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七


  可是正主儿不急,所有人都急,怕她一日大过一日,一年蹉跎过一年,只要她一天没定下来,牛家人都不会安心。

  可她没事人似的照做她的事,每天不是巡看药田便是回屋看帐本,要不就是去油坊看看新榨的油品鲜不鲜亮。

  事实上牛双玉能做的事并不多,经过三年多的淬炼,牛家人大多能独当一面,连快十三岁的小弟牛丰玉都把姊姊送给他的一千两百亩田地管理得很好,前两天才送出第一批药草,接着要采收快要熟成的下一批药草。

  油坊有油坊管事,田庄有田庄管事,大致上用不到她出面,他们都管理得很好,只是她闲不下来,隔个几天便去看一回。

  “妹妹呀,你就不能认真点吗?关心关心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看你要择什么样的夫婿,说出来我们盘算盘算,嫂子不会害你。”要不是她家的兄弟都定了人家,要不真想把小姑回聘娘家,带旺她陈家。

  “嫂子也别急,该来的总会来,难道你还怕我赖在家里一辈子,和小侄子抢食?”牛双玉目光看向大嫂隆起的肚皮,里面的小崽仔三个多月了。

  自从去广济寺上香回来没几个月后,陈若娴就有孕了,初初怀了孩子的头月,吐得胆汁都出来了,把牛家上下吓得不轻,以为得了不治绝症,赶忙请来村里的老大夫看诊。

  这一诊,喜脉,大家都笑了,转忧为喜,商量着怎么照顾孕妇,孩子是男是女,要准备什么样的小衣。

  总之,还挺乱的,手足无措,后来向村中生过孩子的妇人讨教,这场混乱才逐渐平息,未再大惊小怪。

  “该来的总会来……啊,你不会在等着那位表哥吧!他看起来不像我们这种小地方出身的人。”一身贵气,双目锐利,行塞i间透着一丝杀伐果决,令人望之生畏。

  陈若娴没和失忆时的越君翎相处过,因此对他有几分畏惧,不敢靠得太近,他身上散发出的冷意叫人不寒而栗。

  可她瞧牛家兄弟对他倒无人感到生疏,像亲兄弟似的勾肩搭背,大声言笑,语带亲昵,完全拿他当一家人看待,那时她常想,这家人都这么迟钝吗?看不出他的天生霸气。

  一提到越君翎,牛双玉也想着她许多日未见他了,心里怪想念的。“嫂子放心,他若不是与我一心人的话,我也不会痴缠不休。男人嘛,多得是,何必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

  原本还有盼头的陈若娴听她一说,感觉事情更没着落,她说起男人的口气像在说个登徒子,连越家表哥那样的人她都看不上,要上哪找更好的姻缘呢?

  在既忧且惊的日子里,秋粮收上来了,八个月生的药草也熟成了,全株都可入药,趁着农闲时,附近几个村子的劳力都到牛家药田打零工,几百人火热的开工。

  锄土的锄土、拔株的拔株、去土松泥的去土松泥,一捆一捆的药草堆在田埂上,一车一车的空马车等着运走。

  打从玄武帝驾崩后,京城那边为了争帝位闹得不可开交,皇后所出的三皇子诚王为嫡出占了正统,不日登基为帝,但其他人不服,认为立贤为大,想拉下诚王自己坐上去。

  闹到最后居然打起来了,不认诚王为帝的众皇子群起攻之,各有各的势力,并退守封地谋定思动。

  人的野心是无法填满的,有了还想更多——有的相互联盟,创出更大的局面。,有的直接并吞封地周遭的城池,因此打过几场小仗,攻城掠地的想扩充实力,谁也不肯退让。

  打仗最大的消耗不是粮食,而是药草,商会那里讨得急,牛双玉加了两成还是供应不足,而军营里的需求量更大,越君翎的人直接派人来盯着,一有收成立即装上车,也不管要不要晒干,一点也不留的把徐半月会长等人气到跳脚。

  这一天,药田里热火朝天的开采,这一次只采花,其他不要,胸前挂着竹蒌子的男人、女人双手齐下的采摘,动作相当熟练,采过几回也采出心得了,速度飞快。

  蓦地,一人一马奔驰而过,扬起的风沙漫过石子路,一路奔进牛家大宅。

  “小玉,快走,流匪来了!”

  “流匪?!”

  他们清江县一向很平静,天高皇帝远,皇子们闹得再凶也不会波及这个位于北边的小城,嫌地小人稀,走三步路就看到城墙,占了也没用,因此没人看得上这地方。

  怎么打着打着就有流匪了?稍有脑子的人都晓得百里外的叶子城才是富裕大城,里面住了不少富户,若要抢就要抢富得流油的叶子城,随便逮几个富人就一辈子不愁吃穿了。

  “我看是冲着你来的,你快把行李收一收赶紧走人,别再逗留了。”面上染尘的段青瓦口气急迫,催促着义妹尽快离去,杀人不眨眼的流匪才不管是女人还是孩子,一刀砍下毫无人性。

  “冲着我来是什么意思,说明白。”知道得越清楚她才晓得如何应变,不致慌了手脚。

  越是紧急时牛双玉越镇定,她冷静沉着,分析接下来该做什么,不让慌张乱了思绪。

  “听说诚王的阵营中有人打探到逍遥王三年多前曾落难被救,救他的是一名住在牛头村姓牛的姑娘,两人朝夕相处,日久生情,王爷对她情根深种,什么两情相悦的小情人、暗生情愫的风雨夜归人……”传得绘声绘影,简直像亲眼目睹似的。

  闻言,她脸色一变。“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活捉我,用我来威胁越君翎,对吧!”

  段青瓦苦中作乐的一笑。“你一向聪明过人,反应灵敏,不难猜出其中的严重性,若你被他们活捉……”

  后果不堪设想,局势将大为逆转。

  逍遥王那个性情冷漠的人,却心心念念于她,一旦她有了危险,恐怕他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顾了,放下一切,不再受制于人,毁了多年的精心布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