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什么,二十两?!”惊唿。

  “嫌少?”她还手下留情了。

  “不不不……二十两刚好,我给。”他咬牙应下。

  郑老大一句“我给”害苦了郑家三兄弟,因为……

  “大人,你自个儿听见了,我没胁迫他们喔!他们自愿一人给我二十两。”嘻嘻!真好赚,一口气六十两。

  “什么,不是三人二十两……”

  一旁的赵冬雷忽地轻哼一声,三人顿时鸦雀无声。

  段青瓦真的笑了,这两人的互动呀!真是耐人寻味。“会不会太多了,郑家不算大富之家。”

  “但也不穷吧?人若银子太多就会作怪,还不如一贫如洗,他们杀猪多年不可能没有一点积蓄。”牛双玉话题一转又露出可怜兮兮的模样。“何况我受了惊得找神婆收收魂,喝几帖安神药,我好好的做生意却天外飞来横祸,不该要点精神补偿费吗?”她扳着指头一一细数,都觉得对方给少了。

  例如她能绣一条绣帕,一条卖价十文,一个月三十条就有三百文的收入,一年下来光是卖绣帕就有快四两银子。

  若是她再活三十年,加上其他的买卖收入,那赚上百两银子也不为过,何况她日后成亲生子,生了儿子女儿和她一起赚,一辈子少说也有好几百两吧!

  可是被郑家兄弟一吓万一吓出病,她赚不了银子也可能活不长,什么儿子女儿的孝顺也没有了,本来该活到儿女成群、家产富裕,却因郑家人的因素转眼成空了。

  所以,她要六十两很多吗?他们可能毁掉的可是一个人的人生。

  牛双玉似是而非的话把知县大老爷绕晕了,他光是听到几两银子、几两银子的加减,一堆扰人的数字在眼前绕,最后只得头疼的扶着额侧,判定郑家兄弟赔偿六十两银子。

  此案终结,不得再提。

  “大人,请留步。”

  “还有事?”

  听到娇脆的嗓音,段青瓦好不容易平息的头疼又来了,这位小姑娘惹麻烦的本事无人能及。

  “是这样的,我有个哥哥刚考过府试,明年三月要参加院试,但我们是逃灾来的外乡人,在本地找不到推荐人,想请大人和主簿大叔写封推荐信,让民女的大哥也能沾上两位的福气,榜上有名。”案首就不指望了,能考上就好。

  “你竟找上我们?”果然是个胆大的,连官家也敢攀。

  段青瓦为之失笑。

  牛双玉一脸委屈的嘟着嘴。“不然我也不认识其他人呀!正好碰上了,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孽缘。他在心里暗忖。“看你顺眼的分上,叫人来取。”

  她一听喜出望外。“多谢大人的成全,一会儿我就让人去取……”

  “一会儿?”有这么急吗?

  他脸色古怪的抚额轻叹,觉得自己老了。

  事实上段青瓦还很年轻,才二十一岁,他上任清江县县令不到半年,京城人士,尚未成亲。

  “我哥受伤了,我们得接他回家休养,最近几天……不,大概有二十天没空进城,要收秋麦了,还得晒麦,大人,我怕你贵人多忘事给忘了此事,因此先拿到手比较安心。”谁晓得你会不会反悔,做官的人说话只能听一半。

  能当官的都不傻,段青瓦听出她未竟之语,暗示他有可能出尔反尔,说话不算话的赖帐,因此打铁要趁热,趁他尚未后悔前赶紧把推荐函拿到手,免得他翻脸。

  呵!这小姑娘的心眼真多,方方面面都算计到了。

  其实不是牛双玉心眼多,而是看过太多穿越小说,里面教过很多穿越者该注意的事项,

  因此她才想得周全,凡事要拿到手上才是真,口头上的承诺是虚的,世事多变。

  “不会忘。”他要敢忘了,她肯定敢来击鼓鸣冤,大告县太爷背信,未能遵守约定。

  “大人,这位是赵冬雷,到时由他来取信。”个小的牛双玉拉着个高的赵冬雷,一高一矮形成有趣的视觉对比。

  “天威将军?”段青瓦嗔了一声,他仔细地打量眼前男人的样貌,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天威将军……”赵冬雷目光一沉,一瞬间脑海中掠过一个模煳的面孔,他没来得及看清楚便一闪而过。

  “天威将军是本朝的三品武官,他也叫赵冬雷,为逍遥王的附属将领,下官……”呃,他怎么自称下官?

  没人注意到段青瓦的异常,他脸色微微一凛,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也颇为讶异自己会不由自主地说出“下官”,皆因眼前这男子明明穿着寻常庄稼人的衣服,却给人一股贵气的感觉。

  真是奇怪了,难道有京里的皇亲贵族流落于此?

  他百思不得其解,至少在他外放前不曾听闻皇城里有什么大事发生,大概是他想多了吧。

  “我认识那个天威将军吗……”赵冬雷喃喃自语,有些恍神的想着他应该和天威将军关系匪浅。

  但他不记得他。

  “大人、主簿大叔,麻烦你们了,最迟一个时辰后我们到县衙取信,你们差不多写好了吧?”别让人白跑一趟。

  听她还自订了时限,段青瓦不觉莞尔。“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