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药田小姑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牛双玉没好气的一横眼。“你以为我多能喝呀,一天一小杯,一坛子我能喝上一年呢!何况你身手不凡,再捉就有,咱们一口气泡上一百坛子就发了。”

  她越说越开心,蒙蒙水色的大眼亮得照人。

  “贪心。”看她乐呵呵的傻劲,他不禁笑了。

  “这叫物尽其用,顺便为民除害,野生的黄蜂会螫人,往山上走的人容易被螫伤或造成死亡,我们把毒蜂捉走就不会再伤人了。”她有冠冕堂皇的藉口当起捕蜂人。

  “你有钱买酒回来泡吗?”他勾唇。

  一谈到银子,她整个人都蔫了。

  她很努力赚钱,路上卖草蓆、草帽攒下来的,手巧的她还编草鞋卖给村民一双七文,一共卖了八十七双呢。

  当初牛辉玉从杏花村的家中带了十几两银子出来,他们一路上靠接济,花费并不多,不到一两银子。

  但是来到牛头村落户后,什么都要花钱,像里外的衣服总要添购,一人一床棉被少不了,油、盐、酱、醋等调料不能少吧,再添购些拉拉杂杂的物件,也花去四两银子,最后只剩下七两。

  牛辉玉、牛鸿玉到城里干活不能不吃饭,还要租屋,又得做满一个月才能领到月俸,所以又带走了二两银子。

  因此包括牛双玉手上的,牛家的现银只有八两银子。

  如果她再拿银子出来买酒,半年后能不能回本是一回事,眼前过不过得下去都是问题,要是麦子收成不好……

  呸!呸!呸!胡思乱想,她家的麦子长得可好了,她追加了好几回草木灰……呃,其实是赵冬雷施的肥……总之,黄澄澄的长势太喜人了,半个月后便能收割,赶在十一月中旬入仓。

  “过两日是市集,你明天不要跟我上山,我多打两头獐子,你把你那些能卖钱的东西收拾收拾,我们上城里卖去。”看到她一脸沮丧,双眼失去光采的模样,赵冬雷鬼使神差的话多了些。

  “真的?!”她满血复活。

  他忽然有种想揉揉她头发的冲动,看她崇拜的眼神,他都要笑了。“咱们缺银子不是吗?”

  “嗯!很缺。”她用力点头。“冬雷表哥你真好。”

  这马屁精,真会见风转舵。“这会儿又成了冬雷表哥。”

  太现实了。

  但现实得很真,不虚伪,不像某人……

  蓦地,他一怔,心头扬起异样的感受,彷佛身处尔虞我诈的刀光剑影中。

  “你本来就是冬雷表哥嘛!妹妹心目中无所不能的大英雄。”她不吝啬说些好听话,做人要能屈能伸,审时度势。

  赵冬雷取笑的拍拍她的头。“妹妹呀!多吃点,别让人看成假小子,太、平、了——”

  太平……太平?!他是指……“你……”

  太无耻了。低望平胸一眼的牛双玉双颊胀红,给原本稍微苍白的小脸儿添了些许血色。“啊!我被螫了,好痛。”蹲在布袋旁用树枝戳布袋里的黄蜂,牛丰玉忽地大哭,豆大的眼泪直流。

  “谁叫你玩蜂,一个没留神就遭罪了吧!来,把手伸出来,姊瞧瞧。”小孩子淘气,见着什么都想玩。

  “姊……”牛丰玉呜呜咽咽的掉金豆子。

  “男子汉哭什么,不就牛毛细的蜂针,拔出来就没事了。”嗯!在哪里……呀!有了,可恶的小东西在这里。

  牛双玉眼微眯,用指甲挑出细小的锋针,再就着针尖细的小孔挤出毒血,以随身竹筒里的清水清洗。

  除非对蜂毒过敏,否则螫一下不是什么大事,在某些中医疗法中提过蜂毒能治病,有人还会刻意将成蜂往身上一放,螫上两针。

  “没事了?趁天还没黑赶紧下山,晚了山路难走。”赵冬雷没把那点小螫伤当一回事,开口催促。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调皮。”牛双玉训了弟弟一句,手指温柔的拭去他挂在眼角的泪珠。“冬雷表哥,你要走慢点,我们步伐小,跟不上。”

  “……好。”他单手拎起重十多斤的蜂巢,大手不自觉的牵住身侧小姑娘的手。

  他是怕她跌倒,没有三两肉的小身子还没一头麕子重,他要是没牵着她,包准会一路滚下山。

  心无邪念,坦然正直。

  可是看在别人眼中,却有一丝不对劲的意味,毕竟牛双玉快满十二岁了,是个能议亲的姑娘家。

  一下山,刚到村口,迎面走来的是提着菜篮的菊婶,她刚去菜田摘菜,薙菜、芸豆、黄瓜摘了半篮子。

  “菊婶,要吃豆角吗?我家长满了一墙,摘一把炒油渣子吃,还有拔两根萝卜炖大骨。”牛双玉笑着打招唿。

  “不了,家里够吃,你们几个孩子不容易,自个儿留着吃,不过……”她的目光落在他们交握的大手、小手,语气多了点怪责。“姑娘家的名声很重要,你哥哥们还要考秀才呢!”

  啥?她在说什么?

  “丫头呀!你不小了,有些事要懂得避一避,千万别胡来。”没娘的孩子真可怜,没人教着。

  看到她若有所指的眼神,牛双玉这才迟钝的发现赵冬雷居然一手拎着装蜂巢的布袋,一手握紧她手心,难怪她这一回下山特别轻松,没使什么劲,一下子就到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