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九


  “应该是地宫吧!”明亮清爽,内有疏木。

  牛双玉发挥建筑长才,仿现代风格建了一条地下街,东边是储藏室,藏着百人可用一年的食粮和各种肉类,西侧是夏天用的储冰室。

  另外有放衣料布匹的库房,和一些杂物的储物间。

  这儿还有五间房间,布置得像一般屋子一样,盘了炕床,炕上铺着牛双玉编的草蓆,能睡三、四个人,有床、有被褥、有枕头,还有小小的熏香炉子,可熏走地底下的湿气。

  更离奇的是还有个六尺宽的小池子,池里的水不知打哪来的,仔细一瞧底下有个装了铜管的小口,还有小鱼顺水流进池子。

  那是牛双玉的巧思,用铜管连接到屋子外头的溪流,利用水位差调整池水的高低,可以维持在一定高度。

  即使下大雨溪水泛滥,只要把铜管口堵住就行,地窖不会淹水,池水可以用来净面、净身,煮沸了当茶水喝。

  当初牛双玉的巧思便是设计来避难用,打从兴家后就开始秘密动工。

  三年多下来便是如今的规模,挖出的土则堆积成今日的假山。

  段青瓦说的没错,这就是一座地宫,大小约是以前牛家小院的两倍,原本采用的是油灯照明,越君翎回来后,便改成鸡蛋大的夜明珠,地窖内明亮如白昼。

  “你……你说用银丝炭做什么?!”他当官的还没平民百姓过得舒坦,这日子叫人怎么活呀!

  “煮饭烧菜。”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她会遭天谴。

  “不然你说用什么炭不生烟,不会被人发现有烟从地窖口飘出去?”她也不想用到银丝炭,太贵了。

  “这……”一噎,他说不出话来,甘败下风。

  到了夜里,果然听见纷沓的脚步声,人数之多震动了地面,来回的走动、叫骂,翻箱倒柜,浓浓的酒味飘出。

  如此折腾了一夜,上面才渐渐没了声音。

  可是躲在地窖里的人还是不敢探头去看人走了没,一直过了三天,牛头村的村民才有人从地窖中走出或从逃难处回村,过起正常的作息。

  可是牛家人却未出现过,整整三个月不见踪影,连牛头村的人都以为他们走了,躲避匪祸。

  其实牛家有条通往村外的地道,一日机伶的小厮打算回村里打探情形,不意遇到一群鬼鬼祟祟的黑衣人潜入牛家,他藉着地利之便跟在身后,听到其中两人的对话。

  “上面有令要捉到牛家那丫头,其他人不用留了,全部……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们总要回家,主子的意思是守株待兔,看谁熬得过谁……”

  他一听,惊得连忙回去禀报,牛家人再无动静。

  “双玉,对不起,我来迟了。”

  等再一次看见天日,陈若娴的肚子已经很大,九个多月快临盆了,少了阳光的照射,脸色苍白如纸。

  其他人的情形也差不多,都有种病态的白,地窖里能动的地方并不多,因此该瘦得不成人形的牛家人反而胖了。

  “从京城快马加鞭赶回来不用半个月,你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去哪里了,想等着回来给我们收尸不成……”

  看到神色樵悴的越君翎,眼眶泛红的牛双玉不是喜极而泣的投入他怀抱,诉说别后的思念与不舍,而是河东狮吼,对害他们宛如囚禁的罪魁祸首不假辞色,破口大骂。

  但骂着骂着,她自个儿也难过了起来,忍不住哽咽,泪珠儿在眼底打转,却始终不肯流出来。

  “别哭了,我回来了,以后再也不离开你半步,可好。”不顾她的挣扎,有力的臂膀紧紧搂住娇柔人儿。

  “谁让你回来了,你害我有家归不得,像只无处可躲的老鼠只能往地下钻,我不要再吃腌黄瓜,好酸……”整天腌肉、腊肉、肉干、干豆角、腌罗卜、酸菜,她吃得都快反胃。

  “好,好,不吃,从今天起天天大鱼大肉,瓜果蔬菜,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谁拦着你我把他送到边关扫马粪。”逍遥王越君翎一遇上不跟人讲理的牛双玉,他是全然没辙,只能哄了又哄,轻声细语百般顺着她。

  “去了哪里呀?是不是看到美若天仙、温柔似水的佳人就软了腿,舍不得软玉温香的温柔乡。”她用力一擤鼻,报复地把黏稠的鼻涕往他身上抹,她受那么多活罪都是因为他。

  什么两情相悦的小情人、暗生情愫的风雨夜归人,漫天飞舞的流言差点害死她,不知是哪个缺德鬼散播的。

  当日出走的百姓也回城了,当时来不及逃走的老弱妇孺以及家业庞大、走得慢的富户死伤不少,但大部分人都平安无事。

  “哪来的佳人,在我心目中再也没有比你生得好看的人,你是我心里唯一认定的妻。”她便是最好的,再无其他。

  “你就不怕我死在流匪的乱刀之下?他们像一群蝗虫似的蜂拥而至,若我没有因灾年储粮的忧患意识而挖了地窖,这会儿我都是腐尸一具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外头兵荒马乱的,说不定他死得更快。

  “我在京城收到你平安的消息,而我回信让你等我……”要不是知晓她并未受害,他哪能安心地走完最后一步布局,让皇子们一个个自相残杀,同归于尽。

  “等等,谁传给你的消息?”为何她毫不知情?

  “不是有飞鸽传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