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七


  准是王府里那几个又闹心了,儿孙不争气,当老子的也难以宽心,想清静几日都不行。“老爷爷这话说的对极了,简直是镶了金的明理话,我也说过他是做大事的人,和我一个田庄小姑娘拉扯什么,我还能给他添锦添花,肚皮管饱吗?”她也不想当乱臣贼子,死得快呀!

  噗!晋王一口酒全喷了,指着面容无辜的小姑娘,那眉毛、嘴唇都在颤抖,显然被气着了。

  “说什么混帐话,还肚皮管饱,是锦上添花,你学过字没,哪个山坳旮旯教出的愚妇,老爷爷岂是你能叫的,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晋王气唿唿的,胡子都气得飞起来了。

  故作无知的牛双玉笑颜如花,继续在火上加炭。“不叫你老爷爷改唤老寿星可好,看你这两道寿眉多神武,细长又充满睿智,一看就是人世间硕果仅存的智者,你的智慧之光犹胜万丈佛光呀!”

  “哼!哼!马屁精。”他连哼两声,面上不善。

  晋王表面上不喜牛双玉阿谀奉承,内心可笑出一朵花了,他这辈子好胜,就爱和信众无数的老和尚较劲,一听对方佛光还及不上他,当下就乐了,两眼眯成线。

  “是实话,打我出生至今还没见过眉毛长得像你这么好看的人,光看就觉得变聪明了,受益匪浅。”眉毛长,寿长,难怪他七十多了还不用人搀扶,健壮如牛。

  晋王得意的扬眉。“见识少,你才几岁呀!连走路都走不稳还能看过几个像样的人物,多往外边走走,眼界宽了自然会说人话。”

  难道她和畜生说话?牛双玉心里暗笑。“走不出去呀,你有看过把田地带着走的庄稼人吗?”

  “油嘴滑舌,你这小姑娘也不老实,一肚子心眼,不过和某个心肝都黑了的一比,你倒是实诚多了。”起码说了能听的话,不为讨好而说得天花乱坠。

  当今皇上也是他亲侄,帮着侄子对付侄子,他于心何忍,不知越家天下会走向何种地步,太平日几时到来。

  “嗯!他心黑,我善良,所以你得劝劝他,别染指自在绽放的小白花,辣手摧花可是没办法成佛的。”老天爷会看不下去先噼了他。

  一听竟然有人拒绝容貌出色又地位崇高的亲王侄儿,晋王就乐了。“瞅瞅,你做人多失败,连个乡下小姑娘也看不上你,我看你呀!找棵桃树上吊成了,省得羞愧死。”

  面有柔色的越君翎笑睨身侧的小女子。“她姓牛,名双玉,是你的小侄媳,大事底定后来喝杯喜酒。”

  “早夭的命格……”

  一旁的普济大师忽地张口说了一句,让人一头雾水,以为是无意的低喃,唯有牛双玉知道他在说什么,登时手心一紧。没错,牛双玉本尊的确是短命,刚满三岁不久就因风寒而去了。

  “大师,你在为我们看相吗?”越君翎诚心一问。

  普济大师眉目祥和的手握佛珠,双手合掌,口念佛号。“不用算也知是天作之合,要好好把握得之不易的福分。”

  他这话是对着越君翎说,但牛双玉晓得大师是说给她听的,异世魂能得良缘着实不易,要善加珍惜,切勿辜负。

  “老和尚又在絮絮叨叨了,别信他那一套,他只会说道理却不懂道理。”晋王一逮到机会便数落普济大师,乐此不彼,他当这是长寿的秘诀。

  “呵……理之一字越理越不通理,不理了,理就通了。”他打着禅机。

  “什么鬼,谁听得懂,又理又不理的。”老和尚这毛病得改,老是故弄玄虚,煳弄别人。

  “大师的意思是顺其自然,不去强求,求不得是七苦之一,放下了,也就不苦了。你理会了,苦的是自己,不理便是海闾天空,处处是道理。”在于个人想不想得开。

  人一生执着的事太多就无法解脱,把握紧的手稍微放开一些,心就不再那么难受了,可飞扬在云层里。

  “啧!得道了,教出个俗家弟子来,老和尚,你没白活了,居然有人懂你那一堆鬼话。”先前的心浮气躁变得平静,晋王眼中难得出现一抹慈祥。

  “是你有福了,此女是你小侄媳。”普济大师话中有话,若想享老福就巴着她吧,小姑娘心地良善,比起他府里那些个孝子贤媳,这才是个人哪。

  晋王一怔,忽地大笑。

  “喂!你们可别自个儿乐着欢,我没打算攀高枝……”能不能别笑得那么贼,她好像煮熟的鸭子被端上桌,大家准备好开吃,她连说声不给吃都不行。

  “小子,你运气好,看上有帮夫运的小姑娘,今儿个老夫舒坦,三十万兵马就由你支配,别掉了你老子的面子。”这把年纪了也不知道何时入土,就趁还动得了的时候玩一玩,到了地底也好见老爱说教的皇兄。

  面上一动的越君翎看向无心插柳的牛双玉,好笑她无意中又帮了他一回,这个皇叔性情反覆,阴晴不定,向来不是好说话的人,但她三、两句话就把人收服了。

  “是的,九叔,你老坐稳了。”接下来会有一番动荡。

  “不坐稳你还能把我颠了不成。”这小子真不会说话,要不是找了个嘴甜的媳妇,理都懒得理他。

  “不敢。”他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你们也把我的话当真行不行,我真的不想……”她心里曾有个叫“赵冬雷”的男人,“越君翎”离她太远了,那是高挂夜空的星子,搬梯子也摘不着。

  牛双玉人微言轻,直接被忽略掉了。

  “妹妹,你在这儿呀!真叫哥哥嫂嫂一阵好找,你的丫头都急哭了,说她找不到姑娘。”一看到完好无缺的妹妹,满头大汗的牛辉玉松了口气,原本僵硬的脸孔变得柔和。

  “喜妞?”啊!她都忘了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