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七


  麻油烧热后盛起,加葱花和花椒油调匀,纤纤葱指如作画似的将油淋在肉上,青玉瓷盘顿时发出滋滋油响。

  一道烟燻黄鱼和一盘油淋去骨鸡香味四溢,教人口水直流。

  但是孟清华还未停手,她看了看灶台上备用的食材,又挽起袖子,露出一小截水嫩藕臂,刀法飞快地在肉排上划刀,取葱白热油炸肉,熬煮淋酱……

  动作快得让人眼花撩乱,若非亲眼所见,谁也不敢相信纤弱的孟清华能一手做出一大桌诱人的美食,她熟练技巧教人叹为观止,即使是厨娘也自叹不如。

  “哇!好香,真想尝一口……”

  不知是谁发出一声赞叹,随即勾起众人的腹鸣声,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摸摸扁平的肚皮。

  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一张张瞪着食盘的脸无声地渴望呐喊,那望眼欲穿的神情像饿了大半个月的灾民。

  “没你们的分,赶紧把口水擦一擦,这是大少奶奶特地为大少爷准备的。你们敢和大少爷抢食?”惊秋一面护食一面赶人,难得主子亲自洗手作羹汤,这么多菜吃不完总有她的口福,她绝对绝对不会让给别人,死都不肯。

  孟清华的厨艺来自孟夫人的亲授,其口味与调理方式皆与众不同,旁人想学也想不来,堪称独门秘技。

  孟老爷当初就是吃了孟夫人的菜才对她离不了心,除了夫人所做的菜,旁人做的怎么也吃不惯,被养刁的胃口只认定她一人,再无人能出其右,夫妻感情二十几年来从没变过。

  孟夫人还有一项绝技,那便是女红。一块平凡无奇的青布到了她手中,剪子一裁,针线在布上游走,转眼间便能变出合身大方又独树一格的新衣。

  而她将这项技艺连同傲人的厨艺一并传给女儿,孟清华可说是两项绝技的传人,但她从不轻易示人,即使父兄求了又求,她顶多在他们生辰时做上几道,一饱口腹之慾。

  而今为了周明寰,她倒是卯足了劲,不再藏着掖着,却以刀下功夫抓住他的胃。

  “惊秋,别小家子气惹人笑话,那盘富贵火腿赏了她们吧。”那道火腿肥多瘦少,蒸的时辰不够,入味浅,少了些许微甜的鲜味,其实这道菜她并不满意,鲜甜味不足,摆上桌子她都觉得发臊,没发挥出十成十的功力,但给厨房下人吃已是算相当精致。

  “哇!太好了,有得吃了,谢谢大少奶奶赏赐。”厨娘急道谢。香!香得盘子都能一口吞下,要快点下手抢。

  惊秋脸一垮,“大少奶奶……”呜!她也好想吃,少了一盘菜。

  一盘富贵火腿大约薄切十来片,大户人家厨房人手多,一人一片就没了,手慢的人还抢不到,只能眼巴巴地看别人嚼得满嘴香,一副尝到人间美味,死也甘心的陶然样。

  惊秋就是那少吃一口的人,她挂在眼角的泪珠都快滴下来了,见状的斜月偷偷地夹了一块京葱串子排塞入她嘴里,惊秋这才破涕为笑,两眼一眯,感受串子排在口中的麻香。

  “瞧你这副贪吃相,丢人哪!以后别说你是我身边的大丫鬟,我还要颜面。”孟清华笑着轻点贪嘴丫鬟的鼻头。

  凝暮上前将她挽起的袖子放下,拿帕子在碧水端着的盆里浸湿,那是采自梅瓣上雪融化后的清水,待沾上梅香再拧乾,轻拭着主子沾了油烟的柔荑。

  下厨是一回事,但毕竟是出身良好的世家千金,每一样都马虎不得,她一身雪肤玉肌便是从小娇养来的。

  一道道佳肴可不是摆着好看的,凉了就失了味道,孟清华一个眼神,她的丫鬟们就动了起来,一个个洗净了双手,将盛盘的菜肴和汤盅依次端入春莺院。

  原本对着帐的周明寰还不觉得饿,忽闻阵阵香气由外头飘来,他鼻子一动,轻嗅,放下帐册,大步的走出书房,丢下几个等着他吩咐办事的刀铺管事。

  “什么东西这么香?”这味道……嗯!香味扑鼻,他胃里闹空城计了。

  刚换好衣服的孟清华一回头,不由得失笑,向来沉稳内敛的夫婿竟等不及下人布好菜,长指夹起一片芥菜鸭条便不怕烫的丢进口里,津津有味的嚼得开怀,这模样让人莞尔。

  娘说的没错,要宠坏男人的胃,让他食髓知味、垂涎万分,从此离不开做菜的人才能抓住他。

  “闲着没事就下下厨,想试试两样南方菜色,一时没留意就多煮了几道,你别硬撑,尝尝味儿就好,我多加了些花椒,吃多了怕夜里闹胃疾。”坐下后,她夹了一块腐汁虎爪冬笋到他碗里。

  谦虚是一种美德,她不自夸。

  但是她越内敛越有股不平凡的气韵,由内而外散发宁静恬和,淡淡的沉静如越陈越香的窖藏老酒,沁鼻的酒香,不飮已醺然。

  “微微的辛辣,微微的麻香我还承受得住,若是乾来一杯杏花酿的甜酒酿……”酒的果甜中和了舌头的麻辣,便是完美。

  周明寰话到一半,白玉红釉莲纹月光杯送到手边,甜香清送的澄黄酒液注入杯中,顿时满室生香。

  “咦?这是……”他诧异地睁大眼。

  “杏花刚开未能酿酒,出自杏花村的陈年汾酒亦有浓浓的果香,初饮不觉酒烈,唇齿留香,饮多了才知酒气醉人,我大哥的朋友多如天上繁星,便让人送了二十几坛。”年分轻的女子宜饮,五年以上陈酒则不可多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