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小姑娘,你不知道这地头是我们郑家三兄弟的吗?你占了我们的位置要怎么赔偿?”

  “我刚缴了摊费。”她的意思是使用者付费。

  郑老大一把抽出杀猪刀,在她面前挥呀挥。“谁管你缴了摊费,老子说了算,你快把位置挪出来,我们要摆摊。”

  “我得等债主来,板车太重我推不动。”牛双玉识时务的退让,她更在意的是板车上的钱匣子。

  此时的牛丰玉已吓得脸色发白,紧紧捏着姊姊的衣角。

  “我就是你债主,板车留下,人走。”这次赚翻了。

  郑家三兄弟在县城中卖猪肉,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法,故意让出最好的位置让不知情的外来人摆傩,等人缴了摊费再出来将人赶走,顺便要人补偿他们的损失,若有人敢不从就砸摊,顺手取走别人要卖的东西。

  衙门出面训示了几次,他们依旧故我,只是会挑弱势的或好拿捏的软柿子下手,故技重施。

  “你、你要欺负我们吗?”牛双玉抖着唇,泫然欲泣,一副十分惊恐又想逃的样子。

  “没错,就是要欺负你。”郑老三仰头大笑。

  “你确定?”她怯弱的问。

  “哼!非常确定。”这丫头吓傻了不成。

  “确定就好,我不想白玩了你们。”姊辛苦赚的银子他们也敢抢,简直白日见鬼了,离死不远。

  “玩了我们……”什么意思?

  蓦地,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响起,郑家兄弟呆若木鸡。

  “来人呀!有强盗、土匪下山烧杀掳掠啦,快呀!他们有刀,要杀人了,一身横肉来要命啦,青天大老爷,土匪杀进城了!快把他们捉起来呀……”

  §第五章 结识官老爷

  怎么回事,他们变成土匪了?

  郑家三兄弟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眼前忽然飘来一道黑影,不分青红皂白的给他们一人一拳。

  那拳头可真重呀!打得人眼冒金星,天旋地转,整个人飞出去,久久起不了身,如坠五里雾中。

  郑老大掉了两颗牙,郑老二下巴歪了,郑老三眼睛黑了一个,三人叠成一团像叠罗汉。“你、你是谁?”居……居然敢打他们?!

  “我是她的债主。”话一落,青棉布鞋踩上一只搁在地上的手,杀猪般的惨叫声应声而起。

  “债、债主?!”真的是欠债的?

  “她的板车和她的人都归我管,未经我的允许你敢动她——”他再用力一踩,凄厉的惨叫又来了。

  “她……她占了我们的摊位……”郑老大抱着手,眼露惧意的往后退,这煞星太可怕了。

  “占了就占了,要叫她吐出来吗?”

  没人敢点头,郑家三兄弟再横,也有人比他们更横,人家是狂到无边,根本不跟你讲道理。

  “你怎么现在才来。”刚才一脸惊恐万分的小姑娘突地往“债主”胸口一戳,语气凶悍而骄纵。

  咦!不是怯弱的小可怜吗?怎么一下子变成小母老虎?

  “我刚到酒楼时就看到你大哥出事了,几个吃霸王餐的客人闹场,不肯付帐,你大哥上前要钱被他们给打伤了。”牛辉玉生性秉良,不知人心险恶,自以为能劝人。

  “什么?!严不严重?”牛双玉心急地捉住他的手。

  “我就是送他去医馆才来迟的,大夫说是皮肉伤,不打紧,养几日就好了。”大夫开了药,外敷内服都有。

  闻言,她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我吓死了。”

  “还有事能吓着你?”嘴角上扬的赵冬雷眼中带笑。

  “哪没有,我不就被吓得手脚发冷,嘴唇泛白,心口砰砰的跳个不停。”她受了莫大的惊吓,大概会连着三日作恶梦吧!得到庙里求个平安符安安神。

  “他们才吓得不轻,你那惊天一吼,神佛也惊动了。”大概没想到外表瘦弱的小姑娘是块铁板,这下着了道,败在软绵绵的小姑娘手中。

  郑家兄弟几人躺在地上哀嚎,又是伤又是痛的嚎个不停,他们脸上有惊慌和怨色,像是想逃又不甘被打,想趁机讨回被人踩在脚底下的颜面,他们从未这样丢脸过。

  横行市集十来年了,头一回挨打,面子挂不住呀!

  “敢光天化日行抢,对弱女稚子施暴,胆子能小得了吗?他们也就装的吧,想博取同情。”人真的不能只靠蛮力,有时也要动动大脑,力敌不如智取。

  沾沾自喜的牛双玉不敢太得意,菱角嘴微扬罢了,她才不和鲁汉子动手,赢不了也失了格调,倒不如发挥小姑娘的弱势,集群众之力予以惩罚,欺善怕恶是人之常情。

  没瞧见同仇敌忾的百姓那么多吗?肯定也吃过他们兄弟的亏,这才群起愤慨,你一脚我一口痰的出气。

  “如果对方不予理会,执意要对你下手呢?就你这小身板逃得掉吗?”有些后怕的赵冬雷不免语气重了些,他想着自己若是再晚一步,眼前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只怕落不得好。

  “可也不能让他们抢了我的钱,我家的板车吧!我们辛辛苦苦得来的为什么要让给别人,谁跟我抢我就跟谁拼命!”牛双玉秀气的小脸上有着狼般的狠色,以及被生活磨出来的不服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