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什么那个女人,那是你大嫂,不可造次,你这不瞻前顾后的性子要改一改,要知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说出口的话要留心三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谨防隔墙有耳。

  他们还没有完全掌控周府的家业,老爷虽然对她宠爱有加,府里大小事也放权给她处理,甚至让她娘家兄弟接管周府产业,但是周府的家传炼冶术仍把持在手中,连她的儿子都摸不著边,因那老不死的娘坚持只传给嫡长子。

  所以她还没对周明寰下手,也极力在丈夫耳边吹枕头风,在技术尚未得手前,得到再多周府家产全没用,若是制不出一把好刀利剑,没有兵器可卖的铺子还开得成吗?还不是只能坐吃山空。

  其实崔氏并不晓得,周端达虽是周府当家,家族兵器铺子的经营者,但刀剑的铸造秘方却握在老夫人手里,周端达也想传给周明溪,可是母亲不点头他也无能为力,而铁铺里的老师傅都是老夫人一手带出来的,只听她一人的吩咐,连他也使唤不动他们。

  “我才不认她是我大嫂呢!要是三哥娶了她,我还能勉为其难喊声嫂子,可是大哥他是我们的死对头,有他在,我和三哥都被压了一截。”周玉馨痛恨周明寰至极,认为都是他和他母亲害她娘只能屈居继室,连带著她也被人低视了。

  继室在正室妾礼,即便面对的的只是个牌位,这对她而言是莫大的羞辱,虽同是嫡出名义,但在祖谱的排名仍不如前头夫人生的,一遇到家祭只能远远落于后头,长子长孙上完香才轮到继室生的子女。

  崔氏面色一沉喝斥,“这些话不许再说第二遍,有教养的闺阁千金都不该在人背后议论是非,周府还不是我们的,你要谨言慎行,凡事考虑再三,不可冲动行事。”

  周玉馨不服的噘著嘴。“娘,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当家做主,舅舅都快成了周府半个主人了。”

  崔氏的兄长崔信良以周府名义在外行商,敛了不少钱,不知情的人还当他是周府的哪位大老爷。

  “快了快了,别急,要有耐心,急不得。”她都等了二十年,不在乎多等一两年。

  “再等孩子都生出来了,你看大哥对待大嫂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对他的两名妾室,两人热呼得很,大嫂前脚刚到,大哥后脚就跟来,说不定过个两天就有了孩子了。”一有嫡孙,爹肯定整天跟著孙子转。

  有了孙子哪还记得一双儿女。

  崔氏低声地笑了起来,眼中有令人发寒的光芒。“喝了我准备的药还生得出来吗?娘可不喜欢为人作嫁,周府的一切只能留给你们兄妹俩,别人休想分一杯羹。”

  崔氏给孟清华的药无毒,真是补身的药材,一般的大夫若不仔细分辨,就有可能被欺瞒过去。

  因为同样的药材在分量上略有加减,药性便大不相同,同样是补身强体,但却不利子嗣,具有活血功能。

  不易受孕,因为体内的血太过活络,孩子来了也会流掉,一有孕便会像癸水一样流掉,毫无所觉,根本不晓得曾有过孩子又失去。

  极为阴损的毒计,让人完全察觉不出心思歹毒,一心害人还搏得美名,让受害者感激不尽,著实是最毒妇人心。

  “斜月、凝暮,先把药材拿下去放,顺便开了库房取出老山参,晚一点我给祖母送去。”

  回到春莺院,不等周明寰开口,聪慧与美貌并济的孟清华已吩咐起身边的丫鬟,不需要一个眼神或一句话,斜月和凝暮已明了其意,抱著药材往库房方向走。

  她们要趁人不注意时把药材调包,有先见之明的孟清华已先备好相同数目的药包,在取走老山参的同时将两者替换,再将崔氏送的药材全埋在屋前的老槐树底下。

  斜月和凝暮是她信得过的自己人,让她们俩去办事她十分放心,还能瞒过其他人耳目,不致有所失误。

  若是换了兰香,她大概会担心她是哪一边派来的人,人老实不代表不会遭人利用,有心人一套话,她三两下就泄底了,更别提她的爹娘还在庄子上做事,卖身契捏在婆婆手中,实在不保险。

  “你真敢用她给的药?”周明寰睨著她问。她若点头,便是愚蠢至极。

  孟清华一脸无辜地眨眨眼,玉白小手抚平他衣摆皱痕,“你不晓得我的陪嫁中也有不少珍稀药材吗?我娘和我大哥可是捜括了很多好东西给我,我何必吃那些来路不明的药呢。”

  “也有助孕的药材?”他阴霾的脸色稍微放晴。

  粉颊一红,她娇嗔的瞋目。“又不单是那个,惊秋,把嫁妆单子拿给姑爷瞧一瞧,看看他娶了几座金山银山。”

  惊秋高声的一应,随即捂唇偷笑,拉著傻愣愣的兰香退出屋外,与站在回廊边的碧水闲话家长,取笑自家小姐,嫁了人还像闺阁中的姑娘,和自个儿夫婿闹著玩呢!

  “不用了,真把嫁妆单子拿出来,我怕会看花了眼,眼花撩乱地得找林大夫治治眼疾。”孟府嫁女儿的豪气,他迎娶的那一日看得几乎惊呆了,据说人都进了周府大厅,

  嫁妆还有一大半在孟府未出。

  说孟府富可敌国一点也不假,堪称以银子铺路,玉石筑墙,金瓦成檐,养鱼的池子里是珍珠万斛。

  可想而知,身为孟府最受宠爱的嫡女,她的父兄怎会让她寒酸出阁,惊人的嫁妆何止万千,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备不齐的。

  “别碰我,我在恼你给我冷脸瞧呢!”孟清华拍开丈夫不安分的手,眼波流转,欲擒故纵。

  “不碰你怎生得出儿子,周府的嫡长孙只能由你的肚皮出。”听她说没打算吃崔氏给的药,心里放松不少,他的大掌抚向她的双峰,邪气一笑。

  “要是生不出来呢?”她半推半就,红霞满面。

  “不会生不出来,娶妻如你,花容月貌、芙蓉出水,嫁夫如我,秀逸出尘,卓尔不凡,我俩的孩子定是丰姿秀雅,人中龙凤。”说著说著,他心口浮动,忽然很想要一个像她又像他的孩子。

  “不害臊,自卖自夸,你就不怕生出个拐瓜劣枣,满口暴牙的喊你爹……啊!”他真猴急,全无平日的稳重。

  “那就试试吧!看是出世美玉还是破铜烂铁。”周明寰在妻子的尖叫声中,将她横

  抱而起,大步尽床边。

  “什么破铜烂铁,哪有这样说自己儿子的,至少也是纨裤子弟……”虽是她先开始的,可听他贬低儿子她又不舍了。

  “娘子,你话太多了,闭嘴。”他身一覆,压上雪艳娇胴,封住不点而朱的樱桃小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