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至于原来的村民,他们可能会想,地原本就是他们的,为什么要让给几百里外来的外人呢?他们的亲人死了还分不到地,朝廷对他们不公,因此会迁怒,谁得的土地越多谁便是他们怨恨的对象……”不在沉默中死亡,便在沉默中爆发,人有了恨的目标便会理智全失,最后做出什么事没有人可以预料。

  牛双玉不是真的爱银子爱到舍生忘死的地步,而是爹娘刚死时,四个孩子的无助触动她心中的恐惧,她想如果家里过得好,她或许就不用担心家中缺粮了,人人有饭吃。

  她原本的追求是小康,家有余粮,谁知一不小心就弄成大富,光是油坊和卖药草的收入就够她一辈子不愁吃穿了。

  所以段青瓦的提议她一点也不感兴趣,目前的平静正是她想要的,她不想再无端搅乱一池春水,把自家放在风头浪尖上。

  不过牛家的兄弟肯定不会这么想,男人要的永远和女人不一样,他们有填不满的雄心壮志。

  “姊,买吧!这笔钱算是我跟你借的,日后我赚了银子就还给你。”双眼发亮的牛丰玉异常兴奋。

  牛双玉苦笑。“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我们根本不需要,之前的一千亩地已经够惹眼了,再买下所有荒地,只怕村里的人都要拿我们当仇人看,认为我们抢了他们的地。”

  地在那里是无主的,人人都有可能成为它的主人,只要存够了银子便能到县府登记,过了户便是自己的。

  一旦田地有了主人,这些存了盼头的村民就什么希望都没了,他们会伤心、会难过,会认为天绝了他们的路,而后是愤怒,豁出去的抗争,首当其冲的就是拥有这些地的地主。

  “谁说不需要,一千亩听起来是很好,可是我们日后要分家呀!算上姊姊一份,一人才两百五十亩地,真要大量种植,地也不够使,再加上一千两百亩才能放开手脚……”

  闻言的牛双玉有如雷击,她是想过分家,树大分枝,儿大分家,但是没想过要分地,地是牛家的,她是牛家的一分子,赚了钱一起分,她有了其他的想法也会知会一声。

  可是那地……一直是她的心血结晶,是她决定要种豆、开油坊榨油,也是她决定种上草药,成为独家买卖。

  此时弟弟的一番话却让她有美梦乍醒的心酸,她把事情想得太美好了,她虽是姓牛,但终究是姑娘家,牛家的家产肯分她一份已是厚待了,她还能把所有的地都带走不成?

  “……我们先买下来再看看情形,看要自己请人种还是佃出去,若是佃地先开荒,我们允诺对方头一年五五分,而后是三七分或是四六分,总之我们吃不了亏……”

  牛丰玉越说两眼越亮,已然有田家翁的气势。

  “嗯!没错,两个月后地价调回一亩十二两银子,你要买就得多付至少八千四百两银子,而今你只需花六千两就能买到,省了大把银子。”段青瓦加入说服行列。

  “如果哪天我死得不明不白就是你害的……”牛双玉小声的嘀咕,心里忿忿然,她不喜欢被算计的感觉。

  “你说什么?”咕咕哝哝的。

  “我是说能直接以一千亩地的价钱买下的话,也许值得考虑。”她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要用在刀口上。

  “喔!你是说只买一千亩,另外两百亩不要了……”抬头一看,忽地瞧见她嘴边美得动人的浅笑,段青瓦觉得她的笑令人发毛,好像被隐在某处的野兽盯上,全身寒毛直竖。

  蓦地,他双眸睁大,了解她话中含意。

  “你……你没那么狠吧,想吃下一千两百多亩的地,却只给一千亩的银子?!”

  太狠了,他就是被宰的肥羊。

  “段哥哥,小牛妹妹的义兄,我们是自己人对吧,你也不是什么清廉公正的好官,不如我们官民勾结,当初你要认我做义妹可没什么见面礼。”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她了。

  “可是有两百多亩地……”很难抹得掉吧!

  牛双玉一脸“你看着办”的神情。“你是知县大人,这种小事难不倒你,妹妹就全仰赖你提携了。”

  “你、你……”最狡猾的人就是她了,平民百姓也敢咬上当官的。段青瓦一抹脸,认命的接受勒索。“不过我有个要求,一千两百亩田地全得种上药草。”

  “全部?”她挑眉。

  “是,而且要卖给我说的那个故人,他让你种什么你就种什么,熟成以后以市价收购。”

  牛双玉听完后双眉微微颦起。“那我们不成了人家的契农,凡事要听从对方的意思,不能有自己的主见?”

  她讨厌被约束。

  “那就是你和他之间的事,你自个儿和他谈。”他都当了一回冤大头,别想让他做不讨喜的桥梁。

  “我没空。”她拿翘。

  “他只有今天有空,过后就要走了。”人家是大忙人。段青瓦笑得有几分幸灾乐祸,好像在等着看谁的好戏。

  一听到“走了”这两个字,牛双玉感到特别反感,刺耳得很,勃发的怒气冲口而出。

  “走了就走了,不用回来,我们没买地也不会活不下去,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人。”

  她似在说:没有他,她也不会活不下去,要走趁早。

  对于某人的离开,她还是非常在意。

  “别呀!好妹子,千万不要和银子赌气,这人的银子很多,我帮你把他的金元宝、银大爷给挖出来。”落井下石这种事让人激昂,他觉得全身的血在沸腾,在叫嚣。

  “你帮我?”她露出狐疑神色。

  段青瓦笑得很僵硬。“是的,我帮你,咱们是什么关系呀!哥哥不帮妹妹,天打雷噼。”

  “好吧,我信你一回。”人生处处是风险,拼了。

  “那好,我们马上去见……”他兴冲冲的要引路,举止很诡异。

  “等一下,先办过户。”先把土地拿到手再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