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九


  “啊!你的手真巧。”居然三两下就用芭蕉叶编成一只花形篮子,里面的饼子也排列成一朵花,非常好看。

  她随手卷了一根麦芽糖递给女子。“送你的,姊姊,年前我都会在这儿摆摊,你若想吃就再来关照。”

  “好,我记住你了,别让我找不到人啊。”她笑着走开。

  一个走了,一个又来,用板车摆傩卖得不错,红纸渐罄,煎饼也越来越少,银匣子里装得满满的。

  “姊,我饿了。”肚子咕噜咕噜的叫。

  “吃片煎饼吧!”止个饥。

  牛丰玉一听,当下面色惶恐的直摇头。“姊,别再逼我吃了,我都快吐了……”

  “哼!身在福中不知福,想想我们在逃难时只能吃硬邦邦的干粮,连块饼子都没得吃。”尝了甜,忘了苦。

  “姊,别再念了,我快饿扁了。”姊姊越来越会念人了,跟娘一样啰唆,老拿不好的事做比较。

  牛双玉没好气的横眉一瞪。“对面有个包子铺,你自个儿去买吧。啊!多买几个,也有别人要吃。”

  “喔,好……”

  他正要跳起来,一只略沉的大手按住他肩头。

  “我去买,街上人太多了,有拐子出没,饺子傩的小儿子前儿个不见了。”人来人往的年货大街最容易下手。

  “冬雷大哥,过了年我就十岁了,是个大孩子,人家拐不走我……”他又不是傻子,随随便便跟人走。

  “听话。”他力道加重。

  “哦。”他头一点。

  赵冬雷步伐很大,闪过错身而过的百姓,一下子就到包子摊,朝摊子老板说了几句话,一会儿后,他回到板车前,掏了颗肉包递给牛丰玉。

  “休息一下,你的脸色不太对。”她站太久了,小脸惨白惨白的,一副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的样子。

  “可是我的煎饼还没卖完……”生意太好了,好得她舍不得停下来,尤其是人人都爱她编的花形篮子。

  “我帮你卖,你坐在板车上编篮子就好,小丰,喂你姊吃包子。”她已经长不高了,还想痩成竹片吗?

  “好。”牛丰玉高声一应。

  牛双玉瞪了小的,又瞅瞅大的,一脸不快。“你的春联写完了吗?别想趁机偷懒,赚少了是没压岁钱的。”

  闻言,赵冬雷浮现一丝笑意。“我已经大到不需要压岁钱了,你省着给自己买条花裙子。”

  她总是为身边每一个人都打点好,怕他们挨饿受冻,唯独忘了自己,她才是最该被呵护的那一个。

  表面上看来是她的兄长在照顾她,事实上是她先打理好一切,然后他们照着做,她安排了毎一个人该做的事,只有一群孩子的牛家才有今日的荣景。

  她照顾了每一个人,包括他这个受惠人。

  嘴硬心软的小姑娘。

  “吃你的包子吧!废话真多。”牛双玉捉起一颗烫手的包子往他嘴里塞,原本是捉弄他,没想到反而害着自己。

  “烫着了?”赵冬雷口里咬着包子,一手取过冷水往她手上一淋,降低烧灼感。

  “这么烫你还吃得下?”她疼得眼眶泛泪。

  “我铜皮铁骨,不怕烫。”他边说边一口吞了,牛双玉只吃一颗就饱的包子,他三两下就解决掉,还能吃下五颗大肉包。

  她一听,噗哧一笑,烫到的地方也不觉得痛了。

  “嗳!吃包子呀!你们表兄妹的感情真好,还手拉手呢!真叫人羡慕。”若不是这丫头年纪小了点,真像浓情密意的一对。

  赵冬雷冷淡的一瞥。“她烫到手了。”

  “大人,吃饼吗?你想淋麦芽糖还是蜂蜜?”牛双玉若无其事的收回手,知县大人脸上的假笑让人看了很想抓花他。

  “这里也有麦芽糖?”他微讶。

  “我自个儿做的,甜了点,大人别嫌弃。”她分别用蜂蜜和麦芽糖抹了两片煎饼,放在碟子里往前一送。

  “不嫌弃、不嫌弃,上次听了你的建议,市集傩贩的纠纷少了不少,说起来本官才该感谢你。”他省事多了,不过衙役的抱怨却多了,因为没有争执他们就捞不到油水呀!

  因为郑家三兄弟的恶霸行为,牛双玉便提议说,为了方便管理,为何不将摊贩位置编上号码,下一次赶集还要在原地摆摊的可以预付傩费或长期租用,已有人定下的位置就挂上红木牌,其他人看见就不得强占。

  这样便不会有人为抢一个好位置而大打出手,衙役收了摊费也方便分辨谁是谁非,谁敢无理取闹先打十板子。

  此法实行之后,果然争位的纷乱减少了许多,大家也发现先缴摊费的好处,有些好地点立即被长期包了下来。

  “随口两句不用挂在心上,要不是被吓着了,我也想不到先缴摊费的办法。”起码先霸住了,后来者只好摸摸鼻子放弃。

  段青瓦呵呵笑着搓搓光滑下巴。“郑家三兄弟的六十两给了你没,没给再跟本官知会一声。”

  “给了,给了,有劳大人费心。”她拿出四十两买了村里五亩荒地,请人垦了荒也施了地肥,等冻了一冬后,明年雪一化地就肥了,她想先育苗,插秧,改变以往的播种法,看能不能提前收割,弄出二季稻。

  “别叫我大人,本官是微服出巡,不想被人认出。”他故意压低声音,好似提防隔墙有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