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所以那边的药田都毁得差不多了吧,而这一季再种铁定来不及收,若没旱灾、洪泼的话,最快也要等到八、九月才有货源,你说是吧?”她种了七百亩药草,比谁都清楚药草的生长周期,而被洪水冲刷过的田地大多都不肥,药草长得更慢,品质也不够好。

  牛双玉的药田特意挑在地势高,背风的山脚下一带,因此风来不怕,雨大不积水,又有充分的日照和堆肥,成长速度比一般药农种的快上十来天,当别人还在采收时她已播下下I季种苗,又抢先一个月收好成熟的药草。

  有所谓的菜土、菜金一说,她有别人没有,她就占了先机。所以她的药草才卖得比别人好又快,人人趋之若鹜。

  “……是。”

  “你们南边药材的价格高涨不退,几乎到了没得卖的地步,徐会长,没带这般坑人吧!从我手中买走的药草你们起码赚一倍,而你还要我降价,太欺负小姑娘了。”她佯冤的抱屈娇嗔。

  徐半月干笑,半晌说不出话来,心里暗叹这丫头真是号人物,若让她嫁了人又年长几岁,他这商会会长恐怕要换人做了,她有能力和本事撑起大局,比他还强。

  “这样吧,看在各位叔叔伯伯这些时日对我的照顾,你们商量好统一购价,我的药草售价一两只加一文钱,不赚灾难财,至于你们要卖多少钱与我无关,我只提供药草。”她不参与哄抬药价。

  “成。”合理。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她是有良心的人。

  “什么条件?”没吃过亏的徐半月乐得揉着圆滚滚的肚皮。

  “帮我送二十车药材到南边给当地百姓。”人溺己溺,他们也曾经需要别人的援手,多帮助点人会有回报。

  “二十车?!”手笔真大,少说数百两吧!

  “二十车药草并不多,一车一县根本不够用,顶多熬煮一个大锅让百姓分着喝,只是防风寒、治泻痢的药草而已,不会妨碍到各位,百姓得病还是得到药铺看诊抓药。”牛双玉特意强调不会与他们的利益相冲突,药商们才点头同意。

  “小姑娘有心,我们也不好落于人后,我们只是药商而没有七百亩药田,所以我们每人捐出一车药材,送往遭洪的灾区。”一人一车而已,他们还拿得出来,不能让小姑娘小看了。

  “徐会长高义。”她就要这种结果,抛砖引玉。

  “哪里哪里。”他呵呵直笑。

  “各位叔叔伯伯要多少药草就到庄子上拉,晒干的、湿的,还是刚从田里割下来的,随你们取。”只是记得付钱就好,她这人还是很俗气的,见银子如见祖宗。

  “好,你这丫头爽快,这回还不赚钱,我就不干这一行。”一位来自郑州的药商大声叫好,他下单的量非常大。

  一场药材买卖很快结束了,药商们把握时机,一刻也不肯耽搁的赶紧去调车,把所需的药材装上车,连夜赶往南边,现在药材奇缺得很,都快闹出人命了。

  “姊,你好厉害,我以为我们要被迫降价,没想到还加一文钱,他们太坏了,欺负人。”赚取一来一往的差价,徐会长真是头笑面虎。

  “他们不坏,只是商人,商人求利,没有好处的事谁要做,若你站在他们的立场也会拼命的压价,压得越低就赚得越多。”她也想赚钱,所以提高了价钱,等下一次再来买时……柔媚的眼波中闪过一丝狡色。

  牛双玉也不笨,别人想赚她的银子,她何尝不会反制,此时是药草普遍缺欠,因此由着她拿价,但是下一回药草价格平稳了,他们还是得依合约的价钱来买她的药草,到时就有人叫苦连天了,先前以为占便宜的人就得把赚的黑心钱吐出来,哼哼,黑心钱没那么好赚的。

  “那你怎么晓得南边遭灾急需药材,我完全看不出他们哪里急了,一个个气定神闲的像来吃顿饭而已,把我吓得满头大汗,以为咱们种了七百亩的药草就要卖不出去。”那就亏大了。

  牛双玉往弟弟眉心一点。“所以才要多看、多听、多问,买卖比的是耐性和定力,你要先了解药草的药性,看他们要什么药草,哪种药草又买得最多,以药性去推算什么症状需要用到这些药草,自然能知道发生什么事。”

  除了风寒,谁会用到清熟解毒的板蓝根、连翘、桂枝发汗散风,白芷散风除湿,可治牙痛,柴胡配草果、常山则可用于疟疾,半夏燥湿化痰……

  只要用心,就能看得出其中的蛛丝马迹。

  “说得真好,本官获益良多,原来买药草也有这么多的窍门,一行有一行的高手,隔行如隔山。”他受教了,光是药草的买卖也能反向思考推敲当地的情形,做一番判断。

  “嗯!我姊最能干了,我要好好的跟她学习,她明明没看过多少书,知道的却比我多。”无师自通。

  谁说我没看过多少书,我看过的书多到数不清,光是一本百科全书就胜过古人寒窗苦读十年。“我天生才华洋溢,无书胜有书,你拍马屁也赶不上,还是苦学勤练,也许哪一天会赶上我的一半。”

  “姊,你太自负了。”牛丰玉摇头。

  “是自信,我不也把我们带至今日的地位?”虽非清江县首富,但不出几年必能独占鳌头。

  “嗟!姊姊真喜欢揽功,女人嘛,就爱计较这点小事。”一说完的牛丰玉跑得比飞还快,就怕他姊的捉龙手再度到来。

  被掐久了总会知道怎么避开,脚底抹油他最在行。

  看到两姊弟全无忌讳的斗嘴,好笑在心的段青瓦不免有几分落寞,他离家太久了。“双玉妹妹,我听说你一季的药草种有川七,约七十亩地是吧,种植情形如何?”

  川七又叫三七、田七,是一种止血药草,止血药效有如神药,磨成细粉一洒上立即止血。

  一看到没事不会乱攀扯的知县大人竟也出现在商会,神色一凛的牛双玉笑得一点也不真诚。“大人是听谁说的,还在试种期间,成效如何不得而知。”

  “还在试种期间敢一口气种七十亩?”他也笑,眼角上扬,笑中藏着一丝算计人的阴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