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九


  陈若娴半带玩笑的埋怨。“你嫌十五人太多,吵,所以挑隔日再去才清静,你这毛病呀,得改改,谁不喜欢热热闹闹的,就你不爱与人凑,过了十五冷冷清清的,菩萨都懒得理你。”

  她原本带小姑到庙里拜佛是为小姑求姻缘,不过有“表哥”在,这姻缘应该不用求了,男才女貌,天作之合,佳偶天成呀!

  “广济寺的香火鼎盛,去瞧瞧也不错,求个平安,护佑家宅安宁。”笋青玉菌粥熬得软烂,入口即化。

  看越君翎若无其事的提起广济寺,心中生疑的牛双玉走到他身边小声的问:“你又想干什么?”

  果然聪颖,嗅着味道就能逮到线索。“我的人在广济寺。”

  一言以蔽之。

  原来如此……“不会有危险吧?”

  “你是指?”是指谁有危险?

  美目轻轻一睐,流动着动人溢彩。“我是说万一打起来会不会波及到我们,我们可是见血就量住的弱女子。”

  闻言,他轻笑出声。“如果是其他人不好说,若是你,小母老虎,被咬断颈子的不知会是谁。”

  “你是说我很凶?”牛双玉美目一横,眼带凶光。

  吃完热粥的越君翎一抹手,黑眸透着几许柔意。“我的意思是你有断尾求生的坚毅,不论处在何种情况,你都会挑对自己最有利的情况将不利于你的人扳倒,若是必要,你会是女罗刹。”

  她不与人争,但不表示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人小力微也有人小力微的方法,和大块头打自然是打不过,可是谁说不能使阴招,傻子才硬碰硬,智取方是制胜先机。

  她便是这种人,自知在气力上无法跟人抗争,因此会设法挖坑给人跳,用最小的力气达成最大的效益。

  “你太抬举我了。”满手血腥有什么好,她还是安分守己的种她的田,朝廷的事离她太远了,她只要手中有粮就好。

  “你几时这么客套了?”她一向对他颐指气使的,像在喊她家的奴才一样。

  牛双玉轻哼,话意有点酸。“谁叫你今非昔比了,我不多奉承你行吗?你手指缝漏出一点渣就够我们享用不尽了。”

  “不只一点渣,你想要什么都给你。”连他的命她都可以取走。

  什么呀!说得他对她好像有什么情意似的,粉颊微微发热的牛双玉转过身,不看那双令人心慌意乱的深眸。

  “两人嘀嘀咕咕说什么,不能让人听见的心事?”看俊男美女凑在一块儿咬起小耳朵,一旁暗着乐的陈若娴趁机打趣,看能不能套出话来。

  她看这两个人,实在太相配了。

  “嫂子说哪儿的话,不过问他去不去,咱们几个女的中间杵了个脸皮厚的大男人,怎么看都突兀,正劝他做点男人的事,别让菩萨笑话了。”不许跟,自个儿找他的人去。

  道不同不相为谋。

  “哪里突兀了,一起去才有伴,不然咱俩姑嫂在路上遇上恶棍什么的怎么办,有个男人在,他们才不敢上前调戏。”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谁知道哪天会冒出啄人的山雀。

  “牛大嫂说的没错,最近北地不太平静,你们这边靠近北边,出入要更加小心,一有陌生人接近得赶紧知会其他人,怕有流民作乱。”他就是为了此事而来。

  一听“牛大嫂”,陈若娴先是一怔,而后满脸羞红的想到指的是她,嫁牛随牛,她就是牛媳妇。

  不过这称唿挺新鲜的,她头一回听见。

  “流民?”又没天灾人祸的,怎么会有流民?牛双玉不解地看向他。

  “嗯,快打起来了。”越君翎语焉不详。

  “打仗?”是敌国来袭或是……争位?

  只要是改朝换代就难免血流成河,少数人求上位的野心常会造成无数百姓的流离失所,以白骨砌成的皇位,真坐得安心吗?

  “近来皇上病重。”也该是时候了。

  你干的?牛双玉用眼神询问。

  越君翎蓦地一惊,震撼她的敏锐,光是简单的一句话就猜出与他有关。“该走了,再不走又要下雨了。”他没回答,淡淡的转了话题。

  昨儿个还浠沥沥地下个没完没了,天亮前就停雨了,虽然天色还阴沉沉的,但一时半刻雨不会落下,较适合出门,赶一赶还是能在下雨前赶到。

  “好咧!妹妹,我看你都穿戴整齐,我们和你大哥说一声就出门。”陈若娴道。她香烛都准备好了,不去可惜。

  对求神拜佛兴趣缺缺的牛双玉一看到嫂子兴冲冲的样子,知道养在深闺的女子很少有走出大门的机会,难免兴致高昂,又瞧见一脸兴味的越君翎挑眉瞥她,骑虎难下的她只好点头同意。

  在两人的“威迫”下,真不好说不。

  一到了正厅,正巧遇去上课的牛辉玉,他乍见许久不见的故人,欢喜地让小厮洛西到私垫走一趟,先让学生练字、看他安排的书、复习他教过的章句等,一会儿他就过去。

  “冬雷表哥几时回来的,怎么也不写封信回来通知,我们才好设席款待。”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他叫越君翎。”牛双玉鼻头一拧,假意撩撩落在胸前的乌黑发丝,犹如盛满秋水的眸子四下飘呀飘。

  大哥,我提醒你了,看你开不开窍。

  “嗅?越是国姓,你不会是某个皇亲国戚吧。”一说完,他自个儿笑了起来,只当是个玩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