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八


  “你不会要我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以身殉节吧?”她面容恬静的浅笑着,眼神清亮如湖水。

  他干笑,不敢说出确有此意。“哪儿的话,你可是我义妹,我哪舍得你引颈就戮,千万别乱想。”

  段青瓦暗想,真到了那时候他下得了手吗?

  答案是:能,因为他想活下去。

  想想他也觉得心寒,才短短几年,侯府的谦谦君子怎么变成怕死的小人,宁可牺牲别人也要保全自己。

  远在京城的平远侯已被迫投靠诚王,他的一嫡妹一庶妹也嫁给诚王为侧妃和小妾,有这样的关系在,一旦诚王事败,平远侯府就真的只剩他一人了,其他都得折进去。

  “是你乱想还是我乱想,若在生死关头,你会毫不犹豫将我推出去吧。”指望狗官有人性?除非他是个人。

  笑得有点僵的段青瓦揉揉发涩的脸皮。“当务之急是避开这场匪乱,根据京里的飞鸽传书,流匪之中混入不少诚王的人马,他们怂恿匪首往清江县而来,人已在五十里外。”

  约一天的行程就到了。

  “那你还不回去守城,城一旦被攻破将死伤多少无辜百姓!”他堂堂县令不能做一次有担当的事吗?

  “不用守了,我出城前便下令全城撤离,把能带的都带走,不要顽强抵抗,守城和我县衙的官兵一共不到两千人,而对方却有近万,你说守得住吗?”他也不想兵戎相见,死更多的人。

  “都是你没有积极徵兵,得过且过的心态,才落得大家得弃城而逃。”依照编例有五千名驻军驻守,但段青瓦嫌人太多浪费米粮,私下裁减了两千名送往其他卫所。

  而后不是忘了发饷便是迟迟不发,让人感觉到没有出路,因此纷纷请调,只剩下一些胸无大志的人。

  遇缺不补的情况下,清江县岌岌可危!

  不过段青瓦采用的“空城计”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净空一城百姓让匪贼穿城而过,见不到人又抢不着财物,最多砸一些死物泄忿,过后便会离开,不可能一直停留不走。

  “现在说这些都太迟了,我以为咱们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县城不会引人注目,做做样子也算给上面一个交代,没想到人家来狠的,直接把土匪引过来。”诚王那伙人真不是东西,居然使这种阴招,叫人措手不及。

  “是呀!自作聪明的人往往被自己害死。”他不是笨,而是不肯用心,混吃等死。他苦笑,表情是让人说破的尴尬。“往西三十里有晋王的军队,你可以先去那里避一避……”

  “那我的家人呢?”一脸坚毅的牛双玉看向面色惶然的大嫂,她心乱如麻地抚着自己六个月大的肚子。

  “你还想带上他们?”她疯了吗?

  大难来时各自飞,先保住自己的命。

  “不,我不走,也来不及。”仓促而逃只会死得更快,没有万全的准备时,走到哪里都是死路一条。

  “你不走?”段青瓦傻眼了,哪有人死到临头还要找死。

  “喜妞,去把你爹娘找来,让他们分别找上你两个哥哥,把我大哥、二哥带回来,再让人去地里叫三爷,说家里出事了,赶紧返回。”不管去哪儿,他们一家都会在一起。

  “是的,姑娘。”

  喜妞两条麻花辫子在身后甩呀甩的,飞快的往屋外跑。

  “妹妹,你想怎么做?”看到小姑不惊不慌,处之泰然的神情,陈若娴不安的心稍微安定一些。

  “咱们入地窖。”她没想到有一天能派得上用场。

  “地窖……”躲着吗?

  “你们家有地窖?!”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公子哥儿,大惊小怪的段青瓦讶然一唿。

  牛双玉冷笑的横了一眼。“谁家没地窖,你问问村里的人家,不然冬天里哪来的腌菜、腌肉。”

  好一会儿,牛家的男人陆续回来了,心急如焚地围着牛双玉七嘴八舌的问发生什么事,然后……

  “立刻下地窖,把能吃的东西都搬下去,还有那几床被褥。”牛辉玉当机立断的带全家人下地窖避难。

  牛丰玉急了。

  “那我们家的药田呢?”还有一些地根类的药草尚未起出。

  个子长得比姊姊高的牛丰玉急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待会知会村长一声,让他通知村民避一避,等流匪走了再出来,我想那些不是粮食,他们应该不会抢。”大概会当成杂草吧,最多一把火烧了,伤不到土里的根。

  “是吗?”他红着双眼,有些不甘,姊教他种的药田才刚渐入佳境,土匪来了就有可能毁于一旦。

  几个主子、下人动手整理了一下,把该带上的物件一样不漏的带着,地窖入口盖得很隐密,在两座重叠的假山下方,里面是中空的,够两人回身,脚踩的地方是一块石板。

  石板一掀开,地上有扇土色的木门,若不仔细看很难发现这里有扇门,会以为是泥土。将木门往上一提,露出一条从底下透光的楼梯,几人陆续往下走,走在最后面的陈大壮拉过石板覆在木门上头,他一步一步下阶梯,石板连同木门往下压,盖住入口。

  一切恢复原状,像是没人来过。

  “你……你说这是地窖?!”段青瓦惊讶的两眼发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他揉了揉眼睛再看。

  “这不是地窖是什么。”少见多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