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一


  其实牛家有条通往村外的地道,一日机伶的小厮打算回村里打探情形,不意遇到一群鬼鬼祟祟的黑衣人潜入牛家,他藉着地利之便跟在身后,听到其中两人的对话。

  “上面有令要捉到牛家那丫头,其他人不用留了,全部……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们总要回家,主子的意思是守株待兔,看谁熬得过谁……”

  他一听,惊得连忙回去禀报,牛家人再无动静。

  “双玉,对不起,我来迟了。”

  等再一次看见天日,陈若娴的肚子已经很大,九个多月快临盆了,少了阳光的照射,脸色苍白如纸。

  其他人的情形也差不多,都有种病态的白,地窖里能动的地方并不多,因此该瘦得不成人形的牛家人反而胖了。

  “从京城快马加鞭赶回来不用半个月,你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去哪里了,想等着回来给我们收尸不成……”

  看到神色樵悴的越君翎,眼眶泛红的牛双玉不是喜极而泣的投入他怀抱,诉说别后的思念与不舍,而是河东狮吼,对害他们宛如囚禁的罪魁祸首不假辞色,破口大骂。

  但骂着骂着,她自个儿也难过了起来,忍不住哽咽,泪珠儿在眼底打转,却始终不肯流出来。

  “别哭了,我回来了,以后再也不离开你半步,可好。”不顾她的挣扎,有力的臂膀紧紧搂住娇柔人儿。

  “谁让你回来了,你害我有家归不得,像只无处可躲的老鼠只能往地下钻,我不要再吃腌黄瓜,好酸……”整天腌肉、腊肉、肉干、干豆角、腌罗卜、酸菜,她吃得都快反胃。

  “好,好,不吃,从今天起天天大鱼大肉,瓜果蔬菜,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谁拦着你我把他送到边关扫马粪。”逍遥王越君翎一遇上不跟人讲理的牛双玉,他是全然没辙,只能哄了又哄,轻声细语百般顺着她。

  “去了哪里呀?是不是看到美若天仙、温柔似水的佳人就软了腿,舍不得软玉温香的温柔乡。”她用力一擤鼻,报复地把黏稠的鼻涕往他身上抹,她受那么多活罪都是因为他。

  什么两情相悦的小情人、暗生情愫的风雨夜归人,漫天飞舞的流言差点害死她,不知是哪个缺德鬼散播的。

  当日出走的百姓也回城了,当时来不及逃走的老弱妇孺以及家业庞大、走得慢的富户死伤不少,但大部分人都平安无事。

  “哪来的佳人,在我心目中再也没有比你生得好看的人,你是我心里唯一认定的妻。”她便是最好的,再无其他。

  “你就不怕我死在流匪的乱刀之下?他们像一群蝗虫似的蜂拥而至,若我没有因灾年储粮的忧患意识而挖了地窖,这会儿我都是腐尸一具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外头兵荒马乱的,说不定他死得更快。

  “我在京城收到你平安的消息,而我回信让你等我……”要不是知晓她并未受害,他哪能安心地走完最后一步布局,让皇子们一个个自相残杀,同归于尽。

  “等等,谁传给你的消息?”为何她毫不知情?

  “不是有飞鸽传书……”

  蓦地,两人同时想起一个人。

  “段青瓦——”

  吓!起风了,怎么有点冷的感觉?

  另一头吃完葡萄的段青瓦又吃西红柿,他忽然想起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不过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就继续的吃吧!

  西域那边的商人送来好多蒌新鲜的果子,他得努力吃才吃得完,不然可浪费了。

  “那个狗官,我这次一定要剥他的皮,吃我的、住我的,还嫌弃服侍不周到,从地窖里偷走我自个儿都舍不得的黄蜂酒,有做官的还兼当贼吗?他到底要不要脸!”牛双玉气恼得快暴青筋了,谁叫有人仗着义兄之名耍无赖。

  “好,我帮你剥,过两天我在山里摘两个蜂窝,捉黄蜂给你泡酒喝。”段青瓦,你该升迁了,越君翎眼中幽光闪闪。

  觉得自己哭得有点傻气,牛双玉脸微红的拭泪。“你怎么知道我们躲在地窖,从外头看一点也看不出来啊。”

  “因为这个。”他手一摊开,露出紫玉双螭玉佩。

  “咦!我以为掉了,和喜妞找了许久也找不到。”她有时想他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看。

  “你掉在假山外了,大概走得太匆忙。”他让暗卫解决了外面的鼠辈后,迫不及待地入屋寻人,却只看见一屋子蒙尘的破碎家什,他当下心都凉了,以为真来迟了一步。

  但没发现牛家人的尸首,越君翎不死心的屋前屋后找了一遍,忽然一道紫光闪过,他循着光而至,看到遗落的紫玉双螭玉佩,便想到众人的藏身处可能在地窖,牛双玉有跟他提过这地窖的用途。

  打开石板和木门后,他们果然就在底下,他有种被老天爷厚待的感觉,她还活着,他找到她了!

  “也许吧,我们都不敢走地窖口那边,除非必要才从地道探出头瞧一瞧,据说那些人一直不走,不时的在村子里来回走动。”她苦恼极了,想着用调虎离山的法子将人调走。

  看她略带惊慌的神色,心口一紧的越君翎黑瞳发冷。“别担心,他们不会再来骚扰你们。”

  “死了?”莫名地,她身子一颤。

  “嗯。”一个不留。

  “外头的事都摆平了?”可别再来一次,她的小心脏负荷不了,整天躲躲藏藏的日子快将人逼疯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