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〇


  闻言,赵冬雷和牛双玉的脸上都出现非常奇妙的神色,如今清江县有谁不认识段青瓦这位知县大人,他虽未着官服,身后却带了两名配刀的衙役,开口闭口本官的……

  掩耳盗铃不知他听过没?

  “大人,你一身正气哪掩盖得住,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光华外溢,即便未着官服也有着慑压百姓的威仪,只会让人觉得你更亲民。”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身为地方官的段青瓦听得很乐,也不白吃人家的,扔下一锭银锭子做为赏赐。

  “对了,正月十五本官要办个百花会,你们也来玩吧!本官在会宾楼给你们留个位置。”这对“表”兄妹挺有趣的。

  “十五元宵嘛!我们正好去卖香包……”满脑子钻进钱眼里的牛双玉忽地脱口而出,她想的永远跟人不一样。

  “双玉表妹,那天我带你去逛灯会。”特意强调的赵冬雷大手罩在她脑袋瓜子上面,不让她显俗了。

  看到两人错愕的神色,自知失言的牛双玉俏皮的一吐舌头,捉下赵冬雷的手往一旁甩去,怪他手重,把她压得长不高。

  “对了,赵兄弟,本官先前不是说过有位和你同名同姓的天威将军,前儿个家里头来信了,他在京里,只是他的主子逍遥王下落不明,他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寻找。”他意味不明的说着,嘴边浮着一抹令人不快的浅笑。

  好像一切了然于心的样子。

  “与我何干?”难道要他帮着找人?

  段青瓦咧嘴笑得更欢。“本官有幸远远瞧过一回他在马上的英姿,王爷与你有几分神似呢,都是少年英雄……”

  逍遥王越君翎是本朝的异数,他是当今皇上最小的弟弟,两人相差近四十岁,是先帝生前最喜欢的皇子,由前皇后的侄女僖贵妃所生,先帝疼爱有加,一度想加封他为太子。

  此举吓坏了僖贵妃,跪地严辞,先帝才打消这荒唐念头,可又在越君翎三岁不到便封了“逍遥王”封号,封地景阳三城。

  先帝可说是史上在位最久的帝王,二十岁登位,七十九岁驾崩,当了五十九年的皇帝,其中儿子为了争位不知死了多少个,连皇后也换了五位,因为比他早死。

  不过他也很会生,一共有三十七位皇子,二十五位公主,活下来到成年的约有十六子,八位公主。

  但在现在皇上血洗下,还能活着的兄弟屈指可数,他以铁腕政策威慑了他们,各赐一处不太丰饶的封地将其赶出京城,未经传召不得私自回京,违令者斩。

  可是先帝逝世时,越君翎才七岁,他的封地是本朝最富裕的一块,每年的税收占国库一半,即使是皇上也眼红不已,因此他找了个逍遥王尚且年幼的理由将人留京,并派人代为管理景阳三城。

  七岁时能称年幼,那十七岁呢?还能扣着人家的封地不给?封地是先帝御赐,只要越君翎不谋逆,谁也不能强行收回,属于他的银钱也得悉数归还,不得徵用。

  僖贵妃芳华正茂,三十多岁的女人仍艳丽如二十岁女子,肤色白细,欺霜胜雪,貌美如花,宛若瑶池仙子下凡,早年有本朝第一美女之称,令不少男子倾慕其美色。

  当今皇上也是其中之一,也最为沉迷,他不只一次请求先帝赐婚,但当时有太多皇子求娶,为免不公,年过半百的先帝干脆自己纳了,一树梨花压海棠,把爱慕僖贵妃的皇子们气到半仰,背地骂他老不休,好色成性。

  当初的僖贵妃如今还是僖贵妃,皇上不顾众议的依旧将人留在自己后宫,尽管御史们不断以死谏言,父死子承的一代妖妃一人事二夫,同为父子宠妃。

  为此,已上了年纪的皇上和越君翎脸红脖子粗的争执了几次,皇上不退让,执意留下所爱,越君翎不愿其母受辱,固执的要求接僖贵妃回京城的逍遥王府奉养。

  两人闹得不欢而散,几乎快撕破脸。

  而后皇上觉得未经事的越君翎太不懂事了,决定赐婚相爷之女南清音为逍遥王正妃,看他成亲后会不会体谅自个儿当年求之不得的苦。

  可就在赐婚前夕,越君翎不见了。

  所有人都以为他拒绝赐婚而逃了,因此觉得颜面无光的相府还闭门谢客半个月之久,相府千金自觉名声受损而悬梁两次,对外宣称蒲柳之姿,不敢高攀,此事才不了了之。

  但是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仍未有越君翎半丝踪影,幕僚和家将们才惊觉王爷出事了,全府出动搜寻。

  再为贵妃的僖贵妃又为皇上生下一子一女,得知长子失踪后她心急如焚,日日以泪洗面,把皇上心疼的下令全力寻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否则提头来见。

  一个逍遥王搞得人心惶惶,朝廷动荡不安,连皇上也无心上朝,只想守着他梨花带泪的爱妃。

  总之,此时京城已经乱成一锅粥了,皇上还因此贴了皇榜召告天下,只要逍遥王回京,他的婚事自理,不再赐婚,要不要回封地由他自行决定,即日起接管景阳三城。

  但远在天边的清江县丝毫不受干扰,仍旧维持原有的步调。

  回到了牛家,牛双玉忍不住问:“为什么不能卖香包,我一天能做十来个,从除夕开始一直做到正月十四,你晓得会有多少入帐吗?”成本不到三文的香包卖上五文,甚至六、七文都有人买,她为何不做,翻倍的好生意啊。

  “人太多。”面色如水的赵冬雷说不出怕她太累的话,从收了秋麦后她就忙着赚钱,一刻不停歇,原本还有些肉的面颊都消痩了,脸色不若先前红润,出现体衰的病兆。

  “人多才好,香包卖得快。”人潮等于钱潮,越多越好,有什么比蜂拥而至的人潮更为赚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