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近两年的夫妻关系,孟清华对丈夫不是没有感情,在一日一日的相处中,怎能不生情,何况他是她唯一的男人,若是不在意又岂会醋海生波,一误再误伤人伤己。

  只是她越想靠近他,两人之间的摩擦就越大,他的心紧紧封闭,像敲不碎的铜墙铁壁,她越想走近他退得越远,她始终走不进他冰冷的心窝,被一堵无形的墙远远隔开。

  除了未能保住未出世的孩子,她上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得不到丈夫的心,抱憾而终。

  说到眉姨娘和珍姨娘,周明寰隐晦难测的眸光一闪。“妾越不过妻,宽待她们一些便是,犯不着当一回事,没人可以越过你,你自己拿捏分寸。”

  话点到为止,她亦懂得适可而止。“是的,夫君。咱们该到正厅拜见各位长辈了,请夫君领路,妾身跟随。”

  “一起走。”说着,周明寰牵起妻子的小手,带着她往正堂走去。

  前所未有的突兀举动,让服侍他多年的之韵和兰香看得两眼圆睁,惊愕不已大少爷对大少奶奶的另眼相待,心无二想的兰香倒无所谓,反正伺候谁都一样,为人奴婢身不由己,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有她说不的余地,打她卖入周府为婢的那一刻起她就认命了。

  可是之韵不认命,心比天高的她从不认为自己哪里不如人,和破相的眉姨娘一比,她长得周整,而且姿色不差,就算是珍姨娘也没她在大少爷面前得脸,她为什么不能搏一搏?

  因此在看到周明寰携着孟清华走在前方,她满腹的不甘和酸涩,偷偷瞪着夺走周明寰宠爱的孟清华,心里怨恨地想着,总有一天大少爷会是她的。

  “哎呀!都等了老半天,怎么还没见到人影,寰儿这孩子也太不知节制,万一累着了小媳妇,看他心不心疼。”都快过午了,太过贪欢实在有损精元、伤身。

  面带笑意的崔氏身着金泥芙蓉卷草纹牡丹红褙子,宽袖绣福的袖边是银丝掺金的五彩蝙蝠,下身是正红色吉祥鸟织锦百福裙,她轻扬手,露出等着媳妇奉茶的急切样。

  她的笑看起来很真诚慈祥,但是眼底的不耐烦一闪而过,令口中的关心都变了味。

  身为继室的崔氏快四十岁了,仍有着细致的肌肤,眼角的细纹也不明显,犹如三十出头的美妇,肤白唇红,眼儿生媚,勾起人的媚劲挺撩人的。

  不过和坐她下位的妖娆妇人一比就逊色多了,纵使崔氏衣着华丽更胜一筹,可是比起那妇人的媚骨天生,她硬是少了三分媚色,屈居下风。

  那名安静无语的妇人正是大老爷周端达的妾室巧姨娘,也是周明寰生母夏氏的大丫鬟,当初夏氏产后体弱,缠绵病榻,便做主让她当了周端达的通房,而后生下庶次子周明泽才抬为姨娘。

  外表美艳,老给人狐媚子感觉的巧姨娘,实际上是个极其安分守己的人,嫺雅的心性与容貌极其不符,至今仍认夏氏为主,小姐的儿子亦是她的主子。

  “急什么,多等一会儿还会烂了你碎嘴的舌根吗?累了一天难免贪困,咱们这些老骨头闲着没事做,多喝两杯茶候着就是。”她老婆子都不急,隔了一层关系的继室急个什么劲,真没个长辈样。

  周家老太君姓曲,是周明寰的亲祖母,她端起绘有白鹤贺寿的瓷盅,以盅盖轻拨,先闻沁鼻茶香,再观其澄澈茶色,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味着茶中滋味,一抿茶汤,喉韵回甘。

  “是的,娘,是媳妇急切了些,想早点瞧瞧寰儿的媳妇儿生得何等好姿容,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迎娶过门,让媳妇差点来不及准备聘礼呢。”狼崽仔养大了都会自己做主,娶妻这等大事未经过她这位当家主母同意便自作主张了。

  崔氏的心里不可能没有一点怨言,当初她相中娘家侄女,打算将侄女说给周明寰,而后姑侄联手将周府的财产全揽在手中,谁知她亲事还没说成,便半途杀出富可敌国的孟府,早她一步与周明寰定下婚事,让她的计划化为乌有。

  暗地里她动过手脚想毁了这门亲事,让孟府二小姐换个婚配对象,改嫁给她生的明溪,可惜没能得手,便宜了生母早死的周明寰,她也只能暗暗眼红他娶进了一尊金塑的财神。

  那堆满库房的嫁妆,哪一样不是价值连城,随便一物都能炫花人眼的,让她好不生恨!

  这样的好处为什么不是落在她亲生儿子头上,偏偏是给了和她不对盘的周明寰呢,让她看得到,得不到,心痒难耐。

  “琼浆玉液养出的娇贵人儿自是天仙玉颜,非尔等庸俗之辈,耐心点,别浮浮躁躁的,徒惹笑话。”老夫人曲氏喝着茶,眉目间有股淡然。

  “哪来的琼浆玉液,新嫂子再怎么貌若天仙也得食五榖杂粮,总不能不吃不喝,还像个神仙脚踏祥云而去吧?祖母偏心,老把人夸到天上去,就不疼疼自个儿的孙女。”

  玉容映雪,美若芙蓉初绽的周玉馨展颜一笑,灿似繁星的眸子水汪汪一片,活似三月的春水,整个人犹如花海中满天飞舞的花中仙子。

  周玉馨是崔氏的嫡女,在周府排行为四,人称四小姐,在她底下是庶出的周五小姐周玉湘,巧姨娘之女,两人相差一岁,但在府里的地位是天差地别,一如云泥。

  “小孩子不懂事,少说些不得体的话,新嫂子如何是你能非议的吗?还不坐到一边去,省得人家说你母亲没教好你。”老夫人不咸不淡地轻轻挡了回去。

  周玉馨当下眼眶一红,矫柔做作的眼底噙泪。

  “馨儿知道祖母不喜欢我,不管我说了什么都不讨祖母欢心,祖母的不喜馨儿自会反省再三,让祖母喜爱几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