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不过由此也看出大少奶奶的精明,是个相当厉害的主母。季嬷嬷想占点小便宜的想法这下全惊散了,她诚惶诚恐地弯下身子,脸皮抖动地应允,只求大少奶奶别再挑她错处。

  “至于你珍姨娘……”一听到孟清华喊她,丫头出身的珍姨娘霍地起身,又毕恭毕敬的低眉顺耳听她要说什么。

  “别紧张,我不是要罚你,是想问你屋里缺不缺什么,尽管跟我开口。”

  压下这一头,就得抬高那一头,珍姨娘其实很好掌控,只要多给她一些银子,她毫无疑问的会倒向这一方。

  “贱妾不缺,夫人向来对府里的姨娘都很好,照顾有加,每个月的月银和分例都很准时,贱妾从没见过比夫人更好的主母了。”看到眉姨娘挨罚,幸灾乐祸的珍姨娘没忘一提崔氏,顺便加以吹捧几句。

  孟清华听出珍姨娘话中的拉拢意思,有意让她与崔氏多亲近,每一句话都在彰显崔氏的理家有方,为人媳妇该虚心学习,能得婆婆指点二一是她的福报,不可有所忤逆。

  然而临死前婆婆泪眼下扬起的唇角,始终是她心里的芥蒂,令她无法释怀,她想知道自己的死是否有人暗下毒手。

  珍姨娘离开后,孟清华想著该用什么方式查明真相,机会就送到面前了——崔氏身边的锺嬷嬷入了春莺院。

  “娘找我?”

  “是的,夫人想说大少奶奶入门已多时,老被大少爷禁锢在院子多不舒心呀!一家人要常往来走动才不致生疏,夫人怕大少奶奶闷,遣了老奴来请大少奶奶去聚一聚。”

  来了,挑拨离间。

  未先问夫妻相处得好不好,一开口就是先定罪,再示好,而后是关怀备至。

  眸光一闪的孟清华笑著点头,她嘱咐凝暮和惊秋留在屋里,若丈夫回屋一问起便说她向婆婆请安去,一会儿就回,不会久待,她俩会意地点头,知道该怎么做。

  斜月和兰香跟著她同行,碧水照样守著院子,未经允许,谁也不能进主子的屋子,硬闯者一棒打出去。

  锺嬷嬷是崔氏当年陪嫁过来的婆子,没多久又升为周府的管事嬷嬷,也算是见过世面,只不过在府里安逸久了,在崔氏一人独大的情况下,她对孟清华的行为并未感到有异,只觉得细心。

  周府的几个主子以四季为居所命名,周明寰虽是不受周端达所喜,但嫡长孙的头衔却不能忽视,在老夫人的做主下,入住其母生前住过的春莺院,以示正统。

  想争争不到的崔氏退而求其次住进东边的夏荷院,比起春莺院是小了一点,但胜在面对一池荷花,冬暖夏凉少喧闹,与正厅隔得近,走过一座跨院就到了。

  老夫人住的是秋香院,她偏爱银杏,院子里植满银杏树,一到秋日满树银杏叶落,极为迷人。

  冬雪院是巧姨娘的居处,位于西边最偏僻的角落,离府里每一个主子都远,平时她鲜少出院落,在院里的小佛堂吃斋念佛,院子靠墙处植了两株红梅,是院内唯一可观的景致。

  崔氏的一双儿女分别住在望星院和揽翠阁,占地甚广,植满四季花卉,小桥流水流贯其间。

  为彰显崔氏善持家,庶出的周明泽朝阳居,周玉湘破晓居都是不错的院落,林郁参天,只不过比嫡出的院落小了一半有余,住不了太多人,丫头婆子配给的名额也少。

  “哎呀!大嫂来了,快进来,妹妹想你了,大哥真是蛮横,霸著嫂子不放,害人家望眼欲穿老是等不到人。”

  粉蝶似的身影飞奔而出,好似两人感情好得像真姐妹一般,笑靥如花的周玉馨一把挽住大嫂,亲亲热热地蹭呀蹭的,丝毫不让人拒绝地直把人往暗花浮动的屋里带。

  青瓷刻花香炉内香烟袅袅,淡淡的伽罗香中微带一丝麝香,闻起来细腻,不难闻,但是闻多了会不孕,除非如崔氏、周玉馨一般先吃过药才没事。

  进屋后,孟清华多心地瞟了香炉一眼,她眼神一使,会意的斜月立刻将泡过薄荷汁液再晾乾的锦帕递到她手中,她假意轻拭出汗的鼻头,实则吸入醒脑的气味,保持神智清醒。

  光这样尚不能断定有心害她,还没有更明确的证据前她不想撕破脸,但该防的还是要防,不能让人钻了空子。

  “娘,小姑,是我失礼了,这几日偶感风寒,老是恹恹地不想起身,若有不是处,都怪初为人媳不懂事。”孟清华将所有责任归咎在己,避谈闺房内的小私密。

  见她没把周明寰绕进去,面容平静地以帕子掩去羞色,崔氏母女眉头微拧地互视一眼。

  “说哪儿的话,当婆婆的还不准人生病吗?人吃五谷杂粮难免有这里痛那里酸的,你刚到咱们府里要好好保重身子,别学寰儿胡闹,一娶了媳妇就不管不顾的瞎折腾。”

  崔氏一脸担心的提醒,似乎唯恐小俩口不知节制,纵慾过度把身体搞坏了。

  “就是嘛!大哥这人表里不一,最是好色了,院子里养了两个姨娘还不够,还老往不正经的地方跑,你看眉姨娘不就是那脏地方出来的,大哥也不嫌脏,竟往府里带!”周玉馨一副受不了的样子,很是瞧不起窑子里出来的骚蹄子。

  “啐!就你话多,未出阁的小姐说什么胡话,让旁人听见你还要不要嫁人。”崔氏斜睨女儿一眼,责骂当中看得出对女儿浓浓的宠爱。“华儿,别听馨儿胡说八道,她老爱碎嘴,你听听就算了,别往心里搁。”

  孟清华面带笑意地摇摇头,举止端庄有礼,会说话似的眼睛闪著水润光泽,教人著迷。

  “娘,人家说的是实话,大哥本来就不是好人嘛!这种事哪能瞒住大嫂,要是当初嫂子嫁的是三哥就好了,他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家财万贯的孟府,这等好亲事怎么就让大哥攀上了,三哥也不差呀!偏就少了好运道。

  周玉馨看中的是孟府的财富,心里想著孟清华的嫁妆有十里长,若是能和她套好关系,以后自己出阁就不用愁了,直接从孟清华的嫁妆拿,不怕她不给,孟清华的就是她的。

  “好不好不是由你来说,你嫂子看著好便是好,哪个男人没三妻四妾,不能拿你大哥和老三比,两个人性情不一样。”

  孟清华暗笑在心,周明溪真的不沾女色吗?

  怕是不然。

  他的屋子里确实一个妾、通房也没有,可是望星院的大丫鬟、小丫头,他一个也没放过,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个遭逼奸怀孕的丫头因打胎而丧命,对方的家人找上门来讨公道,他私下做的丑事才爆开来。

  不过,她以前怎么会认为崔氏母女是真心为她好的人呢?明明用点心就能听出她们一搭一唱的挑拨离间,无中生有的硬将子虚乌有的事儿安在她夫婿头上。

  难怪她会死得那么惨,原来是老天爷在罚她有眼无珠。

  唉!不堪回想,全是一笔糊涂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