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四


  话一出口,段青瓦就发现上当了,被看似单纯的小姑娘摆了一道,他略微懊恼的气自己不谨慎,竟会犯如此明显的错误,他太小看人了,也不该一时疏忽,落实了郑家三兄弟的罪,他们三人的行为还不到土匪的地步。

  其实他早就在对街的茶楼飮茶,从二楼厢房里从头看到尾,没有一丝遗漏,他还觉得小姑娘挺聪慧的。

  原本他没打算出手管这件事,天下不平事太多了,想管也管不了,小姑娘也该学一课,凡事不该强出头,该妥协的时候就要低头,拿玉瓶砸石头得不偿失,吃亏的是她自己。

  谁知她脑子转得快,把事情闹大,甚至大声嚷嚷激起百姓的愤慨和惊惧,逼得官府不得不出面。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民怨勐如虎,比苛政更可怕,一旦百姓被激得失去理智,怕是小小的地方官也镇压不住。

  于是敬佩之余,段青瓦也有些哭笑不得,这年头的小姑娘都这么剽悍吗?为了一点小事构陷人入罪。

  “官差大人,你们还不把人捉起来,大人都亲口证实是土匪了,那便是证据确凿,还不打入大牢,秋后问斩。”电视上都这么演,她照本宣科地狐假虎威一番。

  斩……要砍他们脑袋?!郑家兄弟三人眼睛一瞠,吓得面无血色,想省点摊费而已,怎会摊上杀头大罪!

  “大人……”官差们不确定的一手放在刀上,等着大人的命令,他们不敢自作主张。

  “没事,本官和小姑娘聊聊。”段青瓦一抬手,让人暂退一旁,他笑笑的走上前。

  “大人想包庇罪犯?”牛双玉有点问罪的意味。

  他眉一扬,略感有趣。“我看他们比你还惨,小姑娘何必得理不饶人,多给自个儿树敌。”

  “大人此言差矣,若是有人犯错却不用受到处罚,那么要律法何用?今日他们为了十文摊费就敢强行赶人,甚至要扣下我的板车,抢我辛苦赚的银子,哪天见人身怀万贯还不谋财害命?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一时的纵容便是他日的弥天大罪。”她又不常入城,管他什么敌人,再说有个善武的高手保护,牛双玉根本不怕。

  “你读过书?”居然还知道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这丫头不简单。

  “先父曾为秀才,教过我几年。”一提到疼她如命的父亲,她神色为之黯然。

  “原来是秀才女儿,难怪了。”出口尽是文气,有股文人宁折不屈的气节。

  “请问大人要做何处理,我们小老百姓就指望青天大老爷为民主持公道,惩凶罚恶,不然日子就要过不下去了……”呵呵,大老爷自个儿想想,老百姓日子过不下去会做什么?

  揭竿而起。

  造反。

  “那你想怎么做?”差点笑出声的段青瓦反问她,那张时而刁钻,时而故作悲苦的小脸实在精采,小姑娘太会装了。

  余主簿脸皮抽搐,他想大喊庶民无礼,打人板子了事,可是知县大人似乎对那个丫头感兴趣,让他手痒痒的下不了手,只能一口老血硬憋着。

  “关人。”一了百了。

  “咱们打个商量,用银两赔偿如何?”土匪一事兹事体大,得上报朝廷,他一个人承担不了。

  而这是子虚乌有的事,真让皇上派人来,他的乌纱帽也该摘了,谎报匪情的罪可不轻,可他偏脱口而出“土匪”两字,这么大的把柄摆在那儿,他想想都心惊,进退两难。

  一听有银子,牛双玉双眼出奇的晶亮。“多少?”

  段青瓦似笑非笑的看向郑老大,后者打了个激灵,伸手比出五……“五、五两银子……”

  “大人,我看还是把他们关了吧!看来他们还是不太想认错。”一点诚意也没有,打发乞丐吗?

  “那十……十两?”郑老大肉疼。

  “二十两,不二价。”看谁坑谁。

  “什么,二十两?!”惊唿。

  “嫌少?”她还手下留情了。

  “不不不……二十两刚好,我给。”他咬牙应下。

  郑老大一句“我给”害苦了郑家三兄弟,因为……

  “大人,你自个儿听见了,我没胁迫他们喔!他们自愿一人给我二十两。”嘻嘻!真好赚,一口气六十两。

  “什么,不是三人二十两……”

  一旁的赵冬雷忽地轻哼一声,三人顿时鸦雀无声。

  段青瓦真的笑了,这两人的互动呀!真是耐人寻味。“会不会太多了,郑家不算大富之家。”

  “但也不穷吧?人若银子太多就会作怪,还不如一贫如洗,他们杀猪多年不可能没有一点积蓄。”牛双玉话题一转又露出可怜兮兮的模样。“何况我受了惊得找神婆收收魂,喝几帖安神药,我好好的做生意却天外飞来横祸,不该要点精神补偿费吗?”她扳着指头一一细数,都觉得对方给少了。

  例如她能绣一条绣帕,一条卖价十文,一个月三十条就有三百文的收入,一年下来光是卖绣帕就有快四两银子。

  若是她再活三十年,加上其他的买卖收入,那赚上百两银子也不为过,何况她日后成亲生子,生了儿子女儿和她一起赚,一辈子少说也有好几百两吧!

  可是被郑家兄弟一吓万一吓出病,她赚不了银子也可能活不长,什么儿子女儿的孝顺也没有了,本来该活到儿女成群、家产富裕,却因郑家人的因素转眼成空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