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喔,那个是晋王……什么,他是晋王?”他有没有说错,那位快成仙的老者?“他的年纪可以当你曾祖父了,他有七十岁了吧,而你今年刚满二十……”

  她以古人一般生育年龄来算,十五、六岁成亲,最迟二十岁有子,二十年一轮正好三轮,说是曾祖父绝对合理。

  他轻笑着,轻搂她肩头。“我父皇生我的时候已经七十几岁了,一名垂垂老叟,满脸的褶子,头发稀疏,牙也掉了几颗,但他还有力气抱着我在御花圔走来走去,笑点这是他的江山,要我帮他看着……”

  看着有两层含意,一是看看这锦繍江山多秀丽,风景如画,物产富饶,百姓安居乐业,盛世太平。,一是看着坐上他位置的那个人有没有尽心在国事上,以民为本,勤政爱民,四夷来朝,国无战事,谛造青史留名之盛景。

  “那时我不懂,装严肃的点头,奶声奶气的说,父皇的天下儿臣替你看着,谁也抢不走。父皇一听龙颜大悦,哈哈大笑的说,朕就交给你了,不要让朕失望。”

  当时在先帝身边服侍的是一位叫李德全的大太监,他早被太子,也就是今日的皇上收买了,闻其言的李德全立即将此事透露给太子知晓,让他预做打算。

  以越君翎当时的年纪是不可能当上储君的,朝臣们也不会接受,纯粹是皇家父子天伦之乐,一时有感而发说出的玩笑话。

  可是有人当真了,也开始动手了。

  在越君翎六岁时,他得了天花差点死掉,先帝震怒下旨彻查,最后查出东宫一名属官将染有天花的幼儿服饰带进宫,与小皇子衣服混在一起,孩子年幼,因此很快便染病,全身长满红疹。

  越君翎以为自己真的会死掉,哭得喉咙都哑了,先帝心疼不已,还为此生了一场大病,没多久就驾崩了。

  东宫属官做的事,岂能不是出自太子授意?事实真相如此难堪,因此有人说皇上是被太子气死的,太子竟心狠到连六岁幼弟都容不下,欲置之于死地,这样的太子岂会是个仁君。

  因此皇上是带着气死先帝的不孝之名登基,为此他对越君翎并无太多好感,还是看在挚爱的僖贵妃分上才允许他活着,但也就只有如此了。

  幸好先帝死前预先册封封号和封地,越君翎才得以出宫建府,不然日日见着皇兄和母妃在御花园里耳鬓厮磨,狎玩嬉戏,他大概会手举宝剑弑君,斩杀私通庶母的帝王。

  “九叔和父皇是同胞兄弟,先祖母为德妃娘娘,皇后无出,父皇便过在皇后名下,但两兄弟感情甚笃,父皇临终前将我托付给九叔,盼他能多看顾我一些。”父皇真的待他很好很好,老来得子疼宠万分,以致他至今难忘。

  这也是玄武帝不愿见到越君翎的原因之一,他长得太神似先帝了,不论语气、神态、处事态度,不能说完全像到十成十,可至少有七成相像。

  看到他就像看到先帝,这叫当今皇上如何能忍?活生生的人站在眼前,彷佛在时时刻刻提醒他做过的事,忤逆犯上的污名将一直伴随着他,直到入了陵墓也洗刷不掉。

  所以皇上不主动杀越君翎,他放任皇子们下手,不阻止也不鼓动,端看越君翎运气。他借刀杀人,隔山观虎斗,看哪个儿子有本事杀了越君翎,而先帝遗旨——当今皇上一死,将由逍遥王上位,助长了这波杀意。

  “因此你才找上晋王,向他寻求帮助?”嗯,这说得通,当叔叔的照顾侄子无可厚非,谁叫人家兄弟连心。

  “是借兵。”晋王不会为了他触犯龙颜。

  “借兵?”难道他想……牛双玉忽然觉得救了他不是件有趣的事,这人太危险了,有反社会人格。

  “不是造反,而是自保。晋王封地有三十万驻军,当年九叔就是太护着我才被皇上赶回封地。那年我十岁,九叔语重心长的告诫我不得有谋逆之心,他可以出手护我免于一死,但绝对不会助我成事……”

  九叔不想看到生灵涂炭,伏尸千里,父皇的江山被不肖子孙撕扯得四分五裂,再无锦绣光景。

  “那你还找他借兵?”

  越君翎语带玄机的说:“借不是借,只是摆摆样子。”

  莫非是狐假虎威?牛双玉以为她在心里想着,没想到顺口说了出来,已将她搂在怀中的越君翎耳尖的听见她的喃喃自语,嘴角一咧,暗赞自个儿眼光好,挑中她。

  “我和九叔谈条件,意思是两不相帮,在皇上要他出兵时,故意拖延个三、五个月按兵不动,若在我需要时则在封地动一动当作威吓对方,其实只是例行的军事演练。”晋王的不帮便是帮了他,三十万大军极具吓阻力,皇子间的恶斗若要动到兵马会先因此犹豫一番。

  他要争取的便是他们瞬间的犹豫,攻敌制胜的要决便是快,先出手才能抢得先机。

  机会不等人,要懂得把握。

  “什么条件?”她好奇的问。

  调兵遣将不是易事,一次要动员三十万兵马更是件大事,一不小心就被冠上谋逆罪名,不反也得反了。

  越君翎神色转柔的看着她的柔皙娇颜,以指腹轻抚粉色嫩唇。“晋王一直有落叶归根的念头,离京十年想返回故居终老,他有七子三女,但没有一个赞同,他的几个儿子私底下也斗得厉害,就等他百年之后好瓜分他的封地。”

  晋王想死在离先帝近一点的地方,他七十有五了,还有几日可活呢,不重返故土落叶归根,他自个儿都死不瞑目。

  偏偏几个儿子都不长进,叫人失望,斗得欢却没本事,是越君翎提起要奉养他,让他死后进陵寝陪伴先帝左右,晋王才心动了,正在考虑中,因此有了这次的寺庙相见。

  “说话就说话,不要动手动脚,你当我没瞧见你的登徒子行为吗?”面泛桃色的牛双玉拍开他抚上瘾的手,眼中有怒有恼,还有更多的火苗乱射。

  王爷了不起吗?就能恣意调戏人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