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话题越说越沉重,所有人的脸上都少了些笑意,没经历过那场地震的陈若娴笑着拉回大家的笑脸。

  “以前的事就别提了,我们要开开心心地过接下来的每一日。相公,我们要到广济寺上香,时候不早了,再不走怕又要下雨。”这雨季呀,忒是烦人,也不知道何时下雨、何时雨停,把人愁死了。

  “今天要去广济寺上香?”他讶然。

  “我前儿个不是才告诉过你,你还说早去早回,别被雨留住了。”瞧他这记性,还不到二十岁便忘东忘西。

  “啊!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件事,冬雷表哥……呃,不对,是越大哥,你也要去广济寺吗?”看他一直站在妹妹身边,不时眼泛柔情的看她,他心里打着鼓。

  被雷到的牛双玉在心里想着:大哥,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当今皇上的弟弟,你跟一位王爷称兄道弟,你八字够重、承受得起吗?

  “女眷们总要人保护,你在外头走动时应该多少听到一些风声。”传到北边来是慢了一些,但不会毫无动静。

  牛辉玉沉默了一下。“皇上的年事已高,底下的皇子正值壮年,这是难免的事。”

  “难为你看得开,不会为此事怪罪朝廷。”他算是心胸宽广,不致因一时不平而心生忿恨。

  他苦笑。“看不开又如何,要不是朝廷德政给了我们两亩田起家,只怕此时我们不是饿死便是已沦为乞丐。”

  不会的,有小扁豆在,至少会有一口吃食。越君翎眼中的柔意越来越深,柔到牛双玉都察觉到一丝不寻常,她抬起头,正巧和一双深潭似的黑瞳对上,粉颊不自觉酡红。

  看到两人若有似无的情意勾缠,原本准备去上课的牛辉玉改变了主意,他认为妹妹的事比较重要。

  “我也一起去好了,给学生放一天假,他们肯定很高兴。”来到牛头村后,他只听过广济寺的桃花却没去过。

  “好呀!相公,有你陪着更安心,我们还没一块出游过呢!”陈若娴显然很开心,望着丈夫的神情充满喜悦。

  “跟我过来。”

  广济寺的桃花很美,三、四月期间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粉粉嫩嫩的花瓣在雨水的冲洗下更显娇艳,一朵朵像旋舞中的舞姬,舞出最曼妙的动人姿态,撩乱一池春水。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桃树下支起了一座大棚,一名老者和方丈下着棋,无人伺候,就一名尖头小和尚站在一旁倒酒。

  广济寺内有九九八十一尊菩萨,分七座大殿供奉香火,走到第四殿前牛双玉就有点意兴阑珊了,她向逛得正起劲的兄嫂说她累了走不动,想到外面廊道歇息一下,得到允许后便带着喜妞走出去。

  越君翎一入寺就不见踪影了,想必是去见他的部属,无人跟在身后的牛双玉有些失落,她望着又开始淅淅沥沥的雨势发呆,素白小手伸到屋檐下接住往下滴落的雨水。

  有了死后穿越一事,再世为人的牛双玉基本上是不怎么相信神佛,因为从现代到古代,她没见过一个打小便熟知的神明,也没有所谓的穿越大神,她就莫名其妙的面对死亡,再睁眼已变成痩巴巴的三岁女童,其过程荒谬到像一场闹剧。

  她不是没想过要回去,但是顶着小萝莉身躯过了一年又一年,慢慢地她也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在回廊下玩了一会儿雨后,居然出现短暂的放晴,天空挂上一条长长的七彩虹影,许久未见过彩虹的牛双玉两眼一亮,带着喜妞走向铺着石板的小径,一片漫开的桃花正迎风摇曳,美如仙境。

  此时,她看见桃花树下捉对厮杀的两名老人,花白的胡垂到胸口,从外观来看,两人的年岁绝对都超过七十。

  正当她要绕道而行,不打扰下棋者的兴致时,勐然有人伸出一只大手拉着她就跑,定睛一瞧,是身着百姓衣着的越君翎,一身青衫儒袍,脚下却着黑色云龙纹靴子,儒雅俊逸中透着不凡的清贵。

  “你干什么,做贼似的见不得人,我没拦着你做些鸡鸣狗盗的事,你也别想把我拉进浑水里,我的药田生意正风生水起呢……”渐入佳境的美好生活可不能被他破坏。

  “闭嘴。”话真多。

  “喜妞呢?你把她怎么了,她那人很憨直的,不许伤她。”喜妞直率且忠心,个性不懂得转弯。

  “没事,我的人拦住了她。”不会伤害她,只是带着她在寺庙周遭绕圏子,一会儿又绕回正殿。

  她一听,表情不太爽快。“又是你的人,你到底带了多少人来,身为王爷的你可以随意离京吗?”

  牛双玉说到重点了,皇上和一些皇子是不希望他离开视线太远,就近监视才安心,因此在京城逍遥王府里装病的逍遥王,其实是由善于易容的下属乔装的,本尊早出了天子脚下。“不多,亲兵一千名,暗卫近百。”他是有备而来。

  “这还不多?”她讶异的睁大水眸,不敢相信他胆大至此,在天皇老子的眼皮底下也敢如此明目张胆。

  “是不多,不然我也不会在半路遭到拦击。”原本不只这个数,经过一些暗杀,剩余的人便化整为零隐身在暗处,随时出面保护他。

  “你被认出来了?”她神色一紧,面露慌色。

  越君翎摇头,拉着她往桃林深处走去,手臂一举遮着她头顶上方,避免桃树上滴落的雨滴淋湿了她。“跟踪我的人以为我是逍遥王派出的暗使,特意前来向晋王求援。”

  “晋王?”怎么又跑出一名皇亲国戚,还嫌不够乱吗?

  “就是你刚才在林间看见的老者,他是我九叔。”他说得轻描淡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