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但是在掀开红盖头的当下,她貌美如花的容貌和明亮的双眸确实令他心口悸动,而让他一时动了情的,当属她眸中那抹不知名的坚毅,与沉敛怡然的气质,令他迷失在她的水眸中。

  可也仅限于此,一日的夫妻能有多深的情意?他可以宠她,纵容她对后院女人的安排,但她不能挑战他的权威。

  看著他的冷厉目光,孟清华心知自己冲动失言了,赶紧露出楚楚可怜的娇态。“我脚疼。”

  “你……”想骂人的冷言冷语在舌间转了一圈,化成无声的叹息。“走不快就慢慢走,有人拿著藤鞭赶你吗?”

  “你不开心,我担心。”她装出十足委屈的神情,好似丈夫的不管不顾伤了她比琉璃还脆弱的心。

  面对她的柔软,他的冷硬倒成了可笑的破墙,挡不住她的软刃。“我没有不开心,只是事多,我一人势弱难以处理,总要多费点心才能顺利的解决。”

  “不能靠你的兄弟吗?夫君有一嫡一庶两手足,总有一人能为你分忧解劳。”她有心提点,庶弟明泽是不错的帮手,他无野心,没什么心机,为人做事倒是十分实在。

  周明泽性格正直,说一不二,是个实心的二愣头,不是掌家的料,因此前世她才排斥让他管铺子,他太老实了,除去这点,他常跟在长兄身边跑腿,深受周明寰的信任,感情甚笃的两人常被人误为是一母同出的亲兄弟。

  只是在外人面前,甚至是崔氏母子面前,他们两个人走得并不亲近,似乎还有点交恶,孟清华在成亲一年后才无意间发现他们并非如表相所见的疏远,周明泽对长兄甚为敬重。

  这件事她一直未告诉崔氏,只当是兄弟间的秘密,她和丈夫已经够不合了,用不著再因此事雪上加霜,让彼此的憎恶加深。

  那时她还顾念著夫妻情分,以为压下丈夫的妾室就能让他回心转意,百般顺著她、迁就她,却不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反而是将他狠狠地推开。

  直到死亡来临她才知自己错得多离谱,原来对她好的人不一定是真心为她著想,而她瞧不起的人却想救她。

  “你是指明溪吗?”周明寰面露提防,与崔氏母子走得近的人都不是他的同路人,他心生戒意。

  孟清华佯装不解,一脸娇憨地反问:“不能是明泽吗?三叔有婆婆帮衬,将来定有一番大作为,他哪里抽得出空帮你的忙,可二叔是庶子,以后分产仅能分到些银两,鱼帮水,水帮鱼,不如你也帮帮他,让他攒些家底好养家。”

  继母与继子是天生的死对头,不论是后娘难为或是继子顽劣,终归是走不到一块,不是血脉相连就是亲不了,何况中间还多了个亲生嫡子,为人母者总会为亲儿子多设想一番。

  以前的她只顾著和丈夫的妾室周旋,压得她们毫无抬头的机会,既不想著修补夫妻间破裂的感情,也不清楚周府亲众错纵复杂的关系,一味听信崔氏的片面之词,把局面搞得很僵,一发不可收拾,最后夫妻离心,众叛亲离。

  如今她会睁大眼睛好好瞧,用心观察,把搁置不用的脑子重新启发,她的战场不只在春莺院几个女人身上,还有整个周府,连最不起眼的小家丁都有可能是背后放冷箭的人。

  更甚者,她怀疑她的死并不寻常,似乎另有蹊跷。她只是动了胎气怎么会导致难产致死?为何口鼻无故渗血,气血上涌吐出好几口血泉?

  她绝不能白死一遭,必须从中得到教训,从此再也不让任何人从她身上钻空子。孟清华葱白纤指松了又紧,暗暗一握,随即舒放,警告自己不能冲动行事,要善用智谋才是长久之道。

  一听她提及庶弟的名讳,周明寰冷硬的神色为之一缓。“你认为他可用,不会不可靠?”

  他这句话有试探之意,用意在考验她是否能与他同心,或是只能放在后宅镇压魑魅魍魉。

  “不试一试怎知他不行,终究是兄弟,再坏也坏不到哪去,他还没本事连骨带皮的吃了你。”她语带调侃,有几分夫妻间的亲昵和为夫著想的真心,让人听了打骨子里舒心。

  微拧的眉头一松,他主动握住莹润小手。“不喊我夫君,不自称妾身了,才入门一日就养大了胆子?”

  她眉目轻扬,丝丝送情。“那是夫君宠我,给我壮胆,身为周府长媳,岂可怯弱裹足不前,定得有足够胆童方能与你并肩同行。”

  闻言,他不发一语地看了她好一会儿,然后牵著她往自个儿院子走。“希望你能谨记今日之言,不要让我失望,我要的是遇事不慌不惊,懂得审时度势的妻子。”

  动不动落泪,哭啼不休的女人只会拖累他,影响他精心布置的全局,他要娶的妻子不能是绊脚石。

  “是的,夫君,妾身知晓了。”原来她前世的做法是错的,一直以来都走偏了,把眼界局限在小小的后院。

  一旦讲开了,她才明白今后的走向,丈夫的心不在浅浅的池塘,他的天空是一望无际的辽阔。

  曾为两年的周家媳,孟清华对春莺院并不陌生,行走间态度自若,不见局促,新妇的不安和羞怯她全都没有,从容自在地扬散大家气度,笑意盈目。

  入了月洞门是一整排漆了桐油的影壁,几株紫藤爬上影壁以壁为架,成串的紫红色小花垂挂于绿叶繁密处,暖风一吹,花与叶随之摇晃,托紫嫣红迎风而展,美不胜收。

  影壁旁是含苞待放的紫荆花,花形较大,紫艳偏深,很淡很淡的香气如烟飘散,无月季的浓郁,不若丹桂的清香,却有股沁人的甜辛。

  日光隐隐透过疏密的枝叶照在地面,其中几道有别于树影的影儿微微晃动,探头探脑的隐于树后。

  孟清华看见了,但她假装不知,低头跟著丈夫。

  周明寰也瞧见了,他的反应也是视若无睹,拉著妻子走入贴满囍字的新房,房门一关,不闻窗外事,倒教屋外的人直跳脚,小声的不满和怨言脱口而出。

  “哎呀!怎么把门关了,那我们怎么去通传姨娘的意思,这还不冤死人,少不得挨骂受气……”

  “瞧瞧大少奶奶多不知羞,大白天的还和男人关在屋里,虽说是新婚也不能够太放肆呀,巴著大少爷不放。”

  “就是说嘛!大少爷又不是她一个人的,总要雨露均沾,咱们后院还有两个姨娘,哪一个不是早她进门,就算名分上差了些,上不了族谱,好歹也要见上一面吧。”

  “善妒,肯定是醋坛子,咱们日后得小心点,别让她捉到把柄,不然准吃不完兜著走。”

  “怕什么,还有大少爷在,她能吃了我们不成,我们盾姨娘可是为大少爷挡过刀,这份天大的恩情谁也比不上……”

  孟清华进门一事,眉姨娘、珍姨娘表面上不动声色,私底下却遣了身边的丫头、婆子前来打探一二,因为她们在春莺院的地位颇为尴尬,并不受宠,不冷不热的晾著,像是一只摆设用的花瓶。

  一年见不到周明寰几回,到她们屋里一歇的次数屈指可数,少得她们都要怀疑自己不是个姨娘,而是一件玩不顺手的玩意儿,偶尔想起才来看一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