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啧!一嫁了人就瞎了眼,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有油肚子,妹妹你真是个没良心的,有了良人忘了兄,我这个碍眼的要蹲墙角画圈圈了。”唉!真舍不得,他怎么猪油蒙了心同意爹把她嫁了呢!留在府里多好,还能和他斗斗嘴。

  “不用看也晓得你一身肥肉,自个儿没闻到一张口满嘴的油味吗?肯定偷吃了不少油渣子。”孟清华下巴抬得高高的,做出不屑的神情蔑视兄长的贪嘴,有失名门公子体面。

  “你这张嘴呀!谁能说得过你,好妹婿你有大义,为兄在此感谢你的舍身成仁。”孟观豪气万千的往周明寰背上重重一拍。

  义气无价。

  “不敢,大舅兄言重了,是明寰前世积德才能迎入明珠,光耀门楣。”原本面带讶色看著妻子与兄长拌嘴的周明寰一被点名,立刻接话,话说得深得人心,一下子就博得孟府上下的喜爱。

  “明珠?你确定,不是瓦砾堆中的臭石头?”调侃完自家妹子,孟观豪爽地仰头大笑。

  “哥,你再笑话妹妹,待会妹妹向娘亲告状。”她是臭石头,那他算什么。

  “哎!不说不说,你就会拿娘压我。”孟观撇嘴。

  “俩嘀嘀咕碧说什么,从小闹到大还没完呀!姑爷都上门了,还堵著门干什么?”孟夫人也来到前头,对著儿女们叨念。

  “娘。”

  “娘,女儿回来了。”

  一见到娘亲,孟观立即乖得像上了链的猴儿,端端正正的垂手而立,面上笑意不减却多了一丝安分。

  而女儿见娘当然是亲亲热热,孟清华手儿一挽的撒娇,藏不住的热泪盈满眼眶,又哭又笑的讨亲娘的抚慰。

  “乖,回来就好,才三天没见你就觉得过了一年,娘的心肝呀!想死娘了,快进来,还有女婿,也别在外头站著,快进来吧。”看到女儿、女婿和和美美地一同回门,孟夫人马上眉开眼笑地招呼。

  孟夫人一手拉著女儿,一手扯著女婿袖子,呵呵地笑得快看不见眼,将两人拉进宏伟宽敞的正厅,孟老爷坐在上位,两旁是年轻貌美的妾。

  和一般的大户人家一样,孟老爷也有几名小妾,陈姨娘、林姨娘、周姨娘是他年少时纳的妾室,云姨娘和花姨娘则是近年迎进门的美妾,出身不高但姿色佳,服侍得他妥妥当当的,让他生活过得十分惬意。

  庶子庶女若干,但在孟府嫡出子女才是正经主子,庶出的儿子顶多在成年后多给些银子便分出去,女儿便在嫁娶上添点聘礼嫁妆就是了。

  孟老爷还有数位通房,只不过是丫头往上抬的,他想起来便去宿一夜,一不顺心便转手卖掉,从不放在心上。

  虽然他身边的女人并不少,可是结发妻子是他一生舍弃不了的最爱,即使两人都上了年纪,依然常见两人手牵手的在林间漫步,喁喁私语说著令人脸红的情话。

  “拜见岳父大人。”周明寰礼数周到,见了老丈人便是拱手作揖,神态沉稳,光华内敛。

  “好、好!稳重自持,相貌堂堂。”虽然早已相看过,此刻孟老爷仍忍不住频频点头,口中赞誉有加,对这位谦逊有礼的女婿分外中意。

  这叫爱屋及乌,他疼女儿是出了名的,挑挑拣拣了好一阵,适巧门户相当的周府长子求娶,还特意打听了他的人品和才能,觉得配得上他女儿才允婚,否则他还打算多留女儿两年。

  “爹,相貌堂堂就不用说了,爹嫁女儿是看重对方能对女儿好,可不是因为对方一张脸皮生得俊俏,这话要是传出去,女儿也不必做人了,何况比起容貌,夫君更为难得的可是他的才干。”就算是真的也说不得,女子名声为重。

  孟清华娇嗔,故作恼羞。

  “哎呀!瞧瞧我家华儿真成了人家媳妇了,一颗心全偏向夫婿,还为了夫婿叨念我这做爹的,枉费我真金白银、锦衣玉食的养大她,真是养了一头白眼狼。”养熟了还得给人。

  孟老爷似真似假的埋怨,眼里全是调侃。

  “爹,你就会取笑女儿,女儿不理你了。”孟清华嘟著嘴,一副小女儿模样,逗笑了在场的男人。

  “好了,爹不说就是,你也快去陪你娘,母女俩到后头聊聊闲话,这几天她老在我耳边叨念著,念得我耳朵快要长茧了。”难为父母心,自己照看不到时,总要东操心、西操心地想著儿女过得好不好。

  “爹……”孟清华多有不舍,想多和爹叙叙,两世嫁人,她已好久未看见爹了。

  瞧她颇有依恋不肯走,眼眶微热的孟老爷扬手赶人。

  “少在我面前碍眼,爹要和女婿喝上一大坛女儿红,你在这儿挡著,爹怎么好意思灌醉他呢,快走快走,爹的酒瘾犯了。”

  “还不知道谁灌醉谁呢,你女婿的酒量好得很。”爹才该小心点,谁不知他一壶酒下肚就醉得不省人事。

  孟清华的咕哝声虽不大,却清楚地飘入身侧周明寰耳中,他眼角微弯,低视著在岳父岳母面前显得孩子气但更有生命力的小妻子,大手轻握了纤纤素手一下,感觉她诧异地轻颤,眼眸深处多了爱怜笑意。

  若不是有多双眼睛盯著,他最想做的是抱起妻子回房,好生怜爱一番,她此时的娇媚太诱人了,他不想与人分享。

  “来来来,妹婿,酒席早就摆好了,咱们往偏厅走,我顺便介绍个朋友让你认识,今儿个不醉不归,要喝个痛快……”孟观大方的拉著人,丝毫不见生疏,仿佛与他相识已久。

  他虽是个商人,但性情更像江湖中人,潇洒直率,有话直说,豪放洒脱得有如大侠一般。

  但是真正熟识他的人可不敢小觑他,在商场上他可是笑里藏刀的笑面虎,颇有经商手段,能在谈笑中痛宰对手,让人不知不觉失去半壁江山。

  “九爷,我妹婿周明寰,兵器世家的传人,铸出的刀剑天下无双,明寰,这位是九爷,从京城来的,复姓东方……”一进偏厅坐下后,孟观滔滔不绝为两人介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