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二


  什么叫枕头风,也就是耳鬓厮磨的枕边细语,恩爱一多还能不受宠吗?男人要的是床笫间的淋漓尽致。

  她不求母凭子贵,只要自己得宠。

  “林大夫是不是诊错了,眉姨娘已经有了身孕,若有宫寒症状,她的孩子还保不保得住?”孟清华一脸焦急样,忧心忡忡,实则在心底笑开了花,事情果然如她所猜测的一样。

  林大夫顿时沉下脸。“明明没有孩子还说有孕在身,是哪个大夫诊断的,老夫可当面对质,眉姨娘的身子早被虎狼之药伤了,哪有可能受孕。”

  这种事骗不了人,一诊便知,几个月后即便弄出个假肚子,但是真是假一目了然,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

  林大夫的想法并没有错,怀孕一事的确无法欺瞒到底,但眉姨娘的假孕是针对甫入门的孟清华,她佯装怀有身孕是想让她的新婚夜过得不痛快,将周明寰拉到她屋里。

  只是此事未如她预料的发生,反而让周明寰更不愿意亲近她,自他成婚以来,她一面也没见到他。

  一计不成,一计又生。

  反正这个“孩子”不能生,她便想着藉孟清华的手“滑掉”,她煽动无脑的珍姨娘日日前来问安,两人往门口一跪,她再假意被孟清华推倒或是久跪动了胎气,那么顺理成章的,孟清华便坐实了谋害她腹里胎儿的罪名。

  可她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她也被自己的计谋倒打一起,算计不了孟清华反而暴露出她造假的事实。

  “什么,无孕?!”

  屏风后的周明寰冷着脸走出来,黑眸阴沉得像要杀人,他一脚踢翻眉姨娘坐的圆头矮凳,她捂唇惊叫。

  “大、大少爷,贱、贱妾也以为有孕了……”事到临头,她还是硬着头皮佯装不知情,否则下场更惨。

  “你还想骗下去,你自己不觉得羞吗?”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让妾室生子,但他不允许欺骗。

  “贱……贱妾真的有妊中的种种症状,一大早反胃得很,不断地吐酸水,刘大夫诊脉后直言是喜脉,贱妾才欣喜地报喜。”眉姨娘一口咬定,将所有责任推给那位收钱的刘大夫。

  “真是庸医,怎么连妇人有没有身孕都诊错了呢!得把刘大夫找出来,问一问他是如何诊的脉,真要是医术不佳就让他别再害人了,万一医死人那还得了。”

  孟清华樱唇轻启,听得眉姨娘一身冷汗直冒,心惊不已的白了脸色,泫然欲泣,泪珠儿在眼眶中打转,我见犹怜地双膝落地,跪着爬向周明寰,抱住他大腿嘤嘤低泣。

  “绿眉真的不晓得刘大夫会骗人,以前明月阁的嬷嬷都找刘大夫为姐妹们看诊,绿眉自知身分低贱,不敢劳烦林大夫,因此才会找上刘大夫,绿眉知错了……”她哭得真切,好不可怜。

  原本想踢开她的周明寰瞧见她仰高下巴,露出为他挡刀留下的疤痕,目光一冷,将腿抽开,长腿一迈走向妻子。“这事你处理,别再让我听见难以入耳的肮脏事。”破绽百出的谎言真能瞒天过海吗?就怕眉姨娘自己也不相信。周明寰是何等精明,岂会看不出她令人作呕的虚假,只不过他不想插手内宅的脏事,便交由妻子处置。

  “是的,夫君,妾身会好生劝说眉姨娘的。”孟清华福了福身,握住丈夫伸过来的手,轻轻一捏又松开。

  “哼!”一堆糟事。

  周明寰看也不看跪地抽泣的眉姨娘,轻哼一声,边向外走边喊长随常新示意跟上,而林大夫也跟着退出。

  常新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长得有些瘦小,但五官端正,眉清目秀,善于看人脸色,就是有点爱笑,很谄媚,大少爷一喊就三步并两步的跑过来,不敢有半丝迟疑。

  一直装乖的珍姨娘原本想露露脸,上前好让大少爷能瞧见她,留下好印象,可他生人勿近的冷冽神色让她不自觉后退一步,心生畏惧地打消讨巧的念头,她可不想凑上前触楣头,好处没捞着反落一身腥。

  “用不着看了,爷儿走远了,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呢,眉姨娘,你辜负了我的一片心意。”想害我吗?这是给你长长教训,不是每个人都能让你算计,你还不够格。

  孟清华面无表情的看着掩面哭泣的眉姨娘,内心冷笑,上一次她就是落入这么不入流的圈套里,以为眉姨娘的滑胎是她失手造成的,还惧怕婴灵阴魂不散,请婆婆陪她到庙里上香,求一道平安符。

  但事实上夫婿一点也不在意眉姨娘有没有孩子,他恼怒的是她还不顾他的阻止与婆婆出府,一路上毫无保留的将夫妻间的琐事悉数告知,要婆婆教导她夫妻相处之道。

  “大少奶奶是心慈的人,贱妾也是遭人欺瞒……呜呜,贱妾没有孩子了……”眉姨娘惯以眼泪博取同情,她以为孟清华年幼好欺,更加卖力的做戏。

  孟清华低笑,柳眉轻扬。“明人不做暗事,再装就不像了,你我同是女子,你认为我会被你的几滴泪水打动吗?”

  “大少奶奶……”眉姨娘一怔,泪珠挂在眼角,十分惹人怜惜,若是多情男子瞧见定是万般怜爱。

  “我不是男人,这一招勾引人的把戏对我无用,你该想的是得罪我的下场。”她轻笑,端起茶一饮。“真当我不清楚你的伎俩吗?不过逗逗你罢了,看你耍耍花猴戏。”

  “你……”眉姨娘骤地一惊,脸色大变。

  “真可怜,当了一回丑角犹不自知,亏你还在男人堆里打滚过,直到今日还看不清夫君对你根本无心,就算我真弄掉你的孩子又如何,妾就是妾,永远也上不了台面。”妾就是妾,永远也上不了台面 了这句话,眉姨娘真恨上了孟清华,她彻底毁了她的盼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