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一


  “我……唿!唿!要生了……”一说完,她痛得呻吟,下唇紧咬,额头冷汗直冒。

  “什、什么,要生了?!”

  不知是谁发出惊惧的尖叫声,大伙儿七手八脚的将孕妇送出假山,但被破坏的屋子根本不能住人,又脏又破,只好借住村长的屋子充作产间,还找来产婆接生。

  尾声携手返荣耀

  牛家长媳从中午生到隔日寅时,生了一名六斤三两的大胖儿子,牛家有后了,足以告慰列祖列宗。

  而后是洗三、满月、百日,牛头村从未这么热闹过,牛家连摆了三日流水席,水酒喝到饱。

  刚过百日不久,霸气十足的逍遥王便骑着系上红绸巾的大马,带了五百名府兵,送了一百五十八抬聘礼,招摇过市的来下聘,扬言三日后来迎娶,接着人也没走的就住进牛家。

  大概是怕新娘子逃婚吧,五百名府兵将牛家团团围住,就地起灶埋锅像行军一样,让人啧啧称奇,蔚为一景。

  但有这样迎亲的吗?被迫上花轿的牛双玉气得差点杀夫,洞房花烛夜血溅喜床……

  不过,那是小王妃的落红,初尝滋味的越君翎欲罢不能,一再需索,结果小王妃过门第二天便急召太医,把大家都吓得脸色发白,以为身子骨虚的她就要不行了。

  “房事过度。”

  谁知,太医神情严肃地说了一句话,而后就拎了药箱走人。

  房事过度,房事过度,房事……一张脸羞红的牛双玉连着三天不让王爷夫婿进屋,请他节制、睡书房。

  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即使夜里锁上门,到了天亮时分,牛双玉的身边仍会多出一个男人躺在床侧。

  夫妻俩床头吵床尾和,两人吵吵闹闹的,倒也是蜜里调油,过着浓情密意的新婚日子。

  愿做云里雁,伴风一路随。

  月有圆缺时,人无出墙心。

  愿一生,常伴。

  婚后三个月,某日。

  越君翎怒气冲冲的走进花厅,手拿一封信重重地往地上摔。

  “以为他是好的,没想到我看走了眼,居然表里不一,包藏祸心,我实在后悔了,把虎崽看成温驯的兔子。”

  “怎么了,看你气得想和人拼命,怒伤肝,把气排出来,心平气就和。”这世上敢惹他生气的人不多,难道晋王又要求龙肝凤髓,把他当自家儿孙整治?

  “你瞧瞧,我前儿个上书向皇上要三万士兵,他竟朱笔一挥回我十个字——十万予你,自行筹粮发饷。他居然要我自己花银子养兵,朝廷不发给粮饷,他是吃定我奈何不了他吗?”果然皇家人个个狡猾似狼。

  “这不是很好吗?”牛双玉一脸古怪的看向王爷夫婿。

  “你认为是好事?”他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当然是好事,兵由我们自己养,十万、二十万有谁知道,你想养多少兵就养多少兵,不用向兵部报备。”傻子才会拒绝,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要赶紧一口吃掉啊。

  “你是……”越君翎的怒气渐消,将王妃抱坐在腿上,指尖抚过她细柔乌丝。

  “人无伤虎心,虎有害人意,这是老虎的天性,它就是要吃肉。这次的从龙之功,你的封地是之前的两倍,就算现在皇上相信你这个皇叔,也难保日后不会对你起杀心,皇家人最不可信,这点你该有切身之痛,我们只是自保。”

  经她一说,他冷静一想也就想通了。“皇上向我哭穷说国库无银,被几个争来夺去的皇兄花光了,不过这也是我的机会,我能堂而皇之的圈养我的私兵,以做后手。”

  “几千亩地算什么,你名下有良田两万顷,还怕养不起百万雄兵吗?”给她去做,她能种出粮食满仓,银子堆成山。

  一听百万雄兵,他好笑的笑出声。“你是我的福星,王妃。”

  牛双玉得意的仰起头。“你才知道,我是天下福神下凡……啊!越君翎,你要干什么……”

  越君翎大笑地将她抱起。“生小福星,咱们生一窝福气,福气满门。”

  窗半掩。

  羞人的吟哦声透出。

  一室春情。

  人影成双。

  §后记:奇怪的鸟族

  斑鸠也会过夫妻生活吗?

  秋很纳闷,才有此一问。

  之前秋看过的斑鸠是筑巢、响化、抚幼、幼鸟长成、离巢,几乎无一例外,除非生了死蛋,成鸟才会弃巢。

  这次秋看到的斑鸠很不一样,初初看到它们筑巢时,以为很快就会下蛋了,秋几乎每天都会开窗看一回,看蛋生了没,然后是孵蛋,接着小小无毛鸟钻出蛋壳……

  但是这一次什么也没有,秋连看十几天也没下蛋,倒是常在早上五点多到六点半左右,看到一只或两只从巢中飞走,应该去觅食吧!整天不在巢里,让人感觉像夫妻一起早起上班去。

  它们不飞走,几乎每天早上都看得到,不像巢的巢铺平一片,刚好容两只斑鸠窝在巢里。

  很好玩,让人看了很想笑。

  常在脑中帮它们上对白。

  公斑鸠说:“我去上班了。”

  母斑鸠学日本女人坐姿,九十度鞠躬,“你慢走。”

  公斑鸠说:“晚一点带你去逛街。”

  母斑鸠面带得体微笑。“好。”

  哈!秋疯了是吧!

  不!是精神正在分裂中。

  秋有病。

  治疗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