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


  “馨儿,你又犯糊涂了,祖母怎会对你有偏见,她是教你处世之道,你当喜之,收为治家良典,日后嫁了人才知祖母的用心良苦。”颇有心计的周明溪一说完,转头看向频频抚须的父亲。

  “爹,孩子说的是否有几分道理,都是祖母的亲孙儿,哪有不疼惜之理,四妹就是孩子气,老想一个人霸占祖母的疼爱,我们这些做兄长的真是把她惯坏了。”

  老夫人听着孙儿孙女一搭一唱的配合无间,她神色不变地端起茶盏轻啜,不做任何回应。

  手心手背都是肉,能偏向谁呢!只是……唉!造化弄人,一言难尽,人心最难看透呀。

  “呵……胡闹,兄妹俩就爱逗嘴,也不看看场合。”周端达抚着胡子,笑看他最疼宠的儿女。“娘,你也别念他们了,还小着呢!再过几年就顶事了,不让你操心。”

  坐在下首的巧姨娘向来不多话,一贯的沉默,在她身后的二少爷周明泽、五小姐周玉湘亦是坐而不言,庶生子女的地位只比奴仆高一等,若无主母的垂怜,连得势的小管事都能给他们白眼,在府里的待遇甚至远不如崔氏身边的钟嬷嬷。

  虽然同是亲生骨肉,周端达有时也会将他们当府内的摆设忽略,从不会特意栽培他们,既不出彩就由着黯淡下去,在他眼里周明溪兄妹才是令他满意的骄傲。

  纵使少了亲爹的关爱,周明泽和周玉湘也从不怨天尤人,在巧姨娘的教养下安于本分,不求出头,只愿平安度日,认为能顺顺当当地过一生便是最大的福分。

  “能小到哪去,寰儿成亲后,明泽、明溪也该议亲了,接下来玉馨、玉湘差不多都要找人家了,再不多瞧瞧、多看看就要迟了。”心知大儿子厚此薄彼,薄待庶子庶女,老夫人说完看了巧姨娘一眼,只见巧姨娘眼中平静无波,她内心无奈的轻叹了口气。

  由那不怀好意的媳妇当家做主,那两个孩子能找到什么好亲事,肯定被她一手遮天的择个烂锅,她向来见不得他们过得好,非得挑个破落户才肯称心如意,不管利不利己,只管阴损。

  而她年纪大了,再活还有几年,能看顾这几个孩子的时日不多了。现在她还有口气能先护着,可再多她便无能为力了,这些年周府由媳妇把持住,连她多说两句都换来埋怨。

  罢了、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她烦恼再多也于事无补。

  正想着,一袭朱红百花穿蝶衣裙的孟清华便在夫婿的搀扶下款款走来,莲步轻移似云中仙子,珠钗摇摆金灿夺目,富贵而优雅,让人为之屏息,唯恐吓着这人间绝色。

  “清华给各位长辈请安,来迟了,请勿见怪。”孟清华蹲身一福,镶着一百零八颗南海珍珠的裙摆顿时光华四射。

  即使是周府这般见惯大场面的人家,也被她这一身惊人贵气的衣裳给惊呆了,差点坐不住。

  “咳咳!来了就好,不用多礼,先敬茶。”老夫人定力较好,很快回了神,命人端上新沏的茶水。

  其实在重生前的见礼,孟清华也是穿着这身教人两眼发亮的珍珠衫,那会儿公婆还在堂上,与她亲近无比的小姑周玉馨便连连称赞,不时的感叹嫂子的美好无人能及,以珍珠做衫这手笔世上难见,她福薄难望项背。

  虽不是明讨,但言下之意不言而喻,事后她送了小姑一盒粉红珍珠,乐得她嘴都笑得阖不拢,直道要串件衫子来穿。

  只是她自始至终也没见过周玉馨穿过珍珠做的衣衫,反而是她自己这件千金难得的珍珠衫平白无故的丢了,不过对她而言,那不过是件把赏的玩意儿,丢了就算了,并未放在心上。

  “是,祖母喝茶。”一杯清茶高举过头,孟清华跪得笔直。

  “好,祖母喝你一杯茶,望夫妻和顺,能早生贵子,来年生个大胖曾孙让祖母沉沉手。”她一面说一面笑着给了见礼。有孙万事足,人一老就盼着胖小子满地爬,咯咯咯地笑露八颗小米牙,博人开心。

  看到老夫人拿出通体润白雕莲生双凤暖玉,包含周端达在内的周府老少个个都睁大眼,不敢相信老夫人竟然送出只传长媳的传家玉佩,那是夏氏死后又回到老夫人手中,崔氏绞尽脑汁想得到的当家信物。

  但是老夫人却越过名正言顺的崔氏,给了年方十六的小媳妇,这分明是打了崔氏脸面,教她情何以堪。

  在场唯一不意外的,便是面露讥诮的周明寰,他看着牙根几乎咬断的崔氏,心中暗讽着,他母亲的东西只能留给他的妻子,不论她费尽多少心思都休想拿到,那不是她能拥有的。

  吊着的滋味不好受吧!这只是第一步,他会一点一滴拿回崔氏霸占的一切,让她明白不该她得的,她永远也得不到!

  “谢祖母疼惜,孙媳妇一定会努力达成祖母所愿。”但愿你能看得到,命运给我再一次的机会,希望也能改变你。

  祖母并不长寿,在入冬的一场大雪中,因受了风寒而卧病在床,从此与汤药为伍,在得知她有孕的那个月病情又莫名加重,不待明寰赶回来见最后一面便与世长辞。

  不过重生之后她才发现一丝不对劲,当时的祖母其实已能下床行走,还能喝上一大碗热粥,可是却突然一病不起,短短数日便因一口痰梗住而病逝。

  在当时看来并无不妥,人老了,病情反覆折腾,稍有不慎便噎气了,那会儿婆婆拭说起祖母的病逝,她因孕吐难受并未细想,只是红着双眼哭了一场。

  但如今再回想,似乎事有蹊跷,祖母在死前跟她要了婆婆为她准备的补药药渣,看了又看又细闻一番,像是想跟她说什么又开不了口,只叫她少喝点药,是药三分毒,补过头就成了害人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