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那是我胆子大,天生有冒险精神,反正我哥是秀才不用缴粮税,种废了就种废了,我赔得起。”当是养地。

  一千亩之中的七十亩,那跟沧海一粟没两样,若是以三成的粮税来计数,就有三百亩的利息要缴交朝廷,那才是肉疼,她宁可少种地也不要便宜尸位素餐的贪官污吏。

  好在她当初鼓励大哥去应试,而非留在城里当酒楼帐房,不然如今她也不能毫无顾忌的想种什么就种什么。

  一开始村里的人说她魔怔了,连村长也跑来骂她一通,说她不懂得善用土地,请人把地开了不种粮却去种一些花花草草,那些花草能当饭吃吗?她糟蹋田地会遭天谴。

  但事实上北方的土地最适合种植药草,气候干燥少雨,适度的水分就能生长得很好,植物都有向光性,长期的日照促进成长,它会更快开花结果,长成具有药性的成株。

  “啧!说话的语气真像土财主,财大气粗,几年前为了两亩地还累死累活的,如今连七十亩地都不放在眼里了,果真是造化大呀!”他“造化大”这几个字说得特别重。

  树挪死,人挪活,之前走两步路就喘大气的小姑娘,如今是不走也喘大气,这口气喘得可大了。

  “我是土财主呀!大人,谁家姑娘土地有我这般多,我是数银子数到手抽筋的地主婆。”她一点也不为意,什么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狗屁!没有银子万万不能,大哥也是有了钱当后盾后才放心去考秀才,怀中揽银才能找到好居处。

  “叫声义兄或段大哥,咱们义兄妹亲近点。”那声大人多刺耳,把感情都叫生疏了。

  牛双玉明眸轻睐,斜睨了一眼。“大人,攀关系也不能走后门,那批川七我留着卖钱。”

  “哎呀!双玉妹妹,哥哥照样给银子,只多不少,但是……和你面对面洽谈的人不是我,另有其人。”他是中间人。

  “谁?”卖谁都是卖,她并不介意。

  段青瓦故作神秘的说道:“不宜透露。”

  她一听,手一摆,转身走人。“不宜透露就算了,我还怕通敌叛国卖到敌国,以你的人品不是不可能。”

  “欸!别走,我的人品又怎样,不做好官就不是人吗?你这丫头真羞辱人,这个人你也认识,是故人。”这下总有兴趣听了吧,他想她会有点好奇心,人之常情。

  “故人?”牛双玉果真停下脚步,略微停顿。

  “想去见见吗?”他扬着眉,一副准备看戏的模样。

  “不想。”她直截了当。

  他错愕,目睁大如铜铃。“为什么不?”

  他不能理解。

  “因为我的故人大多都死了。”想让她去阴曹地府见他们?她用眼神询问,怀疑他不安好心。

  段青瓦的表情充满惊骇,她的回答太惊人了。“也有还活着的,对你很好的……”

  “那不叫故人。”她认识的人不多。

  “不然叫什么?”她脑子真的和别人不一样。

  “仇人。”

  §第九章 王爷越君翎

  为什么是仇人?

  段青瓦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是来讨债的。”

  是来讨债的,是来讨债的,是来……讨债的?

  啊!这句话形容得真贴切,从那神态、那语气,从他一脸所有人都欠他的债主样,说不是来讨债的,谁相信。

  不愧是故人,是最了解他的人,还曾是最亲近的人。

  不过重要的是该不该让他们见个面,某人这两年的变化并不大,就是更老成了,冷峻寡言,而另一个人……

  呵呵呵……那才是真正的惊喜。

  他真想看看相见不相识的剧码,肯定惊心动魄吧!

  “还有两个月就到三年期限,村里还有一千两百多亩荒地,我给你优惠去掉零头卖给你,意下如何?”要捡便宜就趁这一回,他大开方便之门。

  “不要。”

  面对她的直接,段青瓦傻眼了。“为什么不要?”

  他以为她会欣然接受,以她对土地的热爱、对粮食的执着,半买半送的好处居然拒于门外?

  要不是他自诩是她义兄,哥哥照顾妹妹天经地义,否则别人来说项准是没得通融的,他自个儿还想留给自己当私产呢。

  若非皇上严令唯有地震灾民才得以购买廉价土地,不然他早就当贪官私吞了,而在当年的灾民中,也就今日的牛家有能力吃下剩余的土地,并将它们开挖,种上作物。

  其实他也是有私心的,自己得不到也不想还给朝廷,就让牛家去善加利用,反正朝廷收不到他们的税金。

  这是一种孩子气的报复行为吧,因为皇上迟迟不立储,要当万岁万万岁,让几个成年皇子背地里争得你死我活,明刀暗箭,争位之乱让他有家归不得,只能望月思亲,倍感凄凉。“因为棒打出头鸟。”她不想太引人注目。

  “棒打出头鸟?”什么意思?

  “我们家买下村里一千亩田地已经够叫人眼红了,难保有些村民会认为同是移户的灾民,为何卞家有钱买地,钱从哪里来,如果卞家的钱是他们的,他们也能当上土财主,想一夕致富,这种不甘是人之常情,而想实践的方法有很多,譬如其中之N就是宰了我们兄妹入室行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