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〇


  “你说呢?”越君翎不承认也不否认。

  牛辉玉谦和地往他臂上一拍。“若是回来定居,我们欢迎你来当邻居,远亲不如近邻,如果只是来看看,晚一点一起喝一杯,别再突然离开了,我们可真是把你当一家人看待。”那年妹妹在溪边哭的事,牛家两个哥哥都知道,虽然心疼,但他没再向越君翎提起,是明白有些事不能强求,人家只是失忆,一旦想起了过往后,他也有自己的家人,总要回家的。

  妹妹都十四岁了,他不知道赵冬雷……不,是越君翎,他这次的出现是好是坏,只盼着妹妹别再哭了。

  “酒管够,但你酒量好吗?我记得你喝不过三杯。”他没说要走要留,狡猾的吊人胃口。

  牛家人的酒量都不好,只能浅尝,不能牛飮,好在他们都是文雅人,若有聚会,小酌一杯尚可。

  被取笑的牛辉玉呵呵笑着。“要练、要练,岳父大人很能喝,不能陪他痛饮实属不孝。”

  陈天勤取自天道酬勤之意,他打年轻就爱喝,上了年纪仍无酒不欢,逮到人便要和他喝个痛快,不醉不归。

  身为女婿的牛辉玉醉过几回,被陈天勤嫌弃到不行,好在他酒品好,一醉便睡觉,岳父大人勉强承认他尚有可取之处,陪娘子回娘家时不致受到冷落,恶脸相向。

  “哎呀,你说什么,那是爹要试试你的人品,你怎么给说出来了,真是羞死人。”提到翁婿两人的过招,陈若娴红着脸推推丈夫。

  “呵呵……哪有什么好难为情的,为夫的确酒量不行,名符其实的三杯倒,这里没外人,说了也不怕人家笑话。”君子坦荡荡,无不可告人之事,这是他父亲留给他的话。

  没被当成外人的越君翎略微动容,他看着牛家老大的眼神有着感激,感谢他的包容和宽大,能让他以亲戚之名待在牛家。

  “叫你别说你还说,喝几口就倒很光荣吗?难怪我爹说你是傻驴子,一把青菜吊在鼻前就走了,不用人催。”吃也吃不到倒走得欢快,不知放弃的直往前行。

  牛辉玉温润笑着,轻拍妻子手背。“傻驴子就傻驴子呗,老实!妹妹呀,记不记得我们在老家时也有一头驴子,因为它的皮和肉,我们几个孩子才能一个不漏的走到今日。”

  驴子的死养活了四个孩子。

  一说到过去,牛双玉有所感伤。“是呀,我们都平安长大了,大哥也娶妻了,二嫂快要过门了,我们都会好好的,爹娘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我们……”

  话题越说越沉重,所有人的脸上都少了些笑意,没经历过那场地震的陈若娴笑着拉回大家的笑脸。

  “以前的事就别提了,我们要开开心心地过接下来的每一日。相公,我们要到广济寺上香,时候不早了,再不走怕又要下雨。”这雨季呀,忒是烦人,也不知道何时下雨、何时雨停,把人愁死了。

  “今天要去广济寺上香?”他讶然。

  “我前儿个不是才告诉过你,你还说早去早回,别被雨留住了。”瞧他这记性,还不到二十岁便忘东忘西。

  “啊!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件事,冬雷表哥……呃,不对,是越大哥,你也要去广济寺吗?”看他一直站在妹妹身边,不时眼泛柔情的看她,他心里打着鼓。

  被雷到的牛双玉在心里想着:大哥,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当今皇上的弟弟,你跟一位王爷称兄道弟,你八字够重、承受得起吗?

  “女眷们总要人保护,你在外头走动时应该多少听到一些风声。”传到北边来是慢了一些,但不会毫无动静。

  牛辉玉沉默了一下。“皇上的年事已高,底下的皇子正值壮年,这是难免的事。”

  “难为你看得开,不会为此事怪罪朝廷。”他算是心胸宽广,不致因一时不平而心生忿恨。

  他苦笑。“看不开又如何,要不是朝廷德政给了我们两亩田起家,只怕此时我们不是饿死便是已沦为乞丐。”

  不会的,有小扁豆在,至少会有一口吃食。越君翎眼中的柔意越来越深,柔到牛双玉都察觉到一丝不寻常,她抬起头,正巧和一双深潭似的黑瞳对上,粉颊不自觉酡红。

  看到两人若有似无的情意勾缠,原本准备去上课的牛辉玉改变了主意,他认为妹妹的事比较重要。

  “我也一起去好了,给学生放一天假,他们肯定很高兴。”来到牛头村后,他只听过广济寺的桃花却没去过。

  “好呀!相公,有你陪着更安心,我们还没一块出游过呢!”陈若娴显然很开心,望着丈夫的神情充满喜悦。

  “跟我过来。”

  广济寺的桃花很美,三、四月期间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粉粉嫩嫩的花瓣在雨水的冲洗下更显娇艳,一朵朵像旋舞中的舞姬,舞出最曼妙的动人姿态,撩乱一池春水。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桃树下支起了一座大棚,一名老者和方丈下着棋,无人伺候,就一名尖头小和尚站在一旁倒酒。

  广济寺内有九九八十一尊菩萨,分七座大殿供奉香火,走到第四殿前牛双玉就有点意兴阑珊了,她向逛得正起劲的兄嫂说她累了走不动,想到外面廊道歇息一下,得到允许后便带着喜妞走出去。

  越君翎一入寺就不见踪影了,想必是去见他的部属,无人跟在身后的牛双玉有些失落,她望着又开始淅淅沥沥的雨势发呆,素白小手伸到屋檐下接住往下滴落的雨水。

  有了死后穿越一事,再世为人的牛双玉基本上是不怎么相信神佛,因为从现代到古代,她没见过一个打小便熟知的神明,也没有所谓的穿越大神,她就莫名其妙的面对死亡,再睁眼已变成痩巴巴的三岁女童,其过程荒谬到像一场闹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