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牛辉玉哈哈直笑。“怎么能不急,这是天大的好事,我以为这辈子没指望了,谁晓得柳暗花明又一村。”

  “哼!听到了没,怎么能不急,大哥心里最重要的是功名,而我以银子为重,谁跟我说银子不重要我跟谁急。”牛双玉俏鼻一抬,朝某人一哼,模样十分娇蛮又可爱。

  “再急银子也不会变多,何必像个守财奴。”赵冬雷取笑她俗气,银子成了她祖宗。

  “守得住财才能良田千顷,家产万贯,我先说了我要当地主婆,每天数银子数到手软。”那才是人过的日子。

  牛辉玉不解其意,赵冬雷简略地解释一番,两人为她的“远大志向”笑了一会儿,同时也有点心酸,是他们做顶梁柱的男人不争气才会让她不安,时时担心没粮食。

  其实牛双玉根本不在意这件事,她前辈子肯定是松鼠转世,所以习惯大量屯积,把能吃能用的兜到身边。

  “不嫁人了?”他一定会找个对妹妹好的人,不让她嫁过去受苦,受婆婆苛待,还要操劳家务。

  闻言,她眼神飘呀飘的。“看情况,遇到好的就嫁,否则招赘也成,我自个儿住一处买个丈夫作伴。”

  “胡说什么,自是哥哥们照顾你,哪有分户别居的道理,大哥养得起你。”他想到她的身子,没几户人家能接受无法干活的媳妇。

  “哎呀!现在说这些都太早了,要嘛也是哥哥们先娶大嫂、二嫂,我还早得很呢!”她才不要十四、五岁就嫁人,身体尚未发育好嫁什么嫁,女字成亲要谨慎严选,不能走错步。

  “哪里还早……”嫁妆、家什什么的都要提早准备,没个几年哪能周全,他的妹妹也要长大了。

  牛双玉不想再继续,直接扯开话题,“大哥,把二哥也叫回来吧!别再给人抄写了,我之前问过了,等你考中院试成为秀才后,一个月有二十斤廪米,一两银子廪银,十二两银子够我们一家五口用了,还能让二哥、小丰上学堂,读书真是好,是吧!”当今朝廷愿意花银子养读书人,因为识字才能强民,民强才有国富。

  “妹妹……”牛辉玉眼眶微红。

  “等你考上了,也能像爹一样招学生,咱们收二十个左右就好,你能一边教学生一边看书,三年后再考乡试,举人的廪银是二两,四十斤廪米。”北方的文人较少,因此养才的条件较高。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牛双玉也是没了爹娘后才知晓读书人有这样的优待,朝廷鼓励读书,广设书院、学堂,只是念得起的人家不多,种田人家依然着重在庄稼收获上。

  “你的推荐信,收好。”明明是一件高兴的事,却给人压抑感,赵冬雷取出怀里的推荐信,情绪转为低迷。

  “段寿瓦、余乐山……这两个人的名字……”很熟,似乎在哪里听过,可是一时想不起来。

  “是知县大人和余主簿,我拜托他们给个方便。”牛双玉笑呵呵的说着,眼眸像在发着光。

  §第六章 咱是一家人

  听到是县衙里的大人和主簿,难以置信的牛辉玉又看看推荐信最后的署名,他再三的确认,反覆地看了看,整个人呆呆地像中了邪似的,不言不语,两眼发直。

  须臾,他蓦地从床上跳起来,惊喜不已的咧嘴直笑,抱着两张推荐信,自从爹娘过世以后,这是他第一次由内心笑出来,笑中含泪地感谢老天爷对他的厚爱,也谢谢妹妹的用心,时时不忘要推自己的兄长一把。

  休息了数日,牛辉玉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此时牛鸿玉也由县城回来,种了三个月的秋麦终于要收成了,趁着天气尚未转阴前,连同牛家小弟在内,五个人一起下田。

  牛双玉是打酱油的,负责送饭、送水以及偶尔拾点麦穗,她大部分时间都坐在田埂上,看家中大小男人挥汗收割。

  两亩地只花了一天半就割完了,打麦子、晒麦粒却用了五天,当一袋袋金黄色的麦子放入储粮的屋子里,大家都开心的笑了,几个月的辛劳是值得的,这些打下来的麦子磨成粉够他们吃上一年了,不用缴税真好。

  没几日,冬季里的第一场雪来了,不大,约下了半个时辰,地面上覆盖一层淡淡的银白。

  紧邻年关,牛家两个哥哥也没再去城里上工,家里的粮食足够过一个冬,等明年开春后,春稻就能播种了。

  一切往好的方面发展,牛家只会越过越兴盛,把失去父母的欢笑找回来,重造一个家。

  “我决定了,我要卖煎饼。”

  在看到自家种麦磨成粉白的白面后,牛双玉忽地想起在学校门口的巷子里有间做了七十年的老饼店,里面只卖一种用平底锅“烤”得香喷喷的薄饼,香脆可口,久嚼不腻。

  那叫煎饼,有芝麻口味、花生口味、海苔口味、巧克力口味、盐味、蒜味、原味,以及她最爱的蜂蜜煎饼。

  赵冬雷用两个月的时间搜集到三坛子蜂蜜,她一闻到蜂蜜味就嘴馋了,想做成各式甜点。

  蜂蜜蛋糕她也会做,但是嫌打蛋泡太累了,她做十次有八次失败,明明是同样的配料,可是做出来不是太甜,便是蛋液没打散结成块;要不就是过焦或是没烤膨,软趴趴的像萝卜糕般黏在锅底。

  她自认没有厨艺天分,简单的烹煮还行,炒个菜、炖个汤、熬个酱什么的都可以,就是不能自个儿加太多奇怪的调料。

  所以古代的生活非常适合她,步调慢,口味单一,没有咖哩、芥末、鱼露、玫瑰盐等调味,不用复杂的程序就能煮出好味道。

  牛双玉不只一次庆幸牛家的兄弟都很好养,她煮什么就吃什么,烤条红薯也吃得津津有味,不像某人特别挑嘴,老是嫌菜淡,鱼没入味,肉不够嫩,饭煮得太干等等。

  “小扁豆,你要卖煎饼就卖煎饼,我可没阻止你。”犯不着瞪他,她一向说风就是雨,没人拦得住。

  算你识相,不过……“赵冬雷,我上次警告你不许再叫我小扁豆,你真想享用一顿巴豆大餐?”

  “我忘了。”他神态自若的耸肩。

  “你怎么不会把吃饭忘了,这样我们可以省下好多米粮。”选择性失忆最不可取。

  “我以工代酬了。”他指指写好一叠的春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