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掌事嫡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前言 有你真好

  从小到大都说自己是独生女,其实,我说谎了。妈妈身体不好,没能护住其他孩子,这话题是家里的禁忌,要不说错话只有一个办法——从心里彻底抹灭掉这件事。

  妈妈是个迷糊的女人,一心只记挂着丈夫、小孩却不知道善待自己,所以母亲叨念孩子的情况在我家并不多见,反而是我常对她管东管西,吃饭了吗?昨晚有睡好吗?今天累不累?那晚餐太油腻了对你身体不好……只不过这些关心,我别扭得无法用温情的方式表达。

  我常对她凶,有时急了也会发脾气,就是没能告诉她心里话:妈妈对不起,一辈子太短了,我怕来不及爱你,请为我好好照顾自己。

  亲情的羁绊有多深,我认为是一个人能够爱自己及别人有多深的基础。在《掌事嫡妻》中,孟清华因为家人的勾心斗角而失去了期盼已久的孩子,最后甚至难产而亡。

  没能让腹中宝贝出来看看这世界,以及临终前未看到她深爱却离心的丈夫一眼,那浓得化不开的苦涩或许传给了上天吧,她因此得到了第二次机会……

  重生后,她第一件要做的,不是报复或巩固势力,而是改变自己的脾气。毕竟重生又不是换了一个人,怎么可能脑袋能力都变了呢?而她深知性格影响命运的真理,这一次,她不再傻得谁来挑衅便斗回去,也不再拿出骄傲骨气与丈夫硬碰硬,

  她懂了丈夫是要相处一辈子的人,傲给谁看呢,倒不如小俩口安安稳稳过得踏实重要。同时,她也不忘了最重要的事,把失去的孩子再生回来,她要把自己曾经错手放过的幸福一点一滴拾回。

  可个性哪能说改就改,就像我担心妈妈却老显得不耐一样,孟清华还是偶尔会压不下性子,跟丈夫与家人之间产生摩擦,婚姻和生活依然危机四伏,幸好为母则强,为了给孩子安全无忧的未来,她一次又一次不服输的面对挑战,而这次不再全身带剌,她学会了“温柔的”达到目的。

  起先我觉得周明寰这个丈夫很冤,重生后孟清华老想着怎样为孩子好,似乎比起丈夫,更重视子嗣,直到她说——依自己的家世背景,就算和离也多得是人要求娶,即便终生不改嫁也能过上逍遥自在的生活。我才明白,是呀,如果不是爱他,她何苦再走一次老路,为他在这大院里斩妖除魔,助他在生意上打天下,还努力生下两人的结晶呢?

  就像刚才说的,亲情的羁绊有多深,就能爱自己及别人有多深。

  孟清华重视感情也珍惜生命,她看重自己拥有的每段关系,她爱孩子爱丈夫,当然也爱自己,人生如此,夫复何求。若要问为何孟清华如此幸运,关关难过关关过,我想答案只有一个,她看见自己该把握的、该放下的是什么,而她重视的人也成了她的后盾,看到这儿让人不禁想说,有家人真好,你说是吗?

  §第一章 再世为周媳

  “不好了,不好了!大少奶奶见红了……快、快来人呀!大少奶奶撑不住啦——”

  “什么,见红?!”

  “怎么了,吵吵嚷嚷地,为什么会见红?先前见着时不是还好好地,还有气力打骂姨娘?”

  “哎哟!是做了什么缺德事,不是才八个月大吗?不到月份的孩子……唉!是要保孩子还是保大人?”

  “我看情况不乐观,快去请夫人来瞧瞧,真有个三长两短,咱们周家拿什么向孟家交代……”

  绣着富贵牡丹的轻罗鲛纱帐内,躺着一位面色灰白的年轻女子,几无血色的脸上布满豆大的汗珠。

  她在呻吟,她在低嚎,泪珠儿从挣扎着要活下去的灰败面庞滑落,无人以温柔的手指拭去。

  透雕大錾福寿纹紫檀大床上,那羽织彩蝶的莲青色被褥尽是浸润的鲜红,像清明时节的细雨纷纷,不断地由雪嫩大腿根部流出,晕开一床,红得刺目。

  纱帐外,惊慌失措的丫环、婆子正手足无措的大声嚷嚷,晃动的人影来来去去,慌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失去主母的调派就不晓得如何行事吗?

  冷汗直冒的孟清华咬着牙根,凭藉着一丝气力想保持清醒,不肯被轻易击倒。她才是周府的当家主母,谁也别想夺取她好不容易维持住的地位,她是周明寰唯一的正妻。

  可是,不断流失的意识让她十分惶恐,逐渐发冷的身子是生命将要流逝的徵兆,她就要死了吗?

  不,她不能死,不可以死,绝对不能在此时丧命,她还有很多事未做,以及她未出世的孩子……

  “救、救救我的孩子,他、他还没见到他亲爹,我的儿子……不可以死……”

  惊恐不已的孟清华抚着高隆的肚皮,腹中一阵强过一阵的抽痛令她害怕得想大吼,她捧着肚子拼命呼救。

  但是她太虚弱了,全身软得好似一滩泥水,喊不出正常的音量,软弱无力的声音犹如小猫的哀泣。

  绝望涌上心头,她好怕没人听见她的声音,任由她孤伶伶地死在床上……死或许不算什么,但死前她最想见的那人却迟迟不出现。

  没人通知他吗?

  或者他根本不想见到她,她的死是他的解脱吧!

  为什么会这样,夫妻一场竟落得两两相憎的下场,当初举案齐眉,画眉为乐的情分哪去了?

  她也想过要相夫教子,与夫和和美美地当一对人见人羡的人间佳偶,夫唱妇随,鹣鲽情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