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〇


  下巴有道刀疤的清艳女子是曾为周明寰挡刀的眉姨娘,泛白的刀痕并不明显,上点妆就瞧不见伤痕,无损她原本的美丽,一双凤眼媚又娇,赛过被窝里风骚。

  孟清华听说她原是明月阁花魁,有一回周明寰约了人到明月阁谈生意,明明包下一间房与人密谈,殊不知隔壁厢房因争花娘而发生口角,其中一人气不过拔刀相向,打着打着居然撞进周明寰所在的厢房,不长眼的刀子往他双眼划去。

  这时“正好”经过的眉姨娘奋不顾身地冲上前一挡,刀锋有点钝,只划过她雪白的下颚,留下一道见血的伤口,她一见到血就两眼翻白晕了过去,不偏不倚的倒向周明寰朦里。

  青楼卖笑注重的便是花容貌,一旦破了相,花魁就不值钱了,于心有愧的周明寰想以金钱补偿她,但她性情“贞烈”执意跟着他,说是容貌有损难觅良人,因此他才收之为妾,让她有个容身之处。

  不过孟清华好生看了眉姨娘几眼,她那道疤还真是划得精准,疤痕虽不深却一眼便能瞧见,像是刻意提醒别人她为自己的男人做了什么,不善待她都过意不去。

  反观珍姨娘就姿色差了一点,眼尾老爱东瞧西瞄,不太安分,两颗眼珠子转来转去的窥探,像这会儿便直往屏风后的内室瞧去。

  段数不高,是个被人当成弃子利用的出头鸟,脑子无物,一眼就能看出她在想什么不正点子。

  “贱妾绿眉(温珍)拜见大少奶奶……”

  一进了屋,心思各异的姨娘便可看出其心性,一个不疾不徐的扶着后腰,仿佛身子沉重,一个迫不及待地想展现忠诚,步伐快了些抢在最前头,不让另一人抢了锋头。

  有件事倒是很整齐,一见到身着对襟大红织金缎绣富贵纹衣裙的孟清华,二话不说躬身一福,照着大户人家的规矩行礼,妾在嫡妻前如同奴婢。

  就在两人要下跪前,清软女声轻扬。

  “别急着叩头,我还怕损了周府的福分,眉姨娘是双身子的人,这一跪要是惊着腹中的孩子我可是承担不起,别给我招祸了。”祸水东引这一招着实高明,污水泼得顺。

  闻声知雅意的斜月与凝募勤快得很,在眉姨娘、珍姨娘弯身一半时立即上前搀扶,手劲不小的将人拉起,还小有心机的往两人手肘一按压,不着痕迹的下了马威,暗有告诫。

  手肘一麻,微疼,面上一怔的两位姨娘露出愕然的神情,待丫头们放手,两人不自觉地揉揉手臂,有些不安。

  “我也不是苛待小妾的正室,你们都是夫君身边的知心人,也比我早入门服侍,这点我好生感谢,以后月银多涨二两,多两道菜,从我这边出。”先给甜头后捧杀,才不会落人话柄。

  拜重生所赐,她早一步得其先机,知晓两人的性情和心机,先做好防范,不犯同样的错。

  自乱阵脚的与之争吵正中她们下怀,眉姨娘、珍姨娘要的便是她勃然大怒,不理智的责罚她们,让夫婿对她的蛮横无理心生嫌隙,落得善妒的名声,好昭显她俩的楚楚可怜。

  上一次她就是中了她们的计谋,动辄打骂羞辱,罚她们寅卯交接时分就得到她屋前候着,往往站上三时辰都不给早膳或一杯热茶,等人快撑不住了她才带着飞扬跋扈的得意笑脸缓缓起榻,再召两人为她捏背捶腿。

  这时的婆婆会出现,规劝她要善侍妾室,接着又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的嘘寒问暖,又是送吃食,又是送补药的补身健体,好让她早早生下周府长孙,不让“月份不小”的眉姨娘专美于前。

  但事实如何呢?无人知晓。

  她只知用了婆婆送来的昂贵药材之后,足足一年不曾受孕,补药喝得越多脾气越暴躁,有事没事总忍不住要生气,看什么事都不顺眼,老想和她争丈夫宠爱的姨娘们首当其冲的成了出气对象。

  她一狠起手来,连身边最亲近的丫鬟也不敢阻拦,暗暗露出恐惧的神色,等她发完脾气才敢靠近。

  “多谢大少奶奶的疼惜,贱妾等不胜惶恐。”两人又一福身,好似十分感激她的关照。

  “别站着说话,腰疼,我瞧着你们也仰得脖酸。”孟清华素手一扬,其他丫头们又搬来两张圆头矮凳。

  “是。”

  两人恭敬地坐下,双腿并拢,两手往裙上一放。

  “斜月,把我准备好的珠钗给姨娘们,早该给了,只是刚入门事多,一时抽不出空来。”孟清华娇懒地往后一靠,凝暮机伶地取来玄金八团如意吉祥纹靠枕就往主子腰后一塞。

  知情识趣的丫鬟举止秀雅,一做完手边的活儿便无声地退到一旁,看来极懂规矩,精心调教过的大丫鬟比小户人家出身的小姐更像正经主子。

  原本想来找事一闹的眉姨娘、珍姨娘见状,暗暗收起盘算好的心计,心想着这个大少奶奶真不简单,居然能心平气和地接纳有意寻衅的小妾,毫无一丝嫉妒之色。

  她们的计划被打乱了,心里有些慌乱和不甘,即使很想遮掩住心底的妒意,可是脸上还是难免流露出些许情绪,明显易见。

  此时的斜月已从箱笼中取出一只桐木漆贝小盒,扣着双耳金锁的盒盖一打开,锦红绒布上躺了两支一模一样的水玉镶金雀尾珠钗,她弯下身让姨娘们各取一支往发上簪。

  不是正妻插簪,这礼算不算成呢?无人可解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