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你……”看她一脸与外表不符的倔气,他竟狠不下心责备,心里有着他不愿承认的心疼。

  “土匪在哪里?谁喊土匪了!快快快,捉起来,不能错放一个……”真要命,一向风平浪静的小城也进匪,真是太不像话了,守城的军士都在打盹不成?

  一名三十出头,穿着云青色儒服的男子匆匆而至,他身后跟了七、八名衙役,留着老鼠尾巴似的八字胡,神色紧张,频频拭汗,那袖口还有墨染的污渍。

  “在那里,他们是土匪!”在没人敢开口的时候,一道脆生生的软音直指往外爬的郑家兄弟。

  “谁是土匪,别乱说,我们是良民,少来诬蔑!”郑老大、郑老二怒目相视,郑老三裤底吓出一泡尿。

  “他们是土匪?!”看起来像公门里的男人眯起眼,低视被揍得鼻青脸肿,有点眼熟的壮汉。

  “他们就是恶名昭彰、横行乡里的屠夫三兄弟,四处做案,打家劫舍,不将其绳之以法,后患无穷。”牛双玉棒打落水狗,说得铿锵有力,让人有口难辩,有苦难言。

  “什么屠夫三兄弟,本主簿听都没听,你……咦!等等,这不是杀猪的郑家兄弟吗?”的确是屠夫,杀猪无数。

  郑家三代在清江县卖猪肉,一开始只是卖,后来也杀猪,越杀越多后,名声也就传开了,每到年底有村民要杀猪过年就会请他们上门,那段时日他们会忙到没时间卖猪肉。

  “青天大老爷,你认识无法无天、无恶不做的强盗吗?你和他们不是一伙的吧?”一看自称主簿的男人似与郑家兄弟有交情,牛双玉连忙揉红双眼,装出受害的模样。

  一听“青天大老爷”,想当官想疯了的余主簿乐了一下,但又听到同谋,嘴边的一点笑意为之凝住。“本主簿怎会是强盗,小姑娘莫要胡言乱语,我们是公差。”刚好路过听到喧闹,因此来逮人的。

  “那你们为什么不把人捉起来,放任他们为非作歹?”她故作天真的偏着头,利用瘦小的外表“童言童语”。

  若她不说,真像八、九岁的丫头,反倒她身后壮实的牛丰玉倒显得比她年长,说是哥哥也有人信。

  余主簿干笑着挠挠耳,摆出严肃的官架子。“他们不是土匪,是本县城的杀猪户……”“青天大老爷收贿吗?”她一脸无知的问。

  “嘎?!”余主簿冷汗直冒。

  他收贿呀!在衙役当差的谁不会收个三、五两的孝敬,只要没犯什么大事,手一抬就放过了,可是这不能提呀!大家心照不宣,只能做不能说,暗暗收些好处。

  余主簿家就常收到郑家兄弟送来的蹄膀、三层肥肉和一些应景的节礼,他还夸过这几人上道。

  “不然遇到有人行恶为何不秉公处理,好像有心袒护似的。”官字两张口,上口吞钱,下口要命。

  “哪……哪有不办理,是要先了解来龙去脉,不好先入为主骤下评论。”哎呀!这汗怎么越流越多,他没事凑什么热闹非要来瞧瞧,想争个擒匪的头功好平步青云。

  “大人不晓得他们是惯犯吗?同样的事可能不只一次,你们怎么也不管管,我和我弟弟年纪小,只想赚个三餐温饱而已,这样也不行吗?”她佯哭的抽起鼻子,有模有样的扮起悲苦小姑娘。

  牛双玉悄悄伸手往弟弟的腰肉一掐,弱声的喊了一声哭,牛丰玉泪珠儿直直落,哭得好不伤心,引人唏噱。

  他是真哭,并非做假,因为姊姊掐得他好痛,他痛到大哭,觉得好委屈,他们是亲姊弟吗?下手这么狠。

  “可怜喔!没爹没娘的孩子就是命苦。”卖栉瓜的老婆婆说得不大声,但有耳朵的人都听得见。

  一人开口,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落井下石,夸大的描述适才的情形,加油添醋的群起攻讦,没人为郑家兄弟说一句好话,全在指控他们昔日的恶言恶状。

  谁没被郑家恶人斥喝过,谁少吃了一点亏,他们平时就不是好相处的,若是说上两句不中听的话,轻者被砸摊,臭骂几句;重者还会动手,狠踹两脚,让人不要多管闲事。

  “就是呀!人家好好的摆摊,偏要来闹……”

  “真是太不要脸,瞧人家小姑娘多可怜,弱不禁风的,还好意思对人家下手……”

  “不过十文钱的摊费,三天一市集,就算占了一个月,十次才一百文,多卖几斤猪肉就回来,何苦为难这对姊弟。”

  “哎呀!郑家兄弟也不是头一回干这种事,上次卖鱼的老汉和他孙女不就是一文钱也没赚到,还倒阽了摊费和一篓鱼?最后一老一少抹着泪走掉,直说活不下去,要回家上吊……”

  “对对对,还有之前卖油条烧饼的父子,整个摊子都给掀了,油锅倒了洒在身上……唉!那才是真惨,当父亲的没多久就死了,小儿子为了葬父,卖身给人当奴才去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把余主簿搞得非常头大,他不快的瞪着还想求情的郑家兄弟,心里仍有息事宁人的意思。

  “都给本主簿安静安静,待我问明白了再说。”他先平息众人,再把郑家兄弟捞出来,还想吃块肉油嘴。

  “人证物证倶在,还要问?大人不会收了别人的好处,要吃案吧!”有刺的骨头也咽得欢?

  被这话噎到的余主簿当下有下不了台的难堪,恼羞成怒的沉下脸。“我不是大人,只是个小主簿罢了,你一个小姑娘见好就收,不要胡搅蛮缠,你再闹我就捉你蹲大牢。”

  看出他有意私了,不肯主持公道,牛双玉声音略微一扬。“土匪行径不能告官,那要律法做什么?大家都占山当土匪算了,地也不耕,田也不种,坐享其成等天上掉银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