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什么叫两只小的,少小瞧人了,小人得志听过没,人家看我们小才心生占便宜的想法,心想趁大人不在好掏些好货。”她忙着赶人,胡说一通。

  他失笑。“小人得志是这么用的吗?”

  “你管山管海呀!管那么宽,大哥的酒楼就在两条街外的“闻香楼”,你脚程快,快去快回。”牛双玉小管家婆般地推推他,让他快点走,别妨碍她摆摊,人潮越来越多了。

  看她一直挥手赶人,犹豫了一会儿的赵冬雷看看四周,心想摆摊的人这么多,平时有衙役来回巡看着,应该出不了大事,于是他把整头山猪往肩上一甩,手上捉着两只麕子后腿,健步如飞的走了。

  板车旁边的左右摊贩见了都为之瞠目,暗道这小伙子比老虎还勇勐,几百斤的山猪扛得面不红气不喘。

  “小姑娘,刚刚那位是谁?”一位卖栉瓜的老婆婆问道。

  “债主。”

  “债主?”她讶然。

  牛双玉脸带苦色的回头,装出一副惊惧的神色。“家里欠了债还不了,只好把能卖的东西都搬出来卖。”

  “唉!难为你了,小小年纪就要负担家计,你爹娘呢?不管你吗?”小姑娘看来比她孙女还年幼。

  她眼眶泛红,楚楚可怜。“爹娘死了,几个月前南鹅山地牛翻身,我们的村子都被埋了。”

  “啊!是这样呀,我听过这件事,死了不少人呢。”多少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连往生者的尸骨都找不齐。

  “好心的婆婆,要不要买只草蚱蜢给孙子玩,算你两文钱就好。”牛双玉拿着编得栩栩如生的蚱蜢递给老婆婆。

  “我……呃,好吧,就买一只。”原本想拒绝的老婆婆想到小姑娘悲惨的遭遇,摇头变点头,还送了她一颗卖相不错的栉瓜,把牛双玉喜得见牙不见眼,连忙弯腰一收。

  栉瓜一斤两文钱,这颗栉瓜足足有五斤重,她卖了草编蚱蜢得了两文钱,算是一共赚得了十二文。

  开张大吉、开张大吉呀!真是好兆头。

  “这位姊姊,买条绣帕吧!这秋香色绣了朵芙蓉花最衬你的花容月貌,你不买就可惜了……”哎呀!我的娘,一口大板牙,这人怎么敢上街呀。

  “呵呵,小姑娘真会说话,我都三十多了,当你娘绰绰有余,你喊声姊姊真叫我难为情。”超龄大婶娇羞的捂着脸娇笑,一口发黄的板牙往外翻,口有恶臭。

  牛双玉故作惊讶。“真的,你有三十多了,一点也看不出来,妹妹当你才二十出头呢!这条繍帕不贵,只要十文,买到是你赚到,搁在铺子上卖就不只这个数了。”

  被吹捧得晕头转向的大婶笑呵呵的掏出钱。“好,我买,就冲你这张讨人喜欢的嘴,你给我挑上两条,我轮着用。”

  “好咧,繍帕两条,二十文,多谢姊姊关照……”唿!终于走了,不然要被熏死了。板牙大婶一扭一扭的扭着腰,手里挥着绣着芙蓉花的帕子,边走边逢人就说道:叫我姊姊,我今儿个年轻十岁。

  她一走,一直憋着气的牛双玉才敢大口吸气。

  “姊,那人丑死了,比娘还老,臭气熏天的叫人受不了,你怎么敢和她说话?”早早躲开的牛丰玉一脸苦相。

  数着铜板的牛双玉笑着朝弟弟眉心一点。“开门做生意就要和颜悦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样才会财源滚滚。”

  “喔!”他似懂非懂的点头。

  生意经说来一长串,他听了也不太懂,牛双玉本身也没做过生意,她只在学校园游会上卖过铜锣烧,一位家里开烧烤店的学姊教她如何推销产品,把客人留住。

  不用怕羞,说些甜言蜜语又不花钱,大可免费赠送,不管面对满脸横肉的大哥或是一脸猥琐的小弟,端上笑脸总没错。

  嘴甜一点,腰弯低一点,态度再诚恳些,花钱的顾客绝对是大爷。

  说大爷,还真来个抽水烟的大爷。

  “大爷喝酒吗?我这儿有最适合你的下酒菜,咸肉一条切成片,炒上一大盘葱段,如果你嗜辣还能拌上花椒,那一口鲜呀!准让你多喝两口黄酒,回味无穷。”

  嗜酒的男子被说动了,四十来岁的他就好杯中物。“来个两斤,再切半只鸡,这兔子烤得很入味,也给我一只。”

  “好咧,你的两斤咸猪肉,半鸡一兔,算你六十文就好。”

  “不贵,小姑娘厚道。”比起前头的饭馆,那才真叫黑心,半斤炒猪肉就要他二十文钱。

  “薄利多销,哪天我来摆摊别忘了来光顾。”多找几个稳定客源,过年前再来摆一次。

  “成,瞧见了我就买。”男子提着肉离开。

  见人就笑的牛双玉很快就卖完大半的东西,后头负责递物的牛丰玉累得双臂快打不直了,板车上就剩下核桃、板栗这类的干货,他想应该卖不完吧,谁会买随处可见的干果。

  但是牛双玉就是有办法卖出去。

  “大娘,你别看板栗不起眼,蒸熟了可香软得很,你可以单吃,拿来做栗子糕、栗子饼、栗子水饺、栗子包子,把栗子辗成泥还能当馅料,夹在饼里烤着吃……

  “还有核桃炒熟了能和面煳做饼,或是分别裹上蜂蜜、芝麻、花生粉的,滋味也不错,想吃咸的也能撒上薄盐,越吃越顺口……什么,你全买了,一共四十来斤呢,你提得动吗?喔!你儿子驾了牛车来,得,少算你二十文,一斤三文算你四十斤的价再减二十文,一共是……”

  真卖完了,牛双玉自己也不相信,她装钱的匣子沉手得很,她不敢在人前开匣子数铜板,明明抬不动还要假装轻得很,往板车的另一端推,财不露白,怕人惦记上。

  过了一会儿,衙役来收摊费,十文钱,她大方的给了。

  可是衙役一走后,三个手臂长瘤……不,是相当健壮的粗汉子走了过来,一身的腥膻味大老远就闻得到,腰上别了一把骇人的杀猪刀,面色凶恶,语气蛮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