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四


  “是,而且要卖给我说的那个故人,他让你种什么你就种什么,熟成以后以市价收购。”

  牛双玉听完后双眉微微颦起。“那我们不成了人家的契农,凡事要听从对方的意思,不能有自己的主见?”

  她讨厌被约束。

  “那就是你和他之间的事,你自个儿和他谈。”他都当了一回冤大头,别想让他做不讨喜的桥梁。

  “我没空。”她拿翘。

  “他只有今天有空,过后就要走了。”人家是大忙人。段青瓦笑得有几分幸灾乐祸,好像在等着看谁的好戏。

  一听到“走了”这两个字,牛双玉感到特别反感,刺耳得很,勃发的怒气冲口而出。

  “走了就走了,不用回来,我们没买地也不会活不下去,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人。”

  她似在说:没有他,她也不会活不下去,要走趁早。

  对于某人的离开,她还是非常在意。

  “别呀!好妹子,千万不要和银子赌气,这人的银子很多,我帮你把他的金元宝、银大爷给挖出来。”落井下石这种事让人激昂,他觉得全身的血在沸腾,在叫嚣。

  “你帮我?”她露出狐疑神色。

  段青瓦笑得很僵硬。“是的,我帮你,咱们是什么关系呀!哥哥不帮妹妹,天打雷噼。”

  “好吧,我信你一回。”人生处处是风险,拼了。

  “那好,我们马上去见……”他兴冲冲的要引路,举止很诡异。

  “等一下,先办过户。”先把土地拿到手再说。

  “过户?”呃,那是什么东西?

  段青瓦真是一名名符其实的狗官,他没亲手办过一件像样的事,像过户这种小事一向由底下的人负责,捉犯人是捕头的事,他只需上堂拍惊堂木,决定有罪无罪。

  “地契要写上牛丰玉三个字。”她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咦,不是你要的,而是给你弟弟?”这丫头是不是傻的呀!不趁机多捞点嫁妆,日后是会被夫家嫌弃的。

  “姊,一千两百亩田地都要给我?!”牛丰玉的脸没有半点血色,吓得他惊慌,全身在发抖,虽说是他怂恿的,但没想过要私吞。

  看他手足无措的样子,牛双玉心头一软,揉乱他头发。“大哥他有功名在身,明年再考举人不成问题,更何况有个私垫,养家活口不是难事,而今年二哥到县城应试,秀才之名十拿九稳,再加上有油坊的分红,日子过得很滋润。

  “倒是你最叫我放心不下,没定性又爱胡閙,所以姊决定把地买下来送给你,当是你的私产,以后照你说得佃出去或请人来耕种都行,姊会教你怎么种植,但你得自个儿动手,我不会再给你任何助力。”他必须自己成长。

  “姊。”牛丰玉眼眶红了,一是感动,二是害怕,他担心辜负姊姊的疼爱。

  “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你都十二岁了,要赶紧长大,姊姊的嫁妆你要出一半。”十二岁真的很小,小学刚毕业。

  “好。”眼中噙着泪,大声应好。

  “好什么好,怎么有你这么傻的姊姊,你要嫁人?!嫁给谁,咱们清江县还有谁敢娶你……啊!袭官。”她居然袭击地方官员……的脚,好在她没力气,踩得不重。

  “要你管,想娶我的人从城门口排到县府门口,你不知道我的外号叫金疙瘩吗?从我身上摇一摇就会掉下金疙瘩。”聪明能干又有钱,哪家的长辈不想有个会赚钱的媳妇。

  “金疙瘩、金疙瘩……太好了……”他大笑不已。

  牛双玉忍耐的磨牙。“别笑了,你再笑真送你金疙瘩堵住你的嘴,堂堂县官笑成这样有失体统。”

  “哈哈……哈……不……哈……不笑了,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你千万不要把我的县衙拆了,感谢呀!”他要跑得越远越好,免得受池鱼之殃。

  究竟要见谁,这个脑子有洞的家伙太不正常了,他老做些不着调的事,叫人哭笑不得。

  段青瓦是得了消息特地来镇压的,有他这尊大佛镇住,商会的众人不敢为难身为知县义妹的牛双玉,药草买卖才得以顺利进行,未有欺压、剥削等不肖行径,维持双方意愿的公平生。

  出了商会大门没多远便是县衙大门,他们不走正门而是从距离招待贵客较近的偏门进去,一入内便是弯弯曲曲的花径,看似疏木浮影却有遮蔽之意,从外无法看清内院。

  来了清江县几年,段青瓦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既不娶妻也不纳妾,他的一切起居都由师爷打理。

  他不是好官,但也不贪花好色,眠花宿柳,所以清江县县衙是历任以来最干净的,没有妻妾争宠的喧闹,也无争风吃醋的闹剧,安安静静的,透着宁谧。

  但在这一份静谧中,牛双玉忽然感到不安,心跳如擂鼓,莫名想打退堂鼓,总觉得前头有头张大嘴的巨兽等着吞食她。

  “就在这儿,你自个儿进去。”

  “你不陪我进去?”见到段青瓦忽地止步,牛双玉的心整个乱起来,裹足不前的想逃走。

  段青瓦笑时眼带阴影,似要做一件灭绝人性的大事。“我陪牛小弟办过户,瞧,他多大的面儿,有知县大人亲陪,他这下可风光了,回牛头村后便能四下向人炫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