视她为主,连带著夏氏所生的儿子也是主子,她人微言轻不能明著表达关爱,但私下的照顾却是少不了,因此周明寰和周明泽的情分不比一般,两人往来密切。

  若没有老夫人和巧姨娘的多方看顾,周明寰的处境会更糟,甚至有可能无法平安的长大。

  “他明白我不明白,你私接的生意没有铁料怎么铸刀,难道要从崔信良占去的铁料场挖来三十大车的铁料!”哼!崔阴险肯给他才有鬼咧,就算给也会偷工减料再少斤少两,给不足一半。

  “我自有办法,小舅自可宽心。”周明寰一笑。搬出大舅兄的名号,还是有不少生意人肯卖他面子。

  这不算动用到孟家势力,顶多算娶对老婆的好处吧。

  “半夜去偷挖?”夏平禹撇撇嘴,但一脸兴致勃勃,能活整崔家人的差事他义不容辞地冲第一。

  “不用偷,正大光明的去取。”深不可测的如墨黑瞳骤然锐厉,迸射出冷冷寒光,如刀般锋利。

  “正大光明?”夏平禹嗤笑了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