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尽管曾是结发夫妻,但是指间碰触到结实胸膛时,她还是难掩羞色,有几分慌乱。

  方才妻子粉妆后娇艳如牡丹,如今脂粉未施似水中清莲,两种不一样的姿容却有著同样教人心口一动的娇媚,他眸子一黯,握住她微带凉意且轻颤的指尖,大掌包覆住柔荑。

  “我自己来,娘子先行就寝。”美人如玉,玉肌冰肤。

  周明寰略带深意的看了妻子一眼,随即转向浴房,被灌了不少酒的他有些微醺,但还不至于虚度良夜春宵。

  一会儿,一身清爽的男子走回内室,眼底带著不明的笑意看向银红撒花丝缎被褥下隆起的身影,目光满是炽烫若狂的火热,是燎原的焰,野地的狂沙,锁住他的妻。

  不是热烈的倾慕,而是隐藏的掠夺,男子体内不为人知的狂傲,一点一滴的展露。

  “夫君……”

  没等娇羞的新娘子开口,烛光摇曳中,周明寰颀长的身子已然覆住,以口封住妻子红艳的樊素小口,大掌探向被褥底下的雪白玉兔,时轻时重的揉捏、搓按。

  拥雪成峰,接香作露,宛似双珠,罗衫轻解,两点飞玉如小缀珊瑚的花蕊,一抖一抖地轻绽。

  周明寰的瞳色更为深沉了,盯著妻子玉雪般的胸脯,肆无忌惮的双手更加放肆的上下游移,由暗香浮动的雪胸一直往下,来到不及盈握的纤白楚腰,停在芳草凄凄处。

  夜是漫长的,有足够的时间让他好好品味妻子的美好,那雪一般的肌肤,玉雕的朝颜映霞,滑而腻手的凝脂雪背,诱人的神态,媚中带娇……

  终究是酒喝多了,多饮几杯的后劲正往上冲,他有些迫不及待,酒的助兴加上体内的热气上升,他大手一掀拉开覆盖妻子身子的红缎锦被,修润长指抚向她两腿间揉按丹珠。

  看似不急不缓,实则已是蓄势待发,孟清华硬被扳开的雪嫩大腿感觉到昂然巨物正来回磨蹭,蠢蠢欲动的在桃花洞口徘徊,勾起她不由自主的阵阵情潮,轻涌蜜津。

  随著丈夫有意无意的挑弄,她娇若春花的身子动情了,也做好了迎他一挺而入的准备,再一次体会那贯穿全身的撕裂痛,不可避免落下象徵处子贞节的落红。

  可是他不会做完它,因为……

  “大少爷、大少爷!眉姨娘的身子不舒服,她脸色苍白,又吐又反胃的,好像有孕了,请大少爷过去看看她……”

  来了,眉姨娘的争宠手段,想毁了她的洞房花烛夜。柳眉低垂,孟清华不像前次那般暴怒,因乍闻丈夫妾室有孕在身而怒不可遏,命丫环将来报讯的婆子暴打一顿,并为了此事和丈夫大吵一架,认为他让妾室先她怀孕是对她的欺辱。

  不过这一次她不争不吵,完全是听凭夫婿做主的贤良样,既不怒也不恼,安静得宛若水生菡萏,更犹如莲的清雅。

  上方的周明寰为之一顿,垂目看著如花般盛开的娇妻,那雄健的腰身往下一沉,在孟清华错愕瞠大的水眸下,挺身冲向她最深处,以昂藏的分身彻底占据她生来娇贵的身子。

  “我不是大夫,去找林老头,告诉他,若是有孕就给她一碗打胎药,未有嫡子前,妾室不得生子。”他态度冷淡地发落。

  “大少爷……”屋外的婆子顶著刺骨的寒风,仍不死心的低唤,手心捏紧一锭五两重的银子。

  “滚,再啰嗦,杖毙。”

  一声杖毙,打了个哆嗦的黄婆子脸色一白,不敢再多话的退下。

  而喜帐内春色正炽,低低的呻吟声和男子的粗喘不断流泻,直到天明,日出东方犹不肯歇。

  第二章 明辨善恶

  不一样了。

  和前一次的新婚夜完全不同。

  红烛双垂泪,并未燃尽,长短如一的捻熄,意味著夫妻白首到老,心如同心结,结发永不离分。

  坐在梳妆台前的孟清华初为新妇,面带新妆的看著菱花铜镜中娇艳如花的容颜,面带桃色的娇颜有几许新嫁娘的娇媚和清妩,透红繍翠纹的绫衫下隐见锁骨处一抹嫣红。

  那是欢情纵慾的痕迹,一点一点的淤红布满全身,昨夜激狂而猛烈,逼得她几度几欲昏厥,接著又在欢爱中苏醒,发出既羞且臊的尖喊,只能不断低泣,求著丈夫轻点,她承受不住。

  说不清是何种滋味,只知道自己欲死欲生的几乎沉醉其中,不能自已的哀哀求饶,感受一波又一波的陌生情潮。

  她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激情,虽然一开始痛得很想死去,可是那一股股暖意往上涌,漫向四肢时,她像停泊在湖心中的小舟,随著他一次又一次的推进而扭腰摆臀,浑然忘我地沉浸在到达顶点的欢愉,将他视为唯一救赎的浮木,紧紧抱住。

  但这是不对的,和她所知的有极大出入。

  上一回的洞房花烛夜,她和夫婿狠狠吵架后便将他推出喜房,赌气地要他去看“有孕在身”的眉姨娘,假意的表现大度贤淑。

  她只是做做样子,以为他会低头认错,对她好生安抚一番,说上两句好听话来哄她开心,再眨妾为通房,一碗汤药堕了那孽胎,保全她正室的颜面,不让庶子生于嫡子前头。

  殊不知他一去不回头,真在眉姨娘屋内待到大半夜,任由她咬牙切齿地独守空房,直到天快亮时才回房。

  入门的第一日便闹得不欢而散,第二夜的圆房更是草草结束,两人心中都有不快,故而同床异梦,再无她一心所期盼的画眉为乐,她的不肯退让和咄咄逼人加大了夫妻间的裂痕。

  之后她一直怀不上孩子,过了大半年仍未有喜讯传出,被她压得无力反击的两名妾室语多奚落,指桑骂槐说她是下不了蛋的母鸡,自己生不了也不让别人生,著实是自私自利的主母,不配为长媳。

  她恼极了,同时也不解为何自己肚皮毫无消息,她到庙里拜了送子观音,求了保生符,又在婆婆的疼惜下喝了不少调养身体虚寒的补药,可还是全无动静,小腹平坦如往常。

  婚后一年无孕,婆婆关心之余也提了欲纳周明寰表妹为妾一事,她恼在心里却无法反对,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身为掌家的主母,她不能不为夫家的香火著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