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八


  什么“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干坤福满门”,“吉屋吉庆吉人住,春到福到万象新”,还有“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单一的字如“春”、“福”、“满”等要贴在门上、床边、米缸上的字也应有尽有。

  写得顺了,连三阳开泰、五福临门、六畜兴旺、六六大顺、八八发财、九九归一……只要是吉庆话都写上一百份,常用字多一倍,满屋子的红艳艳。

  牛双玉还剪了窗花搭配着一块儿卖,写字她不行,没那功力,顶多能见人而已,要卖字就差强人意了。

  好不容易手边的事儿做完了,她又嚷着做什么煎饼,煎面皮儿谁不会,有人会买吗?没见过现代煎饼的人会以为煎饼是面煳放在锅里煎,顶多加几颗蛋,撒上葱花,脸盘大的饼儿,热热吃最好,冷了没味道,发硬了更难吃,当干粮勉强入口。

  可牛双玉说的煎饼却是放凉了才吃,等饼变硬了才脆口,它刚烤出来时很软,像面条,能卷成卷儿。

  “菜油、鸡蛋、蔗糖、白面、牛奶、酵粉……嗯,还缺了什么……”她一定要吃到蜂蜜煎饼。

  很执着的牛双玉逼着赵冬雷去找村子里的铁匠,依她画得简图打了一只平面锅底,底下有个灶腹是放柴火的,她下面烧火,上面就压铁板在锅底,将一颗颗小汤圆似的面团压成扁平状,她计算着时辰掀开铁板,再把烤熟的煎饼一块块铲出,搁在一旁等它凉了。

  只是想像很美好,做起来却是泪流满面,她经过四十八次的失败后,终于烤得足够漂亮了,不会太甜也不会太焦,脆度和她吃过的差不多,再淋上一点蜂蜜,那滋味妙透了。

  可怜的是家里的男人,得一次次吃下她烤坏的作品,如今是闻煎饼色变,谁也不想再吃和饼有关的煎炸物。

  “坐好了,别乱动,要走了。”

  事隔月余,牛双玉又再一次进城,这一次卖的不是腌制食物,而是应景的春联和煎饼。

  牛辉玉和牛鸿玉并未跟来,这次推车的还是力气奇大的赵冬雷,而牛丰玉负责收钱和帮着递东西,牛双玉另有其他的事要做,像是……包装。

  至于留在家里的两兄弟也没闲着,牛头村的新住户有三十多户,和原有的住户加起来快九十户,每一户都要贴春联、贴福字……

  牛家的各种春联比城里便宜一文,而且买十副送一张牛双玉剪的春花或窗花,村子里的人一听便赶来牛家买,还能现场挥毫,看你想要什么就写什么,一切顾客至上,不加钱。

  这年头贪小便宜的人不少,一听说少了一文钱,路途还不远,连附近村子的也赶来买,十张、十张的一次购齐,赚了十文钱还多得了一张春花或窗花,能多买点肉好过年呢!

  牛辉玉、牛鸿玉从早忙到晚无一刻休息,随时有人上门买春联,春联一写完很快就被买走,两人写到手都僵硬了,最后还得拜托菊婶来帮忙,一天给她十五文工钱。

  不过到了城里的牛双玉也不差,同样忙得团团转,她带的一百副春联一下子就卖光,字写得太好了,没法赚到钱的她急中生智,连忙到了书坊买了红纸和文房四宝,让赵冬雷当场挥毫,他的字苍劲有力,大受好评。

  “小姑娘,这饼好吃吗?”一名梳着坠云髻的娇美女子上前一问,她看着焦黄的饼,不敢尝试。

  “姊姊尝尝,试吃不用钱。”牛双玉将一块煎饼掰成四片,放在云白的碟子里,请人免费试吃。

  纤白葱指拾起一小片,编贝小牙一咬,脆香的口感立即在口腔中散开,女子讶然惊唿了一声。“好吃。”

  “姊姊再尝尝这个。”她用竹片做了指甲大小的勺子,轻巧的往约一斤重的小坛子一挖,黏掘的膏状物随即舀起一小勺,她往饼皮上轻轻一点,滴落数滴黄澄物。

  “这是什么?”有股甜香味。

  “麦芽糖,牙口若不好可别多吃,会黏牙的,吃完赶紧漱口。”她以前很爱吃,吃坏了一口牙后便很少吃,前一世的麦芽糖随处可见,一般大卖场都买得到。

  将白米加入糯米煮成浓粥,煮熟后加入磨碎的麦米,浓粥变水粥,中小火连续熬煮四个时辰,而后用干净的白布沥出水,将水煮沸至水干,便凝成透黄的麦芽糖,用筷子一搅能连成丝。

  “麦芽能做成糖?”真甜,很好吃。

  “可以,但我不能透露,这是秘方。”她故作俏皮的一眨眼,把围观的姑娘、大娘们逗得哈哈大笑。

  “怎么卖?”麦芽和饼吃,味道又不一样了。

  “姊姊别急,还有这样。”她拿出蜂蜜罐子,以削平的竹片刮了米粒大的蜂蜜,均匀的抹在煎饼上。

  女子一尝,惊艳的睁大眼。

  “天哪!怎么有这么好吃的饼,我每一样都想买。”太难抉择了。

  “哪有什么困难的,不沾甜的一片一文钱,沾了味的两片三文钱,若怕沾到手还能做成夹心的,也就是将抹上麦芽糖或蜂蜜的那一面合在一起,另一面完全不抹料,姊姊拿在手上吃就不黏手……”她示范着,手法如拈花般优美,让人看得入神。

  “那给我五片不沾糖的,你说的夹心各来两份。”尝个鲜也不错,那一小口尝不出真正的味道,越吃越想吃。

  “好咧!一共十一文,小丰收钱。”牛双玉双手像花开的瞬间,没人瞧见她做了什么,一大片的芭蕉裁成比手掌大的叶片,纤纤十指沿着叶片拉褶,以细条状竹条固定住,形成一只花篮,她将不沾糖的煎饼放在最底下,上面是四份夹心煎饼,竹条儿一勾一拉一系紧,成了可提拿的提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